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计划生育观察:【任重】超生罚款养肥了谁?

2016年02月14日 综合新闻 ⁄ 共 154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郑娜转自大纪元网                                                                                                                                                                                           【任重】超生罚款养肥了谁? | 计划生育 | 大纪元

【大纪元2013年12月10日讯】 大陆某网站12月9日刊登了一篇题为《24省去年超生罚款200亿元 尚无一省公开罚款用途》的文章,称在大陆31个省市自治区和直辖市中,仅24个省份公布的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征缴总额就达200.98亿元,而且没有一个省份公开这笔巨额费用的用途。这充分暴露出计划生育制度实施30多年来,社会抚养费因征缴标准混乱、资金去向不明、无人监管、政策执行不公平等问题,使之成为一个巨大的疑团。

社会抚养费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叫“超生罚款”,后改名为“计划外生育费”,在2000年则统一称为“社会抚养费”,是对“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的家庭,给予的必要经济制约”。经如此改名之后,不合理合法的计生罚款摇身一变,既好听又貌似十分合理。如果2012年一年部分省市的社会扶养费就高达200多亿元,那么中共实施计划生育政策30多年,究竟向百姓收取了多么庞大数目的社会抚养费,大家就可以推算出来。在这庞大的数目背后,隐藏着怎样的黑洞?中共推行的计划生育政策究竟给百姓和社会带来什么?社会扶养费到底“抚养”了谁呢?

首先,中共的计划生育政策,要求一个家庭只生一个孩子,它所采取的强制堕胎、强制绝育、强制上环等措施是违背人性、违背天理的不切实际的做法,严重侵犯了公民生育权利。这就是为什么计划生育推行起来如此多困难,如此多问题的主要原因。

按说,一对夫妇生不生孩子,生几个孩子应该是最起码的人权,应该完全由当事人自己决定,政府所能做的事情也只能是引导。而中共强行的结果就是人口老龄化,虐杀女婴,遗弃婴儿,男女性别失调,在计划生育过程中对妇女身心健康的损害,六个大人对独生子女的过度宠爱,以及日后失独家庭的痛苦,那些自出生就无法取得户口的儿童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等等一系列的社会问题。

其实,有一个成功的经验就摆在眼前。山西翼城放开“二胎”25年的经验证明,其人口增长率反而低于全国水平,各项人口指标优于全国水平的经验,那么中共为什么不在全国推广这个顺应百姓心愿,又合乎情理的经验呢?

有专家指出,其根本原因就是中共推行不合理的社会扶养费即超生罚款所造成的。社会扶养费的征收标准不一,即便是同一个地区,不同的家庭,同样的生育情况下,社会抚养费的征收也会有数倍的差异。而每个家庭具体要交多少金额,完全由当地官员决定,正是这种弹性,给中共的官员带来了贪污腐败的机会。

以北京的一个家庭超生家庭为例,把户口登记在朝阳区,需向朝阳区计生部门缴纳约36万多元的社会抚养费,而登记在昌平,只需向昌平计生委缴纳约18万元的社会抚养费,相当于朝阳区的一半。此外《北京市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还规定,社会抚养费征收的基数,是前一年全市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或农村居民年人均纯收入,而社会抚养费是按照上述基数的3至10倍征收。问题就出在这3至10倍的差距,到底是3倍还是10倍呢?完全由中共官员决定,贪污腐败由此产生。

那么这些成百上千亿的社会抚养费都去了哪里?大陆某网站12月9日的另一篇文章《曝上海卫计委副主任被调查 家人已移居加拿大》给出了答案。那些贪污了社会扶养费的贪官们在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的同时,早就举家移民国外了。

在大陆像社会抚养费这样不合理的巨额收费数不胜数。中共体制有意地制造这些到处是漏洞的法规,给中共各级大小官员提供了便利的贪污腐败机会,使中共官员能公开地榨取民脂民膏。说白了这些所谓的社会扶养费,最终还是落入了中共贪官的口袋里,养肥的惟有是中共官员。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