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强制堕胎观察:杜绝野蛮计生须斩除体制根源

2015年05月25日 综合新闻 ⁄ 共 3568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陈强转自博讯网

来源:腾讯评论·今日话题

导语:山东临沂兰陵县被曝为控制超生比例摊派“流产指标”,再次引发对野蛮计生的关注。在2015年全国上下乃至政策制定者都对计生越来越有看法,政策也松动之际,临沂为什么还会发生这样的现象?深入梳理就会发现,这种现象有很深的体制根源。不斩除根源,野蛮计生是终结不了的。

山东临沂兰陵“摊派流产指标”

难解的疑问:政策明明在松动,为何野蛮计生越来越激烈?

又是山东临沂,又是野蛮计生。临沂跟野蛮计生扯上关系,早已不是第一次,多起事件引发全国关注,如去年底发生的“非法拘禁超生户”事件,当时临沂有关部门曾宣称要“对计划生育违法行政粗暴执法行为决不姑息”。没想到不到半年,临沂野蛮计生又引发全国关注——这次是“摊派流产指标”,基层干部争相购买“流产指标”,极具“创新”精神,难怪上了新闻。

检索新闻,这不是近期临沂计生的唯一怪象,野蛮计生的痕迹依然随处可见。5月19日,据“临沂微资讯”,有网友透漏:临沂兰山区枣园镇一民宅一周被计生委砸了两回。更早几天,一段“山东超生户家属被打骨折,诉说被带走过程”的视频在网上流传,一名超生户的岳父声称“在家中被人拉到车上,并在车上至少被4人摁着头殴打,疑似被针扎一般”。这位男子还称,因为被打急了就咬了对方,而对方则放狠话说“到了地方让你知道厉害。”当晚,他又被带到一家宾馆,并有两人看管,早上趁两人睡觉的时间偷偷跑了出来,男子身上被打多处骨折。计生办主任称此事是村干部所为。

这些野蛮计生的事实,如果发生在几年前,可能人们不会感到太奇怪。但发生在2015年,可能会让很多人大惑不解,明明国家已经开始实行单独二胎,计划生育政策松动,多地开始鼓励生育——为何临沂还会发生这样的现象?如果说,野蛮计生是为了征收社会抚养费,这还好理解,毕竟有很切实的利益。但不许超生、摊派流产指标、甚至强行引产,这目的到底是啥呢?对于摊派流产指标这事,县里声称“县卫计部门从未给乡镇、村居下达过流产指标”,这又是不是真的呢?

梳理当地各级政府的相关文件通报,答案不难找到。

梳理政策脉络,可以发现野蛮计生在当地的体制根源

●为提高各种指标“人均水平”,省里要求“提高合法生育率”

对于这次“摊牌流产指标”,兰陵县官方回应了原因,“该县是人口大县,多年来,计划生育基础比较薄弱,合法生育率不高”,因此为了“提高合法生育率”,才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提高合法生育率”是什么意思呢?可能不少读者看到这会感到很奇怪,以为“提高合法生育率” 是因为如今生育率太低,因此指鼓励丁克家庭、或者享有二胎资格的家庭进行生育。但实际上完全不是这个意思,“提高合法生育率”实际上是要“降低违法生育率”,降低超生数量,争取让所有的新生人口都是符合政策规定的。

然而有意思的是,搜索“合法生育率”这几个字,会发现,几乎所有与这个提法有关的新闻都是来自山东,如“济宁晚报《我市合法生育率 高出省标准4个百分点》”、“邹城市北宿镇‘四举措’提高合法生育率”等等。为何只有山东有这个提法呢,这是因为山东省政府有这个提法,下发到各个市县就广泛用这个说法了,而别的省份几乎看不到“合法生育率”这个提法。

而山东省政府为何有这个提法呢,在山东省政府的“解读《山东省人口发展“十二五”规划》”可以找到答案。山东省认为,山东的特点是“人力资源素质不适应、人均占有水平低,大而不强”,“2010年山东GDP总量居全国第3位,人均第7位;财政收入总量第6位,人均第22位”,“2009年山东人均受教育年限8.25年,低于全国平均水平;2010年大专及以上人口比例为8.33%,低于全国8.39%的平均水平;每10万人在校大学生数2153人,位于全国第12位”,“因此,人口过多、增量过大仍是我省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制约因素”。

这就是为什么山东如此重视人口问题,因为过多的人口让山东的政绩不好看,执行计划生育就成为该省的重中之重,这份解读继续提到,“2001-2008年,受多种因素影响,我省局部地区出现违法生育反弹,稳定低生育水平面临反弹的现实压力。全省先后有59个县合法生育率一度低于85%,全省合法生育率最低降至83%左右,出生人口性别比持续偏高,最高升至120.2。全省工作发展很不平衡,占全省总人口43%的西部六市违法生育占全省的80%以上,成为制约人口发展和人口计生整体工作上水平的突出问题。”

