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黑五类观察:《黑五类忆旧》—我的老师和同学

2015年04月10日 综合新闻 ⁄ 共 1361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孙天星 转自 纵览中国

教我们音乐课的赵老师,白白净净,温文尔雅,是50年代从天津来大西北支边的知识青年。赵为人单纯直爽,教学认真,深受大家爱戴,可是文革不久却被枪毙了,罪名是偷听敌台。

枪毙赵老师那天,看的人很多,我也去了。他被打倒在河滩里,尸体放了几天没人管。后来他家来了一个老汉,据说是赵老师的父亲,跑前跑后请当地农民帮忙,可农民怕惹事,不敢出头帮他,老汉急得直哭。看见儿子的尸体没哭,这时却急哭了。折腾了几天,河滩里赵老师的尸体不见了,不知道埋到哪儿了。

教语文的张老师,有一天被抓了起来,罪名是写了一部中篇小说,犯了现行反革命罪。这小说大家都没看过,不知道写的什么。人家说反革命就是反革命,这是不容辩解的。张老师被抓后,公检法下发材料,让老百姓进行民主讨论、民主判刑。材料后面有一句“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大家据此认定张老师必死无疑。

张老师的爱人(是我们村的人)抱着一线希望,哭着跑到会场,哀求大家口下留情。讨论的结果上报后,张老师还是被杀,不过不是立即执行,是死缓。一个住队干部说,死缓是我们国家特有的十分仁道的刑律,搁资本主义国家,这样的犯人早就枪毙了,哪有死缓一说,说得大家都喊起“毛主席万岁”来。

范同学比我高一级,属于保守派。造反派对头是一个姓王的同学,瘸腿,满脸横肉,飞扬跋扈,凶恶得不得了。有一天,范同学心血来潮,在一张纸上写道:“同学们,听我言,不要跟着老狗转,要好好听你爷爷的言。”老狗指王瘸子,爷爷是范自称。

王瘸子的一个奸细立即拿着这张报纸去告密。告什么?那张报纸上有一篇社论《紧跟毛主席伟大战略部署》,范同学写的“老狗”二字与“毛主席”三字连在一起了。这案情实在太重大,保守派不但不敢保范,为了自保,反而马上开会批斗他。为了表示自己的革命性,保守派的同志们下手更狠,将范打得趴在地上起不来,又让造反派架去继续批斗。

群众专政之后,范同学被送交公检法。一个星期后,范同学疯了,嘴上老在说:“我没说毛主席是老狗!我没说毛主席是老狗!”公安局见是个傻子,也不抓了,说继续群众专政。斗来斗去,群众也觉得没意思了,就把他送到所属的生产队,让贫下中农继续专政。范家有人在生产队当干部,不久把他弄到煤矿当工人。他被安排看管一个废品库房,嘴里仍不时叨叨“我没说毛主席是老狗”。人常说,倒霉的人走到蜜州也不会甜。有一次,一辆汽车倒车,范某傻愣愣地跟在后面看,竟被汽车撞死了。死就死了,家里人也没说什么,叫司机买口棺材埋了完事。

我还有一个高年级同学,姓陈,那时刚开始批判刘少奇,但又不能提“刘少奇”三字,只能用“中国的赫鲁晓夫”代替。陈同学无意中在毛主席画像后面写了句“打倒中国的赫鲁晓夫”,成了现行反革命。群众专政期间,陈被打得遍体鳞伤,哀求道,还是对他实行无产阶级专政(送监狱)吧。造反派答应了他的要求,将他送到公检法。公检法根据公安六条,判了他八年刑。

坐满八年,陈获释回山沟老家务农,文革结束后得到平反。公家发给他五百块钱补偿金,他激动得热泪盈眶,双手捧着钱,一个劲地高呼“共产党万岁!”这时候毛泽东已死了,如果毛没死,他肯定还会喊“毛主席万岁!”拿到钱的当天,陈将钱捐给大队党支部,并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入党申请书。后来他不仅光荣地加入了共产党,还担任了大队党支部书记。陈当官不几年,查出患了癌症,已是晚期,不久就死了。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