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计划生育观察: 中国“黑孩子”的黑暗生活

2015年11月27日 综合新闻 ⁄ 共 1895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杨林帮转自博谈网

(博谈网记者欧阳剑编译报道)据《法新社》11月1日报道,李雪(音)出生在北京,并一直生活在那里。但是,像成百上千万其他被视为违反中国的一胎政策的人一样,从政府的角度看,李雪并不存在。

她没有权利上学,没有医保,没有正式工作。没有出生证明或身份证明,她是一个‌‌‌‌“黑孩子‌‌‌‌”,是她自己祖国的外国人,不能去公共图书馆,不能合法结婚,甚至不能乘坐火车。

她说:‌‌‌‌“我出生在这里,但是我没有作为一个中国人的任何权利。无论做什么,我都被排除在外,都困难重重。在中国,没有任何东西证明我是否存在。‌‌‌‌”

上周,中国当局宣布终结了备受争议的一胎政策。现在,所有的家庭被允许生两个孩子。

通常伴随着残忍的强制堕胎和绝育,该政策已经产生了复杂而持久的影响。

李雪的父母已经有了一个女儿,有合法出生证明,当她妈妈意外再次怀孕时,作为工厂工人的他们便从工厂请了长期伤残假。她说,他们没有想要生第二个,但是她妈妈当时病得太厉害,不能流产。

违法一胎政策的家庭必须要缴纳‌‌‌‌“社会抚养费‌‌‌‌”才能给孩子上户口--共产党中国的最重要的户籍--户口把出生地和一个人的所有重要福利绑在了一起。

当局给李雪定的(罚款)是5千元,远远超过了她父母每月赖以生活的100元,当工厂得知了这一消息后,她的妈妈被正式解雇了。

现在22岁的李雪(从出生后)就一直生存在真空之中。

她在6岁的时候意识到,自己和其他孩子不一样,邻居家的玩伴被送去上学,他们的父母警告他们不要和她玩。

她说:‌‌‌‌“我开始明白,我的生活和我周围的人完全不一样,因为我没有户口。‌‌‌‌”

她的母亲白秀玲(音)接口道:‌‌‌‌“她曾经哭着告诉我‌‌‌‌‘妈妈,我只想去上学!’,但是她去不了。‌‌‌‌”

‌‌‌‌“当她生病的时候,我们只能到邻居家讨一些药。‌‌‌‌”

中国的官方人口在去年年底为13.7亿,2010年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中国有1300万象李雪一样的‌‌‌‌“黑孩子‌‌‌‌”,比葡萄牙的人口总数还多。

李雪年长8岁的姐姐李彬(音),最终教会了她读写。然而,就在别的同龄孩子去上学的时候,李雪每天穿梭着站到政府大楼外,她的父母希望在那里有人能听到他们的请求。

59岁的白秀玲说:‌‌‌‌“我们去了无数次。如果天气允许,基本每天都去,有时候一天两次。‌‌‌‌”

在象征着中国政府心脏的天安门广场,李雪举起了一个牌子,上写‌‌‌‌“我想去上学‌‌‌‌”。

她说,‌‌‌‌“不管我们去哪里,没人理我们‌‌‌‌”。上告同样是徒劳的。

但是,他们的努力的确引来了注意。这家人说,他们承受了十年的警察监视,有几次警察打了她们的父母,其中一次两人(被打的)卧床两个月。

当去年11月李雪父亲去世的时候,便衣警察来到了医院外面。

白秀玲含着眼泪说:‌‌‌‌“她爸爸总是告诉她不要放弃希望。他去世的时候是睁着眼睛走的。他怎能安息?当然不能。‌‌‌‌”

《法新社》周日联系到李雪所在地的派出所,一名警察说:‌‌‌‌“如果她来找我们,我们会给她办户口。‌‌‌‌”

但是,李雪说:‌‌‌‌“在过去的22年里,我听够了政府说这个或那个立法或改革,但是在底层实际上什么也没有改变。‌‌‌‌”

她的妈妈接着说:‌‌‌‌“我们是弱者,他们很强大。‌‌‌‌”

这个家庭住在北京一个共用单元的两间屋里,没有洗手间。

李彬16岁便辍学养家,开始在肯德基打工,后来到一家电子公司工作。

生活的压力让她的婚姻解散了,但是她从来没有对妹妹不满,说对于‌‌‌‌“正常的,合法工作‌‌‌‌”,雇主不会雇佣没有身份证的人。

她说:‌‌‌‌“我们真的很疼爱李雪,因为我们觉得她已经失去了那么多。我们想让她在家里感受到温暖,因为在社会上她从来没有感受到温暖。‌‌‌‌”

李雪暂时在一家愿意不看身份的餐馆找到了一个工作。

她说:‌‌‌‌“这是第一次,我能够以我的能力,而不是身份,被认可,感觉真好。‌‌‌‌”

但是她补充说:‌‌‌‌“这个工作只是暂时的。我的未来,我甚至无法想象。‌‌‌‌”

原文阅读:Dark lives of China's 'black children'

- See more at: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1511/%E4%B8%AD%E5%9B%BD%E2%80%9C%E9%BB%91%E5%AD%A9%E5%AD%90%E2%80%9D%E7%9A%84%E9%BB%91%E6%9A%97%E7%94%9F%E6%B4%BB.html#sthash.EAGbJ0xS.dpuf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