于是,近几年来,山东省各地人口工作都紧紧围绕“提高合法出生率”来进行。

为鼓励人们少生,临沂给自愿放弃生二胎指标的夫妇发放奖金

●市里执行省里目标,就是落实“人口目标管理责任制”

在中国,跟“政绩”密切相关的政策,大多都执行得很好,方法也不难,只要规定好考核目标,再一级一级督促,就可以实现目标。

为了达到人口目标,设立的制度就是“人口目标管理责任制”。2013年,山东省委、省政府与各市签订新一轮“三年人口和计划生育目标”,成为“人口目标管理责任制”的核心内容,而今年正好是第三年,即考核大年。这个考核目标的全貌还不清楚,但从执行情况来看,是相当苛刻的,如在枣庄,2014年的合法生育率,比2013年提高了4.5%;临沂2012年合法生育率是86.4%,2013年提高到89.4%。要知道,生育行为是有惯性的,一年提高这么多比率,推动执行力有多大可想而知。

那怎么推动执行呢?各种大会小会,各种通知文件,梳理当地跟人口有关的新闻文件,就可以感受到这种执行力。最能体现“力度”的,则是山东各地每年都会召开的“人口和计生奖惩兑现大会”。官方对这个奖惩大会的重视程度非常高,以2014年的临沂奖惩大会为例:

“奖惩兑现大会采取电视直播的形式,市里设主会场,各县和临港经济开发区设分会场。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张少军作重要讲话······市直各部门、企事业单位主要负责同志和计生专兼职人员等1200多人在市主会场参加会议。会议授予15个县区‘2013年度完成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目标责任奖’称号,发放奖金150万元;对40个乡级单位发放奖金200万元;对24个市直履职部门、60个县区直主要履职部门予以表彰。给予6个乡镇(街道)重点管理,3个乡镇(街道)黄牌警告,3个乡镇(街道)工作警告。”

奖励倒在其次,但受到惩罚可是吃不消的,官员受到工作警告,仕途就堪忧了。

山东某县“人口和计生奖惩兑现大会”

●执行目标到了紧迫时,县里就要求“不达目标摘乌纱”

而到了区县一级,落实人口目标管理的措施就变得更为具体,比如排查时要求“采取村不漏户、户不漏人,人不漏项的方式拉网式进行核查,做到横到边、纵到底”,提到的惩罚机制也变得更为严厉。随着考核目标的临近,相关文件的措辞越来越严。

就以发生“摊牌流产指标”的兰陵县为例,兰陵是当地“合法生育率”比较低的地区,给当地今年定的目标是75%以上,但既然是拖后腿的地方,可以推测这个目标实现起来并不容易。今年1月,当地计划生育工作会议说的还是“坚持孕前型管理为主,把预防违法孕育作为首要任务。”“把计划生育工作成效作为考核乡镇、部门单位工作实绩、干部政绩和奖惩任用的重要依据。”而到了4月,新的计划生育工作会议口径就变成了“要千方百计提高合法生育率”——“千方百计”,几乎等于暗示可以不择手段;“采取有效措施,落实意外妊娠补救措施”——完全不提是否要孕妇自愿;更绝的是,“合法生育率低于考核目标5个百分点或出生人口性别比严重超出正常值的乡镇,乡镇党委书记、乡镇长、分管副书记、分管副乡镇长、计生办主任一律免职”——达不到目标就掉“乌纱”。说的如此明确,野蛮计生的出现岂不就理所当然?县里确实没说要“摊派流产指标”,等到村镇里执行时,不就自然而然有了这样的应对措施?

要终结野蛮计生,就必须斩除这种体制传导

终止野蛮计生之难,很多人归结为,一旦放松政策,会“动摇几十万计生工作人员的利益”,利益因素在其中到底占了多少,暂且不说,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其中不仅仅只有利益的因素。梳理从山东到临沂到兰陵的相关情况,我们可以发现,野蛮计生的产生,是与整个体制传导息息相关的,没有省里“提高合法生育率”这个目标,没有一级一级反复强调反复考核,没有“不达标一律免职”的威吓政策,又怎么会出现计生委夜闯民宅、摊牌流动指标、非法拘禁超生户等种种乱象?

所以,不管再怎么宣称对“计划生育违法行政粗暴执法行为决不姑息”,若不把乱象产生的体制根源找到并解决,野蛮计生是不会终止的。

结语:北上广深的官员、媒体、民众都在呼吁想办法提高生育率,而同时在山东的一些地方,当地官员想的只是“提高合法生育率”,这真是两套完全不同的话语体系。野蛮计生在某些地方就是活生生的常态,对于这种现象,人们应当予以更大的谴责和关注。

(Modified on 2015/5/24) (博讯 boxun.com)
431201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