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六四观察:费良勇:六四大屠杀比南京大屠杀更加残暴、更加反人类、更不应忘记

2016年07月07日 综合新闻 ⁄ 共 298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王海涛转自世界之声

在中国现代史上,“六月四日”将永远成为一个难以磨灭的日子。今年,“六四”迎来27周年,尽管目前,中国年轻一代人中,许多人并不知道、也不关心〝六四屠杀〞或者〝天安门事件〞的缘由,但是,海外的人权活动人士却像往年一样,执着地举办各类纪念活动,希望这段历史能够成为中国社会转型的催化剂。在迎来“六四”之际,旅居德国的 «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 »<民主论坛>理事长费良勇先生向本台介绍了与六四话题相关的情况。

法广:“六四”之际,全球多座城市举办纪念活动。首先请介绍一下今年六四纪念活动的情况。与往年相比,今年的纪念活动是否有更多的新意?

费良勇:今年的六四纪念活动,我们有一个全球多个城市的连线。法兰克福和美国的华盛顿会同步地进行一个重要的启动活动。这就是关于六四大屠杀的申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六四屠杀申请做为全人类的共同记忆事件。共产党始终把六四话作为一个敏感话题,禁止讨论、禁止举办悼念活动。虽然已经27年过去了,共产党一到六四就高度紧张。我觉得这是极不正常的。我们老是说不要忘记南京大屠杀,那我认为:我们更不应忘记北京大屠杀。南京大屠杀是战争时间,异国侵略者对中国人民的屠杀。北京大屠杀是中共专制统治者动用党军对自己的人们百姓进行屠杀。而且是在和平时代,是在进入二十世纪尾声了,二战以后几十年了还发生这样惨烈的屠杀事件。我认为,六四大屠杀比南京大屠杀更加残暴、更加反人类、更不应该忘记。所以我们今年的活动就是要启动这个项目,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去申请把六四作为全人类的共同记忆事件。

今年我们在法兰克福有好几个活动。一个是申遗活动的启动,一个是中国共和党将在法兰克福召开2016年的年会,同时成立共和党的德国分部。另外就是我们在中国驻法兰克福总领事馆的前面,有一个抗议六四屠杀、反对专制暴政的活动。同时我们会向中国人大、政协和国务院发一封公开信,要求他们正视六四事件问题。我们六月四号下午在法兰克福的市中心,有一个六四的图片展和公众演讲活动。今年欧洲很多国家的朋友都会到法兰克福来聚会。实际上法兰克福是今年欧洲六四纪念活动的中心平台。

法广:“六四”天安门事件已经过去27年了,至今,这一话题在中国鲜有提及。年轻一代似乎也并不了解这一历史事件。这样的情况下,海外举办的各种纪念活动意义何在?

费良勇:
这个还是有意义的。海外的那些留学生和华侨,还是知道我们在纪念六四的。他们也知道六四。只不过由于国内专制统治在那里封锁,有些人不想太过问这些事情。华侨可能有些恐惧。海外的留学生,如果我们搞六四的纪念活动,他们不一定来参加,可是我们通过网络、通过媒体发布消息以后,他们还是知道这件事情。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真正坚持理念、追求自由民主的人,在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民族,都是凤毛麟角的。绝大部分人能够了解一些事情、慢慢知道事情、始终不忘记它,就不错了。所以我认为还是有很大意义的。如果我们每一年都不搞六四纪念活动,真正就可能淡忘了。共产党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觉得它发展得好,就保住它的江山万万年了。但实际上,我们只要每年坚持纪念六四,通过网络、通过媒体,还是可以把很多消息传到国内的。国内也有很多人,他们也永远不会忘记六四。只要我们坚持下去,我们有一部分人不忘记六四,那最后的结果,一定是全民族、甚至是全人类都不会忘记六四。

法广:您对中国目前的局势做何分析和评判?

