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黑五类观察:《黑五类忆旧》—口号岁月

2015年02月22日 综合新闻 ⁄ 共 139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孙天星 转自 纵览中国

文革初,中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发射成功,《东方红》乐曲响彻太空,举国欢腾。这一天,建筑学院召开庆祝大会,主持会议的谢要武振臂领呼口号:“热烈欢呼我国人造地球卫星爆炸成功!”全场群众也跟着喊,可是喊至“卫星爆炸”,觉得不对,只有阶级敌人才希望我们卫星爆炸,于是谢要武当场被宣布为现行反革命分子,送进牛鬼蛇神队伍。

谢要武的儿子谢红兵,在学院的附属学校读书。红小兵头头找到他,要他和反革命爸爸划清界线。谢红兵在会上无情揭发和彻底批判爸爸的反革命罪行,举起小拳头喊“打倒我爸爸”,全场不懂事的小学生也跟着高呼“打倒我爸爸”。这下完了,学校的红小兵头头说他“哄骗广大红小兵战士称现行反革命分子为爸爸,恶毒之极,真是老子反动儿混蛋”,勒令谢红兵当场脱掉“红小兵”袖标,命他天天打扫学校卫生。

丈夫和儿子都因喊口号被关,急坏了谢要武的妻子冷梅,四下求人说情。学校工宣队里有位队员,是冷梅的同学,上学追求过她,那时她骂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现在人家是有权有势的工宣队员,冷梅只好硬着头皮去见他,求他放自己的丈夫和儿子一马。

这位同学见昔日的梦中情人求到自己脚下,一本正经地说:“这事不好办。不过看在过去同学的份上,我试试吧。”此后,他总往冷梅家跑,冷敢怒不敢言,为了丈夫和儿子,有泪只能往肚里流。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工宣队发现此事,要开他的批斗会,让冷梅上台揭发。工宣队长说,只要冷梅揭发得好,就可以解除对其丈夫和儿子的专政。冷梅又羞又恨,上台后光张嘴不知该说什么,工宣队长急了:“不发言喊句口号也行。”受此启发,冷梅突然举起右手,喊“打倒工……”,后面的“宣队员”三字还没出口,冷梅就停住了,头上冷汗直冒,心想,好险呀,我也差点成了反革命。

工宣队长见状,问:“你要喊什么口号?”“打倒工贼。”冷梅急中生智。“对,他就是工贼。”然后工宣队长带头高呼:“打倒工贼!”全场群众跟着高喊:“打倒工贼!”工宣队长意犹未尽,又问冷梅:“工贼还跟你说过啥?”“他说过要给俺买一件的确良花衬衣。”队长气愤地攥起拳头喊:“要他买!”台下的群众也亦步亦趋跟着喊:“要他买!”

————————————————————————————

补白:一天早晨,突闻高年级一个叫梁梦溪的同学昨天半夜被县革委会抓走了。几天后,学校召开公审大会,宣布判处现行反革命分子梁梦溪有期徒刑15年。梁平时学习特别好,其他各方面表现也很好,因动手能力强,尤得物理老师刘的赏识,是刘老师组织的无线电兴趣小组的成员。他们这个小组的成员,个个都能自己组装收音机,还经常帮邻居、同学修理各种小电器、有线广播喇叭等等,是个很受欢迎的小集体。因接触收音机较多,梁梦溪无意间听到了美国之音、BBC、莫斯科的广播。若是自己偷偷听,可能还不会惹那么大的麻烦,梦溪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按照广播里提供的地址,给美国之音发信索要节目时间表!梁梦溪至少被关了5年,后来我上大学,他得到平反。他不属于文革运动造成的冤假错案,复查的时间相对较晚。出狱后,梁梦溪还是用自己的专长开了一家电器修理部,赖以为生。

————————————————————————————

补白:上海一个作曲家,采用越剧曲调谱写一首歌,歌颂江青,可是江青不喜欢越剧,曾说过越剧是靡靡之音。该作曲家马屁没拍成,反被打成反革命,因为“用江青反对的曲调歌颂江青,就是污辱江青,就是攻击无产阶级司令部”。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