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六四”观察:王雪笠、杨建利:在金元红潮中抢救六四记忆

2016年02月04日 综合新闻 ⁄ 共 2302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王海涛转自博讯网

杨建利更多文章请看杨建利专栏

2016年1月22日,深圳上市公司视觉中国宣布,其关联机构联景国际将收购美国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于1989年创办的全球第二大高端视觉内容版权供应商 Corbis Images的全部资产。这些资产包括Corbis的影像分部、照片库,以及相关的版权内容。此次收购更覆盖了Bettmann和Sygma 两大全球知名自有版权图片库,拥有近5000万张原版图片、底片、印刷物等档案,记录了19至20世纪全球重大历史事件,一九八九年六四天安门事件的现场照片以及著名的「王维林挡坦克」照片亦在其中。

据路透社报道,作为中国第一大图片商的视觉中国还将与全球第一大图片商Getty Images签订了另一份协议,由后者负责向客户分发Corbis超过两亿份的照片、视频和历史资料。这则消息没有前者引人注目,然而——Getty Images在中国的战略伙伴正是视觉中国;Getty Images在中国的门户Getty Images China(华盖创意)正是视觉中国的子公司。换言之,这些珍贵图片不止是版权落入视觉中国控制,这些图片的分发,至少在中国地区,也将完全由视觉中国掌握。

视觉中国如此实力,究竟何许人也?

视觉中国是在2014年横空出世,借壳上市的。他借的壳「远东股份」也不一般,其前身远东服装集团是江苏常州市早在1985年就由常州服装集团、中国银行江苏信托咨询有限公司、江苏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香港泛洲国际有限公司和香港侨通发展有限公司共同投资组建的最早的「中外合资」企业之一。 1997年远东即在深圳上市,2009年因长年亏损被标以退市风险,寻求重组。远东的新控制人姜放和妻子罗兰曾试图转型房地产、多晶硅光伏,均告不果,遂将视线投向文化产业。 2013年廖道训、柴继军、李学凌等十名一致行动人收购远东实业股份,2014年远东旗下子公司常州远东文化产业有限公司更名为视觉(中国)文化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现系常州远东文化的母公司),视觉中国正式注入ST远东,成功重组上市。

视觉中国的业务发展和创建班子则是另外一路。

早在2000年,同是中国青年报记者的柴继军、李学凌和技术出身的陈智华发起了据称是中国第一家的网路图片公司Photocome(2005年更名ChinaFotoPress汉华易美),并获得了中国百联优力(北京)投资公司U1G集团董事长廖杰的投资(廖杰即廖道训之子)。这之后,柴、李二人继续在中青报任职,公司业务发展平平。 2003年李学凌减持股份,从中青报跳槽到搜狐和网易。 2005年柴继军从中青报辞职,2006年任职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图片库(ChinaFotoPress)执行总编辑。这个国务院新闻办图片库也就是早在2000年就已经露脸的Photocome。柴继军这次可以说是奉命下海,专心供养CFP (ChinaFotoPress) 这个皇帝的女儿,而国务院新闻办图片库集中版权图片再分发的运作模式也正是今日视觉中国的雏形。

2005年UIG与Getty Images 合作,成立华盖创意;2007年UIG集团再收购了雷海波在2000年创办的视觉中国创意设计社区;2011年UIG集团将旗下的汉华易美、华盖创意、视觉中国整合为视觉中国集团(CFP),也就是现在的视觉中国(Visual China)。

从以往的材料可以看到,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图片库是由国务院办公室出资全权掌控的直属机构,作为媒体传播的数字图片平台(五州图片库),为各级政府新闻办公室、企业、机构提供活动策划、新闻发布、形象宣传等服务;而对外则称为: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图片库(ChinaFotoPress)。显然,柴继军作为实际执行人,他代表了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的利益,也就是由中国国务院幕后出资运作的代理人,是通过标准的商业化包装对外界进行金元政治渗透的一个环节。

自2011年便担任视觉中国董事长,2015年卸任但仍保留董事席位,并在这期间同时担任IMG大中华区主席兼总裁的朱亚当,来历也不寻常。早在1989年初,朱亚当便受国家科委派遣成为纽约银行家库恩的随身翻译,通过一场和国家队球员的乒乓球赛,成功地将库恩吸纳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同年朱亚当移居美国,与库恩在华尔街重逢,成为库恩为中共在美公关的亲密搭档。 视觉中国的前三大股东:吴春红、吴玉瑞、廖道训,其中廖道训和吴玉瑞是夫妇,吴春红也很可能是吴玉瑞的亲戚。而视觉中国的创始金主、现任法人董事长廖杰正是廖道训的儿子。廖杰、廖道训、吴玉瑞、吴春红等人于2015年又收购了香港上市公司中国智能交通集团。这廖姓又是五百家中的哪一家?耐人寻味。

六四的图片落入这些人的掌握,前景如何,不言而喻。

强盗和流氓发财以后都是要装扮成绅士的。中共在修改历史洗白自己一途,一向不遗余力。一部民国史、一部抗战史、一部内战史、一部镇反史、一部文革史······都已经被中共涂改得面目全非、七零八落。而随着老人逐渐凋零,那个时代的记忆也逐渐模糊,不能不令人扼腕长叹!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有一个世界记忆名录,目的是抢救濒危的人类记忆、保护无可替代的文献遗产。中国在中共的全面控制之下,世界在中共无孔不入的渗透之下,有多少有关中国的真实记忆濒临湮灭的危险!关于六四屠杀的记忆无疑是其中最值得抢救的一个!

所幸六四的见证者大多还在人世,当中共的金元政治手段已经从外交渗透到了商业领域,当中共试图通过合法的商业手段来掩盖曾经的犯罪证据,我们不能袖手旁观。中共越是仓惶隐瞒,我们越是要同心合力,大力推进六四记忆的整理和申遗,因为,我们不能让历史湮灭、不能让英雄落幕、不能让正义尘封!

来源:纵览中国 (博讯 boxun.com)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