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暴警观察

2015年04月19日 综合新闻 ⁄ 共 2752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中国民主党党员陈学永转自

潍坊市利用地痞流氓暴力拆迁引发命案
中国网•山东2014-12-08 15:56:23

  2013年9月25日15时左右,在山东省潍坊市昌乐县乔官镇丁家山村,在拆迁协议未达成,多次威胁未果的情况下,村委委员丁炳礼、丁月臣和丁月生雇佣地痞流氓20多人手拿棍棒强行闯入丁汉忠家中对其进行殴打强拆,在殴打过程中丁汉忠拿起农具镰刀愤起自卫,导致两暴力拆迁人员受伤,后抢救无效死亡。

2014年8月5日,丁汉忠代理律师收到潍坊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丁汉忠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赔偿两暴力拆迁人员丧葬费4万多元。村委委员丁炳礼、丁月臣和丁月生以及雇佣的地痞流氓20多人依然逍遥法外,没有被追究任何的刑事责任,绳之以法,,请问,是谁直接造成了今天这样的结果?

拆迁补偿款未达成一致。

要拆迁的房子为六间分为东西两院,西边三间为丁汉忠所有;东边三间归丁汉忠母亲李美香所有,13年前经丁汉忠父亲丁兆荣同意归丁汉忠居住,在此期间一直由丁汉忠对其维修和装修,并对两个院子的隔墙打通,东门堵死,留有一个门口。其中,村委在对拆迁补偿款进行核算时,未对房屋的维修成本核算在内,由此产生纠纷未达成一致意见。

二、村委雇佣社会流氓地痞强行进入丁汉忠家中对其进行殴打强拆。

2013年9月25日15:00左右,丁汉忠儿子丁超看见院子东边停着一台挖掘机,就出去看看咋回事,看到村委成员丁炳礼指挥一群地痞流氓利用挖掘机就开始挖房子,丁超就上前质问,丁炳礼说:“不用管他们。”然后,其中几个人就把丁超推到一边。丁超拿出手机开始拍照片记录他们强拆证据,他们不让丁超拍照,并把丁超按倒在地,说再拍照片就把丁超手机砸了,丁超为了保护仅存的几张照片,就假装没拍到,说:“不拍照片了,你们放开我”并挣脱他们的控制回家了,丁超挣脱后回家跟爸爸说有人在拆我们的房子(当时就我们两人在家),丁汉忠打110报警3次(通话时间为2分多钟)想通过正规的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同时打电话让正在农地里忙农活的妻子和舅子回家。丁超在自家的院子里正在拍照片,记录家里发生的强拆情况,一会家里进来20人左右,丁超质问他们:“你们凭什么到我家来,请你们出去,你们这是私闯民宅。”他们不管这些其中两个人在院子里推拉丁超并把丁超摁倒在地上,然后又拉到距离家有点远的地方去并把丁超摁倒在地,阻止丁超拍照片及打电话报警,记录和举报的他们的违法行为;一会有人喊出事了,他们就往丁汉忠家跑,丁超也趁他们下神时挣脱开跟着跑进去,到家时看到爸爸浑身是血在院子中间站着,身上有明显的打斗的痕迹,身上沾满泥土,地上也躺着满脸是血的一个人,丁超就抱住爸爸了,然后跟进来好多拿农具和木棍等的人,打算继续打我们,丁超就拦着不让打,一会丁汉忠的妻子和舅子回来了,跟丁汉忠舅子认识的人冲出去了,其中一个人(后来知道是其中一个死者黄国厚)向我爸扔了一块砖头,丁汉忠舅子手里有把镰刀,丁汉忠夺过去了,向他们抡了一下,把他们赶出大门口,丁超也跟出去拍了几张照片并看到西边躺着个人,但没见到血,然后就关上门想阻止他们进家里来继续殴打自己一家人。一会从东墙翻近四五个带棍子和砖头的人,也有人拿着各种农具从被砸开的大门冲进来,丁超就拖着丁汉忠和丁汉忠妻子及舅子想进屋里避开他们的殴打并为警察的到来争取时间,可是还没到门口他们围住丁汉忠家人,丁超说:“打了110和120了,等警察来处理就行”,以此来镇住他们,并继续往正屋里子退去。然后丁汉忠的妻子把丁超和弟弟拦到正屋里免得被殴打,先把丁超推进了屋子,丁汉忠的舅子还没来得急进屋就被他们堵在外面,后来退到屋子里来,丁汉忠的妻子在把丁汉忠拖到屋门口的时候见到一个人拿个砖头朝丁汉忠扔过来,丁汉忠被击中,一下子躺在了屋门口,丁汉忠家人想出去就救丁汉忠回屋里来,一会外面有车来,强拆的地痞流氓就往外跑,恐惧使丁汉忠一家人没敢出去,看到是警察来,丁汉忠的家人才稍稍安下心。

