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强制堕胎观察:被捆绑的子宫:中国单身女性生育权困境

2016年11月18日 综合新闻 ⁄ 共 4181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陈强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中国民间公益组织“单身女性生育关注组”日前发布了其历时半年所完成的《中国“单身”女性生育权现状及法律政策调查报告》。报告揭示了单身生育在中国所面临的现实状况和法律困境。报告显示,有86.9%的受访者支持单身女性生育,76.2%的受访者支持同性伴侣生育孩子。报告同时建议应该放开对单身女性和女同性恋实施辅助生殖技术的限制,确认单身女性申请精子库的权利,保障女同性恋生育权。

报告指出,中国单身女性如果想生育,面临以下三大阻碍:

第一重障碍是社会抚养费。对于更容易在就业领域受到不平等待遇的女性来说,社会抚养费会带来更大的社会压力,也更加不敢非婚生子。根据中国综合社会调查2012年的数据,中国单身女性的年收入水平仅为男性的61.8%。

第二重障碍是户口问题,因为上户口需要缴纳社会抚养费的证据。

第三重障碍是文化歧视。当前社会普遍的观念依然是认为“一夫一妻”才是所能给孩子的最好的家庭坏境。

这一系列障碍都造成中国单身女性求“生”不得。报告认为,中国计划生育政策强制性地规定除了一种“合法”的生育方式外,其余都被定为“违法”,要面临各种处罚和不良后果,现行生育政策中对单身女性生育权的种种限制侵犯了公民的生育权利。

中国深圳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所长刘开明先生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现在中国的法律并没有明确说单身女性不能生育。但是有很多地方在地方政策中,是把单身女性的生育作为违反计划生育来对待的。计划生育政策是说一对夫妻现在可以生两个孩子,就是说生育只是夫妻的权利,这就给地方在执行计划生育法时,留有很多模糊空间,所以有的地方会惩罚,有的地方不会。但是很多省市采取上户口要交罚款的措施。

事实上,刘开明先生说,中国在民法上是承认非婚生子女享有同等法律权利的,婚姻法上也强调了这一点。但是中国的计划生育法里面又没有明确说明单身女性可以生育,这是因为中国还不是一个法制社会,很多情况下是以红头文件来治理国家。所以地方在理解执行计划生育政策的法律法规时,可能就会偏严地来理解法律。刘开明先生接着说,实际上,计划生育法里面没有关于非婚生的问题。只是说到以前一对夫妻可以生一个孩子,现在可以生两个孩子,即是夫妻的事情。里面没有说到单身是不是可以生孩子。实际上,结合中国现有的民法,单身女性可以生孩子,但因为计划生育以前是一个庞大的利益部门,计生委掌管,其中很大的利益驱动就是罚款。只要计划生育法律和条例里没有明确的规定,都是可以罚款的。比如现在很多地方对生第三胎罚款,虽然法律没有说禁止生第三胎,因为有经济链条在里面。实际上各地非婚生的都在交罚款,但现在罚款数额没有以前高,各地也不一样。

那么,可否有法律规定明确下来,单身女性可以合法生育呢?刘开明先生表示,实际上民法强调了非婚生子女与婚生子女享有同等权利,这其实是说不结婚是可以生育的。如果打官司的话,是可以的,只要能证明非婚生的男性没有超过计划生育的范围,法律上可以赢。但因为现在中国很多的非婚生,可能不太愿意披露父亲方面的情况。中国的计划生育法是基本国策,其中又涉及强大的利益,所以,在很多地方,非婚生子女要得到公平对待还是很困难。

从法律的层次来看,《中国“单身”女性生育权现状及法律政策调查报告》也指出,中国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法》里只规定了一对夫妻合法生育两个孩子,以及违反计划生育政策需要缴纳社会抚养费。但什么人可以申请生育超过两个的子女,以及社会抚养费的具体征收金额,是由各省市自行决定。这给了地方过多的自由裁量权和权力寻租的空间,造成实践中可能出现实际征收与收费目的不符和在实际执法过程中征收偏差很大的问题。而且,随着人们的生活方式日趋多元化,婚姻已不是女性必须的选择:有的女性希望能自己生育孩子但并不结婚,还有女性希望利用冻卵等辅助生殖技术。现行的生育政策已经不能满足单身女性的生育意愿和需求。

随着科技的发展,人工授精、试管婴儿、冻精冻卵等人工生殖辅助技术已趋于成熟,在许多国家都有不同程度的应用。技术进步为人类的生育选择带来新的可能。2015年7月,女星徐静蕾向媒体自曝已经在美国冷冻了9颗卵子,目的是“为了保证自己在生育权上拥有尽可能大的选择余地”,引发了许多人对国内冻卵等人工生殖辅助技术可及性和使用状况的关注。8月2日,@央视新闻针对徐静蕾的冻卵信息,在新浪微博称“我国单身女性不能使用冷冻卵子生育”。

美国纽约人权组织“中国妇权网”负责人张菁女士在接受本台采访时就此评论说:“我觉得中国在单亲或者单身女性怀孕生子问题上,与文明世界的距离相差很大。比如精子卵子问题就很不公平。男性可以随便与女性发生性关系,之后让女性打胎。在中国打胎没人管,但生孩子就有人管。女性怀孕后,不一定每个人都愿意去打胎。而在不愿意的情况下,要想生这个孩子就是难上加难。首先没有户口,受人歧视,而且社会对单身母亲的支援实在太少,来自政府方面的几乎为零,来自于社会的也很少。”

