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黄娟慧:南方运动观察员

2016年03月03日 综合新闻 ⁄ 共 114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黄娟慧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孙德胜刑满出狱 继续追求民主自由
2016-02-2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原籍湖北的广州维权人士孙德胜2月28日刑满出狱,并被直接送回老家,令原本准备迎接他的一些朋友扑了个空。孙德胜表示自己的手机和电脑仍被扣押,未获发还,而他在狱中被与其他狱友孤立,也不被允许记录文字。不过,孙德胜说对于导致坐牢的维权行动并不后悔,之后仍会继续追求民主自由。

与广东维权人士郭飞雄同案,被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判刑2年半的孙德胜,于2月28日刑满出狱,凌晨5点多就被广州警方直接送回了湖北老家。而在当天上午,一些朋友前往天河看守所原本准备迎接孙德胜,但最终都扑了个空。

孙德胜2月29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虽然自己的罪名只是普通的刑事罪,但在两年半的刑期中受到了媲美重刑犯的严格监管,狱方的态度也十分恶劣。

“在里面待了两年多,见阳光也很少,活动也很少,还有长期的监视生活,白织灯一直照着眼睛,环境又吵,风扇呜呜地叫,整个人神经比较衰弱。他们始终有偏见和歧视,其实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治安案件,他感觉像很重的罪,看得比死刑犯还要严。他会在其他人之间孤立你,想尽各种办法孤立你,怕你跟别人有任何的接触或者交流,不让我有任何写字或者记录的情况。按照法律来说,你是找不到他一点点错,但是态度像是对你讨厌或者仇恨的感觉。”

孙德胜又说,牢狱之灾令他吸取了一些经验,不过对于所作所为并不后悔,之后仍会继续追求民主、自由的维权之路。

“我对于举牌的事没有什么后悔,但是我们要对这次的失利进行一个全面的总结,我们必须希望他每一次打击我们之后,我们应该变得更坚强、更团结、人心更齐才是重点。难道我们被判刑了就是我们对自由民主做贡献了吗?其实我们真正在乎的是我们做了事,做多少事,那才是最重要的。而我们被抓了之后再进行斗争,那是第二手。”

孙德胜的朋友、广州维权人士贾榀表示这是当局对待获释的政治犯的惯用处理方式:

“其实这种情况基本上每次政治犯、良心犯出狱的时候都是这样的。他们担心如果直接让他离开了看守所或者监狱的大门,外面那些迎接的公民接到人了,马上就会搞些活动庆祝。他们可能为了消除这个影响。孙德胜在广州关了两年半,如果让广州这些公民接到他的话,广州这几天肯定有很多朋友看他,造成很大的影响,当局肯定不想看到这种情况发生。”

出生于1981年的孙德胜自2008年开始多次参与维权活动,曾发起网络反户籍歧视,推动平权运动;举牌要求官员公示财产;呼吁人大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等。2013年8月,孙德胜因声援“南周事件”被广州市天河警方带走,后被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逮捕,案件在经过多次延期后,于2015年11月27日宣判,孙德胜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半,同案的郭飞雄则被判刑6年。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