在此之前,村委成员丁炳礼、丁月臣和丁月生等人多次到家中进行威胁,其中丁月臣更是扬言要收拾丁汉忠(有录音为证),之后多次由黄兆恩(当地供电所长,地痞流氓纠集者)在电话中进行威胁。

丁炳礼等雇佣的地痞流氓有王鹏(南音村)、刘文(南音村)、王易阳(南音村)、刘晓晓、黄有能、黄国厚、黄中太、黄祈军……

丁汉忠53岁,身高不足1米7,体型偏瘦,在多人围攻的情况下,砍伤的两个人在1米8左右,而且体格强壮,他们是黄国厚、黄中太。

三、案发后,当地政府的种种行为让人费解。

疑点一、案发后,当地公安局只将丁汉忠逮捕,并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关押在昌乐县看守所,而雇佣地痞流氓村委成员丁炳礼等人至今未进行相关控制,并且参与暴力打砸的地痞流氓至今逍遥法外;当时的出警人员故意将我手机里在现场拍的相片删除,万幸的是,我还保留了其中一部分,当地政府到底想掩盖什么?

疑点二、昌乐县移动公司及联通公司将丁汉忠等人注册登记手机卡身份证号码进行了篡改,并且将案发后拨打110报警的通话记录删除,导致没有打110报警电话记录和打120救人记录,公安局以此为借口拒绝承认自首情节,至于是哪方有权力安排移动公司这样做?

疑点三、两暴力拆迁人员死亡后,听说当地政府动用拆迁工程款100万元对死者进行了赔偿,当地政府为什么要对死者进行赔偿?跟死者是什么关系?拆迁的工程款可以这样随意支出吗?谁给当地政府这样的权力?而且听说政府对每个拆迁户的工程预算为10万元,为什么我们的拆迁补偿仅仅二万余元,其余的钱用在了何处?!

疑点四、案发后,不顾丁汉忠的伤势对他进行连续的疲劳审讯,引诱他按照公安局定好的路子走,由原先暴力拆迁者先拿铁锹把丁汉忠的头铲破,丁汉忠为保护自己安全才愤起反击到丁汉忠先把人砍伤,他们才拿铁锹铲的人,扭曲事实的真相,并以此拿到给他定罪的证据,为什么要这么着急的连续疲劳审问?为什么监控显示的时间与笔录反应的时间不一致?

疑点五、2013年9月14日和2013年9月22日,丁炳礼等人趁丁汉忠及家人不在的情况下分两次拆房子。2013年9月14日,丁汉忠从农田里回来正好看到他们拆房子所以就打过报警电话,派出所所长王力带队出警,他们来了之后,拆迁人员反而变本加厉;2013年9月22日,丁汉忠去县信访局反应情况,回来时发现他们在拆房子,所以基于以上事实就未存在通知与协商这一说?

疑点六、此次拆迁的合法性令人质疑,判决书上说复垦,之前复垦的都是荒地,没人种,就在村子的中间搞出一块空地,就是复垦吗?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弄虚作假,骗取国家的财政补贴?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我们村一边在耕地里建房子,一边拆房子搞复垦,这又是为什么?

请纪委彻查在此次强拆和判决的过程中是否有公职人员的失职、渎职行为,维护政府的权威和司法的公正性。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