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民主党计生观察——中国的出路:以议会民主来取消中共的强制计生政策及其负面人口问题(魏京生)

2015年07月12日 综合新闻 ⁄ 共 1989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以下内容由中国民主党计生观察员高聪2014年7月12日转自自由亚洲电台网站

 

中国的出路:以议会民主来取消中共的强制计生政策及其负面人口问题(魏京生)

2014-05-05

英国的金融时报有一篇很好的分析文章,说中国有四大隐患。仔细看来,其实说的是人口问题的四个方面。或者说从四个方面阐述了同一个问题,就是人口政策给中国将来的一个世纪带来的负面影响。作者像西方学者一贯的作风那样,说话比较客气。文章没有指出问题的来源和解决的办法,仅仅只是提出问题、据实描述而已。

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中国的人口问题纯粹是共产党的政策造成的,是人为的灾难而不是自然增长停滞的问题。欧洲和日本的人口增长率下降以致于停止,属于自然增长停滞的问题。虽然其中也包括文化和生活习惯以及生育观念等等原因,但不是政府人为干预的结果。仍然可以说是自然因素造成的人口下降。

中国的问题不同,中国是未富先老。欧洲和日本是人均收入进入富裕水平的前后开始老龄化,开始产生劳动力短缺。而中国却是在人均收入只有人家五分之一,甚至十分之一的时候,就已经迅速地进入老龄化的阶段。老龄化的发展速度远远超过了欧洲和日本。

人口的发展速度有一个二十年到四十年的滞后期,也就是一到两代人的时间差。上推到四十年前,正好是七十年代。也就是中国开始实行严厉的计划生育政策的时代。为什么中共在在五十年代鼓励多生多育,到七十年代就一反常态奉行严厉的计划生育呢?

熟悉那个时代的老人们都知道,那个年代正好是文化大革命搞得一塌糊涂,民生凋敝,民怨鼎沸。中共需要找一个替罪羊,找一个推卸责任的借口。于是周恩来就给毛泽东找到了这个方便的借口。说法是因为中国人太多了,所以平均收入就比较低,大家少安毋躁,把人口降下来,收入不就可以提高了吗?

共产党从来就很懂得如何欺骗老百姓。一般老百姓总是习惯按照身边的规律来思考问题,所以就觉得:对呀,假设钱就是这么多,人少了不就可以多分点儿了吗?就这样亿万愚民们就跟着他们伟大领袖的指挥棒起舞,把愤怒和希望都寄托在人口减少上边来,忘记了共产党的滔天罪行。

直到现在,还时不时地能看见西装革履带副眼镜的精英们,咬牙切齿痛不欲生地感叹说:嗨,中国就是人太多了,不然。。。可见不但是愚民,就是精英们也不经常使用自己的脑子,他们的脑袋也时不时长在别人的脖子上。

人口多就应该穷吗?好像不是这样吧。美国人口够多了,不是也很富而且是这个世界上最富。而非洲的众多穷国倒是地广人稀,有时人口还不到中国的一个县,为什么也很穷呢?

眼镜们又辩解道:你看看王府井满大街的人,人口密度太大。人多不好养活呀。再加上咱们中国没有基督教文化,只有落后的亚洲价值观,所以就是不行嘛。可是日本、台湾、韩国和新加坡也是亚洲价值观,人口密度还远远超过了中国,为什么就不穷呢?

说到价值观,共产党才真的是一个邪教。而且还就是在这个邪教的治理下,中国才变成世界最穷的国家之一。大家回想一下文革时的早请示晚汇报,向伟大领袖请罪等等仪式,好像不是什么其它宗教吧,是学基督教的邪教分支。如今虽然把共产主义的宗旨改革成了资本主义,但邪教的集权性质没有改也不许改。正是这个政教合一的宗教专制的性质,决定了许多事情就不可能办好。

例如刚才谈到的计划生育政策就很难改。按理说骗完老百姓见好就收吧,为什么几十年如一日能坚持到现在呢?因为邪教的政策就是教义,一旦定下来就不能改。而且这个教义里边包含了很大一批人的利益,改教义就是改利益分配。这在所有的邪教里都是一样的规律;既是观念上的思维定势,也是利益上的不可剥夺。三人成虎,这个不是道理的道理也就这么延续下来了。

计划生育的第一个二十年,后果还不是那么明显。七十年代以前的生育高峰期出生的人正是年富力强,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廉价劳动力。问题是第二个二十年,中国还没有进入到不依靠廉价劳动力的阶段,就已经开始未老先衰了。养老的比例甚至超过发达国家。人口因素不但会阻碍经济发展,而且已经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

西方国家是靠技术创新、提高劳动生产率来抵消人口因素。一党专政可以做得到吗?答案是明显的,习近平就是做梦也不可能梦到。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亡羊补牢,立刻取消强制计划生育政策,甚至鼓励生育。

但这个效果也要至少二十年之后才能明显看到,同时还要得罪一大批靠强制计划生育政策收取外快的基层党员。最多不过十年任期的习近平,会为了二十年后才见效的事情,为他人作嫁衣裳,而且还要得罪人吗?我估计他没有这么高尚的品质。

解决人口不平衡造成的经济和社会问题,不是一两年就可以见效,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但是在不讲道理的专制政治环境下,确实不可能。只有在人民有控制权的政治环境下,在凡事都可以商量的环境下,才能够从各个方面下手解决或者说缓解和抵消人口因素的负面影响。这种政治环境就是所谓西方式的议会民主。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发现更好的方式。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