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共滥用保证观察:六四学运领袖周勇军刑满出狱 公安拒上户籍走投无路

2015年12月31日 综合新闻 ⁄ 共 158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马铁明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前八九学运领袖周勇军2008年9月被香港警方偷偷移交公安后, 即以莫须有罪名被判刑,今年12月6日刑满出狱。星期四,周勇军接受本台专访时称,他出狱已近一个月,但四川老家的公安局以电脑记录中没有他的资料为由,拒绝给他办理户籍。因为没有身份证,他医病、办理手机卡及就业均受到影响,已经走投无路。

2008年9月,流亡美国的89学运领袖周勇军在香港入境时,被香港警方扣留,并私下移交大陆公安,该案件令香港“一国两制”司法独立受到质疑。其后,周勇军被四川射洪法院以诈骗未遂罪判刑九年,在羁押期间被减刑一年十个月,于今年12月6日刑满出狱。周勇军31日告诉本台,出狱近一个月,家乡四川蓬溪县公安局拒绝为他办理户籍,导致他无法申请身份证,沦为“隐形人”。他说:“我回家乡,按照监狱法和监狱的要求,我在规定的时间之内回老家上户口,他们(公安)说,他们没有任何关于我的原始记录,所以没有办法给我上户口。因为我在八九年,户口迁到学校去了。我的释放证明正本现在还在我手里,不知道交给谁,现在原始档案里也没有(周勇军)”。

周勇军1985年考入中国政法大学政治系。1989年4月,参与北京的学生运动,并担任高校自治联合会主席,他曾与另外两名学生在人民大会堂前下跪,请求当局接纳学生的要求,六四后被捕,直到九一年经过国际交涉获释。其后流亡美国取得居留权,并育有两子。

周勇军说,因为没有户籍,因此不能申请身份证,连看病及找工作都成问题:“坐火车必须要身份证,找工作、买电话卡都不行。到医院看病挂号也需要身份证号码。在监狱头发白了一半,牙齿掉了七颗,眼睛也近视,胃功能衰竭,关节也有问题。现在既缺乏经济上的帮助。找律师受理该案也需要身份证,也就是说没有身份证想请律师,都不受理”。

被问及监狱生活,周勇军说:“我受到的限制要多一些,身边的其他人因为都是刑事犯罪,对我的政策优惠肯定要少很多,包括会见、通信,给亲人电话,还有社会帮助,几乎是没有的”。

在六四事件后,周勇军被羁押数个月,1992年夏天,逃往美国寻求庇护。1998年12月,他从香港偷渡回中国大陆,但在广州火车站被捕,后被以偷越国境罪判处劳教三年,02年再度赴美。08年,他希望回乡探亲。由于申请回国签证遭拒,他透过一家中介公司取得马来西亚护照及假名,成功前往澳门,其后尝试入境香港时,被指所用护照的名字涉嫌一起寄信恒生银行的诈骗案,遭警方扣查。香港警方经过签名对照后称证据不足,将他释放,但香港入境处称,深圳警方有事情要找他谈话,将其转交公安。

谈及这段往事,周勇军透露,香港警方在边界秘密将他转交大陆公安:“没有任何手续,香港警方把我拉到面包车上,当时他们开三辆面包车,我在中间一辆,有二十几个人把我送走,我下车以后,把我往前推,说前面有几位朋友要找你谈话,我一看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当时就用英语骂了香港警察”。

周勇军还说,之前只是听说有香港警察会根据公安的要求,不经法律手续把人秘密交给大陆公安,那年他亲身经历了警察是怎么在边界地区将人移交大陆。周勇军被秘密关押七个月后,由他老家四川射洪县法院以在境外诈骗未遂的罪名判刑。他的辩护律师曾提出中国大陆是否对此案有司法管辖权的质疑。

2012年2月,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反对任意羁押工作组,曾要求中国政府释放被非法绑架的前天安门学运领袖周勇军。并将此案提交人权委员会写入其年度报告。香港人权监察组织总干事罗沃启曾在接受本台采访时称,大陆透过它的影响力令香港执法机关把周勇军押送到内地,令“一国两制”没有实质的保障。这不能接受。

周勇军希望通过本台的报道,让国际社会了解他面临的困境,尽快获得户籍。他说:“诉求很简单,我落户的问题是一个难题,我不认为他们(公安)给我的回答是负责的或正确的。我现在希望相关的中国政府部门相互协调,考虑我的实际情况”。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胡汉强/吴晶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