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法治观察 以 “人民的名义”之后及共同善的构建

2017年06月06日 综合新闻 ⁄ 共 2339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范华转自 日经中文网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刘迪:最近电视连续剧《人民的名义》获中国视听者广泛支持,这在中国言论空间分裂的时代,具有深刻意味。今年后半,中共19大召开。目前,各地代表陆续选出,中国媒体渐次进入19大时间。今后,人们关注,谁以“人民的名义”继续这场严峻的斗争?这个全球最大规模的党,将以何种方式走向百年政党时代,将怎样带领中国走入“中国梦”的时代?

今年恰值俄国革命100周年,这场人类历史的宏大实验,苏东早已落幕。前苏联教训,给予中国深刻印象。党以“人民的名义”官僚化、贵族化,窃取大众劳动果实,同时将有限资源用于全球霸权,这导致苏联解体。对此中共做了深入研究。对前苏联问题的反思,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埋头发展经济的重要动因。

此外,中共非常认真地研究了许多一党长期执政的模型,如墨西哥革命制度党、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日本自由民主党,着重分析这些政党长期执政的经验或教训。目前,中共已经积累了丰富的比较政党学的知识,但对于一个执政长达68年的政党来说,最重要的是,是否以及如何将这些知识转变为执政实践。

有一日本学者山田辰雄曾说,20世纪中国共产主义革命是一场“代行革命”,是中国知识精英,以工农名义进行了一场国家建设革命。的确,中共创立时借助了外力,极少数精英借用了工农的名义。但中国革命的成功,还在于当时中共深入中国底层社会,深刻理解中国问题所在。中共少数精英与大众结合,正确把握各种历史性机遇,完成了国民国家建设这一历史任务。

今天,中共拥有8000万党员,但任何革命成功、政权的维系,最重要的不在党员人数众多,而在于这场革命,是否存在一个高效的干部队伍,这个队伍是否能够坚决执行中央命令。如果人民群众“看不到”党,看不到党员的忘我牺牲,那么该党就将失去支持根基。因此,中共须让自己重新成为“从群众中来,到群众去”的党,成为一个一直与群众在一起的政党,这应是19大的重要课题。

进入21世纪来,如何重建统治合法性问题,一直是中共党建的核心。毛、邓时代,中共统治合法性来自“革命”、“高速增长”,但在今天,中国社会出现严重分裂,仅以“高速增长”,党已经无法凝聚全体民意。今天,中共正在领导一场“反腐倡廉”、恢复社会正义运动。这个运动,既关系中共生死存亡的重大问题,也将成为中共继续赢得统治合法性的源泉。坚决、彻底推进这场运动,是中共19大以及此后的长期、艰巨的任务。

清末以来历代中国政治精英,均认识到中国近代后国家的失败,最为基本的原因在于社会共同体缺位。如何重构共同体,形成共同善,这是近代以后至今中国政治的重大课题。许多政党及政治势力,曾尝试重建社会共同体,但均以失败告终。而中共,以其广泛、强劲的政治动员力,终获国民建设成功。但是,这种成功,主要是以政治动员形式实施的。

改革之初,中共提出“社会主义基本经济规律”,以凝聚民意。这条“规律”宣示,社会主义社会将“最大限度地满足整个社会经常增长的物质和文化的需要”。与40年前比,今天中国的物质生产获飞跃性增长,人民生活普遍提高。但是,人类生存不可或缺的空气、水、食品以及人与人之间的互信、社会价值系统,均出现问题乃至严重危机。长期以来,中共在“国家建设”、“市场社会建设”方面倾力而为,获得了巨大进步。但是,国家、市场,无法取代社会。

如前所述,中共往往以各种大众运动或构筑“压力型体制”方式,来实现其政治目标。但是今天,中产阶级兴起,社会日益多元化,中共以自上而下的大众动员,或以泛政治化方式实现其统治目标,将会日益困难。当今中国存在各种复杂的利益分化,这些利益都要在“政治场”上表达自己。今后如何凝聚大众,形成共同体社会的共同善,对于中国的长治久安非常重要。

我们看到,其实中共十分重视社会建设。不过这个社会建设,是以社区形式呈现,仍具自上而下的官方色彩。这样的社区或社会,自主治理能力较差,尚无法承担社会转型重任。在今后的中国政治中,国家目标、市场社会目标,必须来自共同体,并与共同体意志密切结合,才能实现其设计意图。但是,这种市民共同体的构筑,现在仅是开始。如何把分散的个体,凝聚成为一个“市民共同体”?如何形成共同体道德,实现共同体成员彼此互信,彼此合作?如何把每个人的意志凝聚成为共同善?这些问题,都是当下以及今后中国政治的重大课题。

与西方议会政党不同,中共作为非西方政党,肩负着组织社会,实现社会现代化的功能。回顾世界长期执政的非西方政党发展经验,可以发现这些政党,均是植根于社会共同体,成为共同体中不可或缺的一员。本世纪初,中共提出“三个代表理论”,大批企业家入党。但是,党的“代表性”,必须建立在社会共同体意志基础之上。党应深刻理解日益变化了社会,深深扎根于中国共同体社会。党在以“人民的名义”行使权力之前,必须充分汲取共同体的意志。

中国是一个幅员广大,人口众多、国情复杂的大国,未来的中共,“顶层设计”固然重要,但只有深入中国最基层,中共才能深刻理解中国社会共同体的普遍意志,才能发挥组织社会的功能。今后在很长一个历史时期,在国家、市场以及社会之间,仍需要一种调节、指导力量。19大,应成为中共重返中国社会最基层,深入社会共同体的一个重要契机。今后,作为社会共同体一员,中共组织不能回避以下几项任务:(1)真正深入扎根基层社会,成为共同体不可分割的部分。(2)认真听取、对待各种利益诉求。(3)吸纳共同体中最积极、活跃的成员,构成基层组织中坚。(4)在基层教育民众、启发民众、组织民众,成为建构共同体的核心。

今天中国处于大变革的时代,众多新阶层、诸多新思潮兴起,中共只有敏感发现社会变化,在共同体社会中,谦虚听取广大民众呼声,回应这些利益诉求,如此,党才能凝聚共同体意志,才能继续获得统治的合法性。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