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黑五类观察:《黑五类忆旧》—我的三个舅舅

2015年08月13日 综合新闻 ⁄ 共 59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孙天星 转自 纵览中国

舅舅家世代为农,临解放时买些田地,盖了几间房子。土改时,外祖父、二舅、三舅被划为地主,房子被没收,人被扫地出门。1960年大饥荒时,外祖父母和二舅先后饿死。大舅之死是我家讳莫如深的话题。隐约听村里老人们说,大舅是被枪毙的。我曾多次追问母亲和三舅,皆不得确答。九十年代我上大学后,母亲和三舅才陆续告诉我大舅之死的真相。

大舅自幼聪明,好学上进,弟兄三人,外祖父只供他一人上学,一直念到大学,加入国民党。大舅毕业后回乡任公职,不久当上乡长。1949年,大舅被捕判刑,50年秋镇反时被拉到乡里学校操场,在群情激愤中“就地正法”。外祖父一家事后才得消息,强忍泪水(反革命家属不得公开表达感情)去收尸。大舅横尸操场边的田埂上,身下一滩血。外祖父把大舅的尸体拉回来,连夜掩埋,不敢留有坟头。大舅是个书生,当了很短时间的乡长,是旧政权最基层的公职人员,不是恶霸,也无命案,更未暴力反抗新政权,却未经审判,被群众大会执行枪毙,真是冤哉。

旧政权的高级官员,大多被制成统战标本,不但不杀,还被安排成政协委员之类。当时定反革命罪非常草率,不经任何审判,乡里某个头子甚至村里小头目都可以决定枪毙镇压反革命分子,往往在学校操场之类开阔地上开个群众大会,就予以正法,滥杀妄杀非常普遍。许多无辜的人被杀,还给亲人留下屈辱的反革命家属帽子。镇反已过去半个世纪,反右、文革都予以平反,至今却仍未给镇反一个说法。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