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暴力截访观察————羊城晚报:“陪访”本质上与截访无异

2016年12月20日 综合新闻 ⁄ 共 1281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王红转自腾讯网

真正有前途的稳定,也决不会来自没有前途的陪访,而来自对民众权利的应有尊重与最大限度的实现。地方政府特别是与群众联系最广泛、最直接的基层政府,什么时候真正确立了执政为民的理念、走上了依法行政的轨道、树立了求真务实的作风,什么时候民众郁积的怨气才会逐渐稀释,什么时候信访浪潮才会逐渐消退

据媒体报道:连续几年被江西省列为控制赴京访重点管理县(市)的瑞金市,于去年11月推出“陪访制”,即规定乡镇或村级干部要陪同群众上访。实践表明,对当地这个试图与上访群众建立起“新型关系”的新举措,上访群众似乎并不领情:今年一季度接访496件中,陪访仅19件。

陪访率如此之低,对这一制度不是一个利好消息;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或许也不是坏事。想想看,基层干部陪访,角色错位且不说;基层干部与群众“联袂”上访,又该是一幅怎样难以言说的图景?

基层干部想必是欢迎陪访的,因为陪访以后,他们就没有信访责任了,可以规避一票否决的追究。但上访群众不领情也自有道理:或者认为基层干部解决不了问题,或者对基层干部不信任,或者上访针对的就是基层干部。如果上访群众对陪访不感兴趣,只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关于陪访将产生正面效应的种种预期,恐怕都是一厢情愿。

近些年来,地方政府为应对日趋复杂的信访形势,可谓绞尽脑汁,使尽了浑身解数。接访之后有大接访,堵访之后有截访以及花钱买稳定的“息访”,现在又想出了陪访的办法。与堵访、截访相比,陪访顺应了群众的上访需求,也就是所谓“放开让你去上访,还陪你去”,这看上去很有些“进步”的色彩。这种做法的好处,是能减缓基层干部面对信访考核的压力,甚至可能导致堵访、截访的消亡。但基层干部的信访责任如果因此被取消,却很可能造成信访压力向上集聚,使信访工作在现有的基础上发生倒退。而且,陪访的致命缺陷,与堵访、截访也并无本质不同,它们都致力于获得暂时的、表面的平静,而不是下大力气、用真功夫去解决上访的根源,并在循序渐进中谋求长治久安。

和堵访、截访一样,陪访也不过是就信访抓信访的产物,虽然它的面目可能显得更新些也更亲切些。就信访抓信访的意思,就是极端重视上访这“一果”,力量都使在这“一果”上,而忽略了这“一果”背后的“多因”。此种思维定势催生了不科学的信访考核制度,而不科学的考核制度又将使堵访、截访、陪访一类的应对手段层出不穷。

没有考核制度,信访工作就会被软化,但人为地设定一个信访量,又有多少科学性而言呢?一个分管信访工作的市政法委书记,仅仅因为该地一个人进京上访就要做检讨,是不是就那么恰如其分呢?沿着这样的惯性走下去,该为导致了上访承担责任的人没有责任,负责信访工作而无权解决实际问题的人却如头悬利剑。

陪访是没有前途的,这从上访群众的态度可以得到印证。真正有前途的稳定,也决不会来自没有前途的陪访,而来自对民众权利的应有尊重与最大限度的实现。地方政府特别是与群众联系最广泛、最直接的基层政府,什么时候真正确立了执政为民的理念、走上了依法行政的轨道、树立了求真务实的作风,什么时候民众郁积的怨气才会逐渐稀释,什么时候令人不安的信访浪潮才会逐渐消退。(滕朝阳)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