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计划生育观察:张致远:生命不可承受“计划生育”之重

2016年04月05日 综合新闻 ⁄ 共 1599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郑娜转自大计纪元网

【大纪元2015年11月07日讯】可以说,如果计划生育早来一些,或许我就不被允许来到这个世界。父亲当时是教师,而且是从运动中过来的,已经有了两男两女,想来没有这个胆量来捍卫自己的天赋权利。从1979年开始,这个繁衍后代的自然权利已经被中共视为是自己“伟光正”的障碍,被扣上是中国落后的原因,强制性的计划生育从此在神州大地象瘟疫一样蔓延开来。它虽然不像其它的灾难表面上那样惊心动魄,但却在中国每个人的心上、灵魂上画上深深的创口。每个人都在它的阴霾之下。它使中华大地尸横遍野,无数父母撕心裂肺。

虽然我因早先一步躲过计划生育的屠刀,但上环依然没有放过母亲,虽然母亲当时已经40多岁了。母亲曾经说:“自己生,自己养,关你政府什么事,不都是我们交公粮养活你们吗?吃不饱饭不都是运动搞得吗?”中共口称为了生活好而杀人,不就是谋财害命呀!“现在嫌人多,将来想人多都没有。”一语成谶。

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姨娘大著肚子住在我家。小时候还觉得挺热闹,却不知道。家里每天都活在惶恐之中,怕被人举报,怕被抓去引产,怕家里房子被扒。最终孩子生下来了,房子虽然没被推倒,但家里的值钱的东西被计生办的人撬开门锁席卷一空,包括家里的稻谷。最后不得不东家借、西家挪才免于挨饿。

孩子生下来,罚款不用说了,那就要结扎上 环。姨夫心疼姨娘,生个孩子东躲西藏,就自己跑去结扎。但不知姨娘是无心还是有意,那段时间总是给姨夫喝绿豆汤。不多久,姨娘又怀上了。那时的人,自己去打胎的人是很少的。又跑到我们家来躲著,这个时候计划生育比以前更紧了,经常听到谁被抓引产了等等事情。千辛万苦生下来,最终姨娘被结扎了事。

小时候不知道什么叫结扎。但家里经常扇羊、阉猪,看着动物们拼命挣扎的嚎叫,心想不会和这差不多吧。长大后才知道人果真被中共视为“高级动物”,任意阉割,比动物还惨。

在我们上学的路上,看到邻村有家因为出去生孩子,楼房被计生办强行推倒,变成一堆瓦砾。那时八十年代,可以想像到,房子就是全家所有的财产。在墙倒的一刹那,都化为乌有。残民以逞,以此为甚!

三舅当时是大队会计,在那时的农村,可算有影响力的人。当时舅妈怀了三胎,身边的人都劝打掉,否则大队会计是做不成,党员也要被拿掉,看得见的前程就要没了。但舅舅说那是一条生命,坚持要生下来。最后,会计被拿掉,党员被开除,但我从没听他说过后悔。

随着岁月的流逝,转眼兄弟姐妹来到了嫁娶的年龄。嫂子未到适婚年龄,未婚先孕,由于惧怕巨额罚款,背着双方父母,将孩子引产,那是个男孩。后来哥哥经常为流掉骨肉而自责不已。

哥哥姐姐结婚生孩子后,马上都被上环,之后的腰腹酸痛就来了。而且每隔一段时间都要上医院去检查。我们家里兄弟姐妹多,而且多在外上班。通知单发到家里,很多时候都不能按时去,为此,父亲为此担心上火,害怕自己会被诛连,退休金受到扣除。在极权的统治下,家庭经常为此而烦恼、恐惧。

朋友也因为二胎而烦恼。他的妻子从肚子显露出来之后,因为附近有怀孕八个月被发现后强行引产,自此不再下楼。这个时候,什么优生、胎教都没有了。因为家中有个女儿,他家就在门上贴著条子:“宝贝, 门外有坏人,不要开门。”实际上,如果被发现,那个简陋的铁门是防不住如狼似虎的计生办的。由于长期不晒太阳,孕妇脸色苍白。生下来后,面临十几万的罚款,只好到偏远的姐姐家落户。为了减少罚款,孩子接近两岁,借着人口普查漏报的原因上了户口,就这样也被罚了两万多。

现在虽然给生二胎了,但就如《华盛顿时报》社论上所说的:“但结束‘一孩政策’并不意味着政府不再通过堕胎和绝育手段对生育——这个最私密及最基本人权的控制……中共当局改变了这场‘游戏’,不是出于人道主义关切及持续的外国抗议,而是由于不可避免的人口灾难即将来袭。”

有网友说:“这老百姓跟猪仔儿一样样的,生多了就结扎,生少了就催产,反正地主家过年的肉要保证供应。”多么的悲哀入骨,痛彻心肺!◇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