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民主党中国农民悲苦观察:博白縣大騷亂的前因後果

2016年07月15日 综合新闻 ⁄ 共 232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郑秀梅转自張開

5月的廣東汕頭市兩個鎮的村民爆發反對無理徵地逼遷的個多星期抗爭之後不到10天,廣西博白縣8個鎮的村民,也爆發了反計劃生育的騷亂,鎮政府大樓被群眾搗毀,焚燒,有計生人員被打死、打傷。

事件溯源於今年初廣西召開的計生會議,指有些縣超生問題嚴重,要博白縣執行上級的命令,以免在受到了「黃牌警告」後再遭處分。

博白縣為此今年連續出台28項計生政策,強調要以「鐵的決心、鐵的手腕、鐵的紀律」對付超生者。

當局下令,凡是1980年以後超生的,不管以前有無罰款,現在都要交1至7萬元人民幣的「社會撫養費」。交不起錢的,計生工作隊就要抄家,將值錢的電器、農具帶走,猪、雞、牛、羊抓走,不值錢的生活用品如鍋、茶壺等,全部用銅管打碎,甚至連家中賴以維生的口糧都要搶走,屋子也遭砸爛。

據內部人士透露,為此,該縣所有公務員被要求在今年8月底前,每人都要完成一例婦女結紮和徵收社會撫養費500元以上的指標。「結果人人自危,執法工作當然出現扭曲。」博白縣一官員稱。(分別見《文匯報》5月22日、23日報道)

縣政府在街道上高掛大幅標語:「打出來,墮出來,流出來,就是不能生下來!」「拒不放環、結紮和繳交超生費的,砸,砸,砸!」博白縣是貧困縣,農民無法在限定3天內繳交幾萬元,便被如狼似虎、狐假虎威的計生人員砸毀房屋和物件,搶走有用的財物,執行人員則從中得益。這樣被抄家的農民,將如何生存下去呢?怎能不激起各鎮居民的強烈怨憤,導致官逼民反?

參加騷亂的群眾,據報道有數萬人。新華社引官方的數字是3千人,但《文匯報》22日指稱,「一些鄉鎮最嚴重的時候聚集了近3千人」。8個鎮加起來就有以萬計了。農民長期來都希望不袛限於官方所定的一孩計生政策,他們需要多幾個兒女,亦即是多些勞動生產力,可以幫助耕作或從事其他收入,以紓緩窮困情況。有些人又有「養兒防老」及「傳宗接代」的概念。在農民們的強大要求壓力下,廣西的農村早已放寬為可以生育兩孩,其他省的農村也是這樣,表明中共初時推行的限生一孩政策,由於長官意志和官僚強迫命令行政措施,完全違反人民的意願和利益,越來越引起一般農民的不滿以至抗拒,促使中共政策歸於失敗,並加深加劇了被統治的人民與官僚統治者之間的對立和基本矛盾。

 

 

早在1980年4月中,筆者曾寫了《中國的人口問題及其解決途徑》一文指出:「何時生育、生育多少、節育、墮胎、不育等等,正如戀愛、結婚一樣,都應該完全由當事人自己決定,別人及國家都不應加以干涉或強迫禁制。」

「要做到節制生育,必須依靠思想教育,和實施更多更好的社會福利制度,如加強醫療保健工作,辦好托幼組織,對老人提供社會保險、服務,使之『老有所養』;又要供應有效、安全、簡便、廉宜的避孕藥具,提供合格的節育工作人員,以確保婦女的健康,等等。」(詳見《十月評論》總第45期,1980年5月20日出版)

將近3年之後,軍行又撰文(題為《限制生育與溺害女嬰》)揭露:在中央雷厲風行地實施「一孩」政策之下,許多生下的女嬰被活生生地溺斃害死,生女嬰的母親則遭到虐待。而根據官方數字的推算,估計82年上半年被溺死的女嬰,可能達200萬以上。(詳見《十月評論》總第74/75期)

在今天,國家雖然以拋離社會主義目標為代價,全面推行市場經濟,使經濟蓬勃發展,國民生產總值大增,國家財政收入更劇增;但中央並沒有採取有效措施,使沿海省份與西部貧困地區的發展和收入之間的距離不致日益擴大,沒有動用大量財政力量去幫助貧困地區的發展,以紓解民困;相反的,上級卻迫使地方政府和人員巧立名目,以徵收超生罰款和「社會撫養費」為名,嚴苛勒索貧困農民,無法交出巨款的,則被逼到絕境末路。這是官僚吸取民脂民膏,專向弱勢社群埋手的事例,博白縣只是冰山一角,全國不知還有幾多同類的榨取和反抗斗爭發生,只是鮮為外間所知而己。儘管這樣,人民為反抗猛於虎的苛政,抗議官僚專橫、社會不公和貧富日益懸殊,等等,被迫起來斗爭的消息仍時有傳出。單以近期以來(不計最近汕頭兩鎮和博白縣8鎮的騷亂)的較大群體性事件就有:

08/11/06  廣東順德倫教鎮千名村民,抗議政府不當徵地,竟把當地出席糧庫開幕儀式的數百港商、官員及外賓徹夜圍困;

15/01/07  四川達州市16歲少女,疑遭官員在酒店輪姦並虐殺,引發萬人示威,並放火燒毀事發酒店;

09/03/07  湖南永州市數萬民眾抗議巴士加價,演變成騷亂,10多輛警車、巴士被人縱火,傳1死,60傷;

21/03/07  江西貴溪市傳出將部份所屬區域撥歸鷹潭市管轄,引發當地兩萬群眾堵塞鐵路抗議。

面對群眾的反抗,當局一方面出動軍警對付,另方面,暫停催交超生罰款社會撫養費,把那些野蠻可恨的大幅標語拆除,換上中性化的新標語,使持續了多天的動亂漸趨平息。但有兩鎮和容縣自良鎮仍在強徵罰款,結果再激起群眾包圍鎮政府,有的政府大樓玻璃被打爛,並與在場的保安、武警發生衝突。

上述的許多事實可足夠表現出:中共官員在資本主義經濟意識驅使下,財迷心竅,唯利是圖,只求個人升官發財,不顧民間困苦,與黨和國家主席胡錦濤宣稱的「以民為本」根本背道而馳!

這些倒行逆施,直接加劇了中共統治與人民之間的緊張對立關係,強化了這兩者之間的基本社會矛盾。這完全是中共自己所造成的,它將會繼續自食其嚴重惡果!這種惡果,以下述群體性事件逐年激增可以顯示出來:據政府統計資料,從1994年到2004年,全國非法群體性事件從1萬宗上升到7.4萬宗。年均增加22.2%;參與人數從73萬人次上升到376萬人次,年均增加17.8%。近兩年多的數字雖然手上沒有,但相信不會減少。如此又怎能把中國構建成和諧社會?中共的這個宣告豈不又變成了「偉大的空話」!!

 

2007年5月28日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