费良勇:现在中国的经济已经遇到一个瓶颈。因为它大规模消耗能源和资源,已经导致了雾霾、导致了严重的环境污染。中国要持续的发展的话,现在遇到重大的问题。现在中国的国企已经走到死路一条。很多国企其实是破产的。中共拿人民的血汗为国企输血。但是最近又出现一个苗头,有些国企可能要宣布破产。它也要解雇些工人。但是共产党又担心解雇这些工人,又会引起社会上的动乱。所以它也很难处理这些问题。动不动几千万工人,这确实是一个非常重大的社会问题。其实还是共产党怕它的专制统治受到威胁。我想,中国目前要保持经济上的发展,但是也不一定要这么高的速度。我认为,任何一个国家的经济,它不可能长时期保持很高的增长率。从历史的长河来看,增长率高一点、低一点,其实根本不是很重要的问题。关键是你发展经济是为了什么?发展经济是为了改善人民的生活。现在的中国,经济发展了,人民的住房是宽一点了,可是吃的是毒品、呼吸的空气不新鲜了。喝的水也是毒品、吃的食品也是毒品。连婴儿奶粉也是毒品。这样的发展,发展起来干什么?这样的发展就是破坏了人民的生活,是不足取的。所以我认为,中国一定要在高度重视环保的情况下来发展经济。中国必须把环保作为第一位。环境保护做得好,同时经济又有所发展,这样的官员才应该受到大家的尊重。

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首先要考虑到整个的国民生产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水平。中国应该尽快建立起全民的、最基本的社会保障体系。例如: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险。这个社会才会稳定、持续地发展。人们说:有了社会福利,不再揭竿起义;有了社会保险,不再铤而走险。

在中国这种情况下,我们算是反对派,我们也不希望中国乱。我们也希望中国能够和平、持续发展。在政治改革方面,我们希望中国能够深化政治改革,让中国能够和平、有序地、逐步过渡到民主社会。这对共产党、对全中国人民都是有巨大好处的。但是如果中国乱了,那对谁都没有好处。而且如果中国的环境这样恶化下去,那是非常糟糕的。说不定有朝一日出现一个大的动乱的话,那么中共高官马上就逃亡到海外,只剩下一个烂摊子,让13亿中国人民在这里受难。这种情况,我们一定要有所警示。

清朝末年时候的郑孝胥说过三个预言,即“三共论预言”:大清亡于共和,共和亡于共产,共产亡于共管。前两个预言已经实现了。第三个预言,我认为正在实现当中。什么叫共管?郑孝胥本人说的是世界上的列强共管,现在可以叫联合国,或叫列强共管。那种情况出现,那就是中国非常糟糕的了。所以我认为,我们这些民主人士、人权人士的奋斗目标,就是应该让中国直接实现人民共管。也就是民主制度,避免出现联合国共管的状况。所以联合国共管,就是中国大乱一场,真正兑现了另外一个预言了,就是“黄祸”预言,大量中国人逃亡世界各地。大家看一看,一个小小的叙利亚烂了以后,整个欧洲到处是难民。如果中国出现这样重大的灾难性情况,那真正是“黄祸”。中国难民铺天盖地涌向全球。我们这些人应该坚持奋斗,让中国和平、有序地转型,避免出现重大的社会动乱。

法广:您认为,是否能够以及怎样才能促成将“六四”这段历史变为中国社会转型的催化剂?

费良勇:这个事情,说老实话,光靠反对派是不够的。这应该是朝野双方,首先是共产党自己要认识这个问题。他们是叫“平反六四”。“平反”这个词,我是不太喜欢用的。我觉得共产党要公布六四的真相,让人民来重新评价六四。当然,作为一个中间目标,或者说作为一个步骤,中共宣布平反六四也是可以的。但不能说平反六四以后,你共产党还是搞一党专政、还是这么腐败下去。那是不行的。你平反了六四,你就得把它作为一个契机真正进行政治改革。第一步,要允许人们自由地谈论六四、讨论六四,在网络上、媒体上公开地讨论六四。要打开六四的禁忌。中国社会的政治气氛就会越来越宽松。言论自由是所有自由的基础,有了言论自由以后,一个社会才可能和谐。共产党老讲要建立和谐社会,如果每个人都生活在恐惧当中,怎么可能有和谐社会?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