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六四观察:澳大利亚墨尔本各界纪念六四27周年烛光会

2016年06月10日 综合新闻 ⁄ 共 152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王海涛转自博讯网

来自北京的高先生亲身经历过六四民主运动,唏嘘不已:“1989年5月20几日中共开始戒严。大约4月份学生就游行,各个单位、工厂、机关及学校全部去游行,我也去了。我天天在天安门广场,每天晚上都待到一两点钟才走。6月3日晚上差几分钟11点的时候,中共军队开的枪。亲眼所见、亲身经历,我永远忘不了。现在经历过不同的环境,就懂得了珍惜自由民主。”

一位20多岁的香港人曾经对笔者感慨到:“也许中国大陆的年轻一代已经不知道六四是怎么一回事了。”然而今晚参加烛光悼念的人士中,除亲身经历过六四的,还出现了几个颇为年轻的面孔,神态凝重,令人欣慰。

在墨尔本大学念书的李小姐于1988年出生,怀着对六四的关注,第一次来参加悼念活动。通过香港每年的维园纪念晚会,李小姐了解到了六四。她深受感动:“我是河北石家庄人,在自己浑然不知的情况下,香港人就已经开始纪念六四了,并且坚持了20多年。中共封锁信息,对中国人洗脑。每当你说起中共政权的问题时,他们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跳起来反驳你,有的时候交流是艰难的。我认为一个政府不管以什么样的理由,都不该去屠杀平民。”

由于中共的洗脑教育,部分中国人理不清逻辑关系。李小姐谈到了这种现象:“有的人甚至认为用坦克、军队屠杀人民都可以接受。因为政府规定不准上街,那你为什么要上街?既然你违反规定在先,命丢了那也是你的错。洗脑的结果危害很大呀,现在大家都讲普世价值,任何一个正常的人,只要有正常的价值观,都会对生命很尊重的。中共为了自己的统治,打破了一切,建立了自己的谎言系统。扭曲了人的精神。”

六四时期的学生具有传统知识分子的气节,以家国天下为己任。李小姐是这样看问题的:“那个时候的环境宽松一点、思想自由一点。因为在六四前,中国的高校的确有过略微的自由。在镇压六四以后,才有了对大学生的集体军训。我是看了别人的书,别人的文章,看亲历者的讲述才了解六四的。中共意识到对思想控制的放松会给他们的统治带来威胁,因此六四后,他们对思想言论的控制越来越严。过去还可以成立个中国民主党,现在完全不可能注册了。如果你表态说想组个党,直接就被抓了,尽管中国的宪法说有集社、组党的自由。”

无论时日长短,历史会证明一切。李小姐认为:“我在网上看到很多的说法是平反六四。也有很多人说我们不需要‘平反’这个词,不需要中共作为裁决者来决定这件事,更多的应该是追责。当年下令屠杀的、参与屠杀的,应该在法庭上见。这两年对外媒的封锁越来越严了。前几年‘茉莉花’开始,它就开始限制外媒记者签证。如果报导了负面消息,就会被赶出中国。”

今年是文革50周年,李小姐颇有历史意识。她认为:“不管文革还是六四,包括三反、五反、它所说的三年饥荒,迫害法轮功,这些事情归根究底都是一样的,都是它的政权所带来的灾难。都是为了维持政权的统治而不择手段做的所有的事。他们对政权的解体是非常恐惧的,所以会穷尽一切手段来维持。一旦倒台了,他们就不可以大肆敛财了。他们也知道自己作恶累累,如果倒台就会面临审判。但没有人可以一直逆历史潮流,一直开倒车的。”

来自中国大陆的Amy女士泣不成声:“我也参加过六四游行,由于中共独裁,我们中国人其实是很苦的。”

今晚活动的主办方《天安门时报》主编阮杰说:“中共屠杀学生,又一次暴露了共产党反人类的本性。要把中共押向历史的审判台,继承、发扬89民运的精神。让我感受最深的是:我在西人公司里工作的时候,我拿着王维林挡坦克的照片给他们看,问他们有什么看法?他们说:‘This is the forever spirit of China’(这就是中国永远的精神。)也就是在独裁专制面前,不低头,勇于反抗暴政。胡适有一句话: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