张菁女士说, 中国单身和单亲女性很多,其中大龄的也很多,她们有权利生养孩子,可是社会不支持,政府不支持。不支持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落后,包括受到传统文化的影响。她接着指出,有医学说法,单身女性容易得癌症,精神压抑是很大问题。在美国,有子女的单身女性就好得多,有政府补助和社会扶助。她说,如果中国的单亲家庭有像美国这样的待遇,中国的单身母亲或大龄女孩就会过得容易得多,社会也和谐健康得多。

《中国“单身”女性生育权现状及法律政策调查报告》披露,以往卫生部(现改为卫计委)发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等文件,都明文规定“禁止给不符合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法规条例规定的夫妇和单身妇女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这些文件里特意强调了单身女性不是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合法主体。

根据卫计委的规定,男性可以基于“生殖保健”或“合理的医疗要求”冷冻精子。而单身女性不能基于任何目的而冻卵,冷冻卵子时必须提供“三证”(身份证、结婚证、准生证)。此政策差异无法以男女生理上的差异来解释。冻卵从应用上来说也一样可以用于“医疗要求”,演员徐静蕾就是标准的“保存卵子以备将来生育”的例子。也就是说,在男性女性都面临同样问题的情况下,法律法规实质上给了男性冷冻精子的补救机会,却没有给女性开放同样的机会。这在实质上造成了对女性的性别歧视。

调查报告还披露,中国的精子库也只为结婚的夫妻提供精子,而这就从事实上断绝了单身女性向精子库申请精子从而怀孕生子的可能性。

中国深圳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所长刘开明先生对此表示,所有这些都与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有关联。他说,计划生育在中国是严格控制的,包括领养孩子。传统上,中国领养孩子非常简单。现在因为计划生育的原因,领养孩子非常困难。所以这些都与计划生育有关,不是一个技术问题,而是怎么对待计划生育的问题。

中国妇女权利工作者冯媛女士也就此谈了她的看法,她说,“按照联合国的共识,掌握自己的身体是妇女的重要权利,生育是妇女掌握自己身体的一个组成部分,所以不能把生育和婚姻完全挂钩。从这个意义上说,单身女性生育非常重要。现在中国人口老化,对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压力,既然现在已全面放开二胎,在这个时候也应该顺应潮流。况且随着文化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女性不愿意多生育,国家要希望人口持续发展,对有生育意愿的女性,当然不应有额外限制。所以这是个一举两得的事情,既符合这些女性对基本权利的主张,也对国家和社会的发展有积极意义。”

那么老百姓对单身女性生育的接受程度又是如何呢?冯媛女士表示:”我认为也看是什么样的老百姓,他们有一些矛盾的观点。如果愿意让女儿幸福,那么很多中国老人相信,有个孩子会让人生活更幸福,尤其到晚年,更有满足感。所以有很多老人应该是可以接受他们女儿在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结婚的人,或者在还没有要不要结婚的时候可以有生育。当然也有老人担心未婚生育会不会给女儿将来带来一些不方便,或受到影响。因此不会是一概而论。但总之随着社会发展,大多数人会尊重本人的意愿,而不是以其他人的观点来左右别人的生活。这是一个可以进行人权教育的契机,让大家知道,生与否,真的是每个人的基本权利。”

中国深圳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所长刘开明先生也就此评论说,人们的接受程度是越来越高。当然很多地方对未婚生育和单身生育有很多歧视,但是实际上这种情况会越来越被社会接受,特别是在城市。

鉴于社会多元化的发展和人们生育观念的变化,《中国“单身”女性生育权现状及法律政策调查报告》就单身女性生育权提出了4条建议。一是在立法层面将生育与婚姻解绑,放开单身生育,因为行使生育权的主体应该是公民个人,而不是领了结婚证的夫妻。中国现在虽然放开二胎,但可以合法生育的夫妻的生育意愿仍低于预期,另而一方面,有生育意愿的单身女性却在国内无法合法生育孩子。这一举措可以增加生育率,减轻人口老龄化趋势。第二是放开对单身女性实施人工生殖辅助技术的限制,卫生部(现国家卫计委)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中“禁止给不符合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法规和条例规定的夫妇和单身妇女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规定应予以删除。第三是确认单身女性申请精子库精子的权利,因为虽然现行规定并没有明文禁止单身女性申请精子库,但是实际操作却是如此。第四是废除社会抚养费。

对此,中国深圳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所长刘开明先生并不表示乐观,认为道路艰难。因为现在中国的决策层没有认识到计划生育的负效应,仍然认为人口是负担。所以虽然现在放开二胎,但现在生三胎仍会受到严重惩罚。虽然现在中国生育率非常低,平均一对夫妻只生1.048个孩子,但最高决策层没有认识到这个问题,再加上计划生育仍然有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在里面。所以在目前的情况下,政策上要进行改变,在最近十年内还是很难的。

美国纽约人权组织中国妇权网负责人张菁女士也就此谈了她的看法,她说:“作为女性我当然赞成全面开放,让所有单身女性都有自由掌控自己生育的权利。子宫长在自己身上,由妇女自己决定。各种技术辅助都是应当的。这是社会文明发展的必然趋势,而且开放对整个社会有好处。中国生育率低已经是事实,应当给单身女性更多自由。” 她说,《中国“单身”女性生育权现状及法律政策调查报告》的发布,对提升女权意识,维护中国单身女性的权利是个非常好的事情。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