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征地观察员—血泪控诉:福州市盖山镇暴力征地非法截款拒不公开帐目绑架殴打村民代表

2015年12月29日 综合新闻 ⁄ 共 243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中国民主党员杨素文转自维权网---

(维权网信息员宁原报道)本网信息员今天(2015年 12月28日)接到福建省福州市盖山镇屿宅村村民代表投诉,反映盖山镇政府暴力征地,自1992年开始截留、侵吞各村土地征用资金,自拟一份《关于正确合理安排使用土地征用资金的决议》,据此决议实行了“村财镇管”、镇政府自掌管征地款大权后,还以:发展全镇配套设施名义,凡各村有征地款的每亩都要提取3000元给镇政府一直至今。见《1994年043号文》并以:参与征地工作的名义,凡各村有征地的,每亩都要被镇政府再抽走1万元。见《每份征地协议书》;拒不依法向村民公布征地补偿帐目,不实行国家法律明文规定的村务公开;当村民代表前往各级政府反映情况时,镇政府居然雇佣黑恶势力,绑架、虐待、殴打上访村民代表。今年11月底,当村民代表前往北京上访,竟然遭到野蛮殴打。目前村民求告无门,陷入绝望境地,特希望媒体给予关注!

下面是盖山镇屿宅村村民维权代表的血泪控诉:

福州市盖山镇政府雇凶暴力截访致访民受伤

我们是福州市仓山区盖山镇屿宅村秀宅小组、秀水小组、朱宅小组、联珠小组村民小组长和村民代表,由92年起盖山镇政府为截留、侵吞各村土地征用资金,自拟一份{关于正确合理安排使用土地征用资金的决议}据此决议实行了”村财镇管”、镇政府自掌管征地款大权后,还以:发展全镇配套设施名义,凡各村有征地款的每亩都要提取3000元给镇政府一直至今。见{1994年043号文}并以:参与征地工作的名义,凡各村有征地的,每亩都要被镇政府再抽走1万元。见{每份征地协议书}

 

从94年土地征用算起已二十一年,我秀宅小组、秀宅小组310亩耕地先后被:盖山投资区和东部新城强制征用十批次,全体村民历来只求镇、区政府及土地局公开每个征地项目市政府征地批文、红线规划图并允许村民核对被征地面积范围、但均遭拒绝、2013一2014年因镇政府召集几百人强征耕地还多次酿成土地被强征血案,致多名菜农被打伤。

 

征地款方面:我村各小组由人民公社一直至今,历为经济独立核算单位,虽是管理使用土地的所有者,但我全体村民连村民小组长至今却无法知道各项目被征地面积是多少、红线位置在哪里、征地每亩价格及征地款收支情况和剩余征地款去向、所有征地信息和征地款收支去向均由区、镇政府和市、区土地局及屿宅村委会掌控,从未依法向村民公开过。所有征地协议也均由镇、村主要干部瞒着全村民暗地达成的。

 

对镇政府以执政权侵吞被征地单位征地款和拒不实行”村务公开”行为,我全体村民由2010年起依照我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土地法》《土地法实施条例》之规定,曾无数次集体向各级政府上访,要求村财公开、要求结算历年征地款收支来往帐,但各级政府均相互推诿或不予反馈而了之,为此村民在福建省无数次上访未得处理情况下,曾十二次集体进京上访讨说法、但仍未得丝毫处理’。

 

从2009年起、区、镇政府及屿宅村委会在拒不公开征地真实情况下,为掩盖违法征地行为,怕公开征地款财务,怕村民进京上访影响贪官政治生涯,竟以互联网技术跟踪上访人进京购票信息布置截访,录存上访人手机号码卫星定位截访抓拿上访人。

 

市、区、镇政府为抓拿上访人,在京还特设驻京办,我们每次到京上访,刚下车区、镇政府驻京办干部就带领北京当地黑帮分子几十人,大多数有纹身,他们俩人押我们一人上中巴车,搜去手机断绝与家人联系,搜去身份证不让我们到国家信访局上访。

 

每次被押送旅社,都是分开关在旅社地下室,24小时由俩黑帮分子把门,对70一85岁访民照样一天只给一包方便面充饥,拉尿拉屎多次恳求才放。

 

区、镇对在京正常上访的村民均视以嫌犯对待,仓山区公安分局驻京办截访民警{认人不知姓名}因怀疑访民林东进是访民头头,竟被吊手审问二十小时才放回原关押处、不给吃喝,没有进京上访磨难的村民,根本不敢相信地方政府、公安的腐败官员会如此违法肆虐对待正常上访人。

 

2015年11月27日我村民在多年要求镇、村村务公开和目前举报屿宅村村主任张麟亲属林天福占地案处理无望情况下,我们再次选择集体进京上访讨说法,上访一行八人、其中有屿宅村三个小组村民代表组成、11月28日中午12.30我们到达北京西站,刚下车就看见盖山镇政府驻京办干部郑家国带领20多位陌生青年人,凶神恶煞围过来两人押一人,把我们推上一辆中巴车一起押送回福州,中巴车牌号为{京AN9020} 还没上车上访人手机全部被缴,在车上镇驻京办干部郑家国和十七位打手吃的是上等打包套餐. 而我们八人20多个小时押在车上只给一根玉米棒充饥,访民林富煊年过70患有糖尿病、高血压,因尿急向镇驻京办干部郑家国请求下车拉尿却遭拒绝,为此秀宅小组林东进、访民陈乌吓即向郑家国讲情却遭车上陌生青年人围欧,以致林东进 、陈乌吓脸部、眼部、肋部多处被打致伤,中巴车押送到福州已是29日下午6.30分左右,天已大黑,镇干部郑家国不是把我们送到盖山镇范围、却把我们特地扔在福州新店镇没人走,没车站的地方让我们自己走回去,下车后郑家国才还我们的手机,十七个青年领到雇凶款后便匆匆乘上中巴车回北京,当晚11点访民林东进被打致伤即向盖山所,仓山区公安分局报警,但他们均以管辖权为由、不肯开具法医鉴定证明,不肯受案、叫我们去被控告单位盖山镇政府协调解决,叫我们去北京公安报警。

村民要求征地真实公开、村务公开的合法诉求,村民集体进京上访十二次,饱受威胁迫害,未得丝毫处理,作为失地、失业、无生活来源的村民,上访的证据再确凿、其法律再明摆,实可谓上访无路、控告无门,但愿中国有“清官”能依法惩治地方政府腐败官员非法截访行为, 以维护我村各小组集体财产权,以维护法律赋予村民民主权利和正常上访权利。

被伤害人、上访人:福州市仓山区盖山镇屿宅村秀宅小组、秀水小组林东进、

电话:15880049853 

陈乌吓 林富煊、林天正、林天球、林宝坤、谢云天、官振鼎

                                    2015年12月16日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