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计划生育观察:一胎化恶果:中国社会道德加速崩坏

2015年11月06日 综合新闻 ⁄ 共 203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赵欣转自大纪元

大纪元2015年11月06日讯】系列分析报导之二

(接上文)

(大纪元记者华德综合报导)中共祸乱人类的一个主要手段就是全方位地打掉人的道德,长期的“一胎化”政策也同样如此。它不仅给家庭和社会带来了方方面面的痛苦和矛盾,还摧毁了中华民族的人伦道德观念和对“礼义廉耻”的认知,导致许多人为了娶妻生子延续后代、为了生存需求而买卖妇女儿童,抛弃了道德底线。更有甚者,亲手遗弃或虐杀自己的亲生骨肉,其冷漠程度令人发指。而在买卖“弃婴”的肮脏交易中,医院和官员成了最大的受益者。

买卖妇女儿童泛滥 很大程度因“一胎化”造成

自古以来,男孩不仅是一个家庭的劳力,更是这个家庭的香火延续。然而,强制性的“一胎化”使众多的家庭失去了生养儿子的机会和权利,这对大多数中国家庭,特别是70%的农村家庭来说是重大的打击。又因为男多女少等方方面面的人为社会因素,使得一些农村地区变成“光棍村”。人们无力反抗这种“人祸”,又无法从心理上接受这种“现实”。由此,一个庞大的买媳妇、买儿女的“市场需求”日渐扩大,其所造成的犯罪问题、伦理问题、家庭分裂问题,成了涉事家庭解不开的死结。

1985年,河南某农村的苏淑凤已是一个孩子的母亲,被熟人以外出打工为由诱骗,卖到了一个根本不知道是哪里的地方,男人姓王,丧妻,有三个孩子。她不从,遭到王某强奸和严格看管。后来她怀孕了,生下一个男孩。想想现状,苏淑凤不敢再回到原来的家,那样肯定会遭到夫家和邻里的唾弃。加之这个王姓男人对她非常好,于是苏淑凤打消了逃跑的念头,决定就跟着这个男人过了。

1996年秋天,苏淑凤随自己的男人到深圳打工,结果男人突发脑溢血死了。她拿着几千块钱的赔偿金回到了这个男人的老家,面对她的是:孩子被王家抢走,她本人变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女,但她没有勇气回到原来那个明媒正娶她的夫家。

2015年10月19日,重庆巫溪郑发燕在被拐卖18年后,在好心人的帮助下,终于回到了自己的老家,见到了思念已久的母亲和哥哥,但父亲却早在2009年就已去世。当年16岁的少女被人拐卖到广东,而今已是5个孩子的母亲,饱经沧桑。

近年来,由于男多女少日趋严重,人贩子开始从越南、老窝、柬埔寨等国把穷困的妇女贩卖到中国,卖给那些娶不到老婆的男人。

每年,中国有上万名儿童被拐卖,给家庭带来巨大痛苦。为了找到孩子,一些被拐卖儿童的家长组织起来,一同努力。他们用失踪的孩子的照片制成扑克牌,四处发放。(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每年,中国有上万名儿童被拐卖,给家庭带来巨大痛苦。为了找到孩子,一些被拐卖儿童的家长组织起来,一同努力。他们用失踪的孩子的照片制成扑克牌,四处发放。(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贩卖儿童 加重中国社会的苦难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网站今年7月27日报导说,中国每年估计有上万名儿童被拐卖,而总部设在北京的非政府组织“寻子之家”估计的数字要多得多。这些孩子有的被卖给他人收养,有的则被买去当童工。很多家长为了寻子,穷尽所有精力和财力,甚至半生的时间。

寻女9年终得见

据《成都日报》报导,今年1月6日,程师傅在好心人的帮助下,终于见到了失踪9年的女儿。2005年10月18日中午,当时在西安生活的程师傅没有在12点到红庙坡希望小学接女儿放学,他迟到了20分钟,从此再也寻不到女儿的踪影。

为了寻找女儿,他跑遍了几乎大半个中国,花光了所有积蓄,还背了20多万元的债。2014年的最后一天,程师傅忽然接到一个热心女子的电话,说一个被拐骗到成都女孩的帖子所提供的信息和程师傅被拐走的女儿程程十分吻合,并转交了女孩的联系方式。

和这个女孩悄悄联系,核实信息后,程师傅于今年1月6日抵达成都,通过微信悄悄将女孩约出。他说:“她站在店门口,我们假装从门前路过,就看了一眼,就是那一眼,我就确认她就是我女儿。”

经DNA亲子鉴定,女孩确实是程师傅9年前丢失的女儿。在这9年中,她已被两次转手,辗转陕西、河南、四川等地。

走遍大半中国 寻子一无所获

孙海洋,在深圳开一家包子店,他的4岁的儿子孙卓2007年10月9日在家门口被人贩拐走,至今毫无音讯。多年来为找孩子,他和家人除了新疆和西藏两地没去外,几乎走遍了中国各地,花费无可计数、耗费的时间和精力让自己和家人备感疲惫。

孙海洋告诉记者,警方不仅对破案不积极,还阻止家长们找孩子,对家长们进行监控,说家长们出去找孩子是在出警方的丑。

大陆财新网今年6月23日披露,从“133个被拐卖儿童案例的实证分析表明,被拐卖儿童基本在6岁以下,买拐人主要以收养为主;有超过50%的案件是亲生父母或家中亲戚所为;被解救儿童仍有近一半不能回归家庭”。

湖南衡阳的张某和王某未婚同居,于2007年生下一个男孩,2008年11月又生下第二个男孩,因无力扶养,以6000元将第二个孩子卖掉。毫无人性的张某和王某决定开始做“孩子”生意。2009年10月,他们的第三个男孩降生,被他们以20,000元的价格卖掉。2012年9月,他们又生下第四胎,又以10,000元的价格卖出。结果,张某只被判刑6年,罚款20,000元。

这是一个很极端的典型例子,但为了生计、为躲避超生罚款、为了报复配偶而卖掉亲生儿女的案例不在少数。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