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民主党网络自由观察:乔木:网络管制不断地失去年轻人

2014年12月10日 综合新闻 ⁄ 共 1338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中国民主党党员徐田 转自博讯网

不让上网,只有上街,人总要表达交流,这是封锁网络的教训。

最近台北当选市长柯文哲在中国大陆非常走红。人们感叹他既非官二代,也非富二代,无党无派,就一个医生,能在复杂的台湾选战中,战胜国民党和民进党两个虎狼,拔得头筹。他到底有何过人之处?

网络上流传着很多柯文哲的演讲和段子,有谈生死的:「我在医院巡房的时候,突然悟到,人生的结局只有两种:插管和不插管,但都是死」。

有谈人生的:「我在厕所里面,看着大便,突然悟到,花了9000元台币在高档餐厅制造出的东西,和平时在台大医院地下餐厅70元自助餐的产物,没有差别。人生的荣华富贵不过就是一坨大便」。

当然更多的是谈政治,超越党派的政治:「意识形态的高墙就要倒下,这是一个人民当家作主的时代。在我任内,公务员不必服务于政治与政党,只需要全心全力服务于台北市民」。

柯文哲出身庶民,他的竞选也主要是普通人,特别是热衷网络和社运的年轻人的支持,因此他在获胜感言中说:「乡民力量的展现见证了网络世代的强大,无论是在线捐款、理念传播、活动募集,这都是一场网络主导的选战。从白衫军到太阳花学运,公民运动造就了台湾新政治的来临。」

与此相关的是,他在谈到两岸关系和未来变局时,有一段很有意思的话:「在台大校园立块『台湾独立』的牌子,没有人会理你。上面写『两岸统一』,也没人会停下脚步。但如果写:『全校禁止使用网络』,肯定会引起暴动。所以统独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是假议题。我去过大陆十几次,年轻助理一路上都赞美大陆,但发现上不了Google、Facebook之后,对大陆的看法就变了」。

这段话说明,作为社会变革主要力量的年轻人,其实对宏大政治没有那么热衷,而是更关心网络权益和与此相关的生活方式。

香港的占中事件,台湾的太阳花学运和此次选举,有人认为大陆政府正在失去港台的年轻人,特别是政治上的自以为是、技术上对互联网的控制。其实对大陆的年轻人何尝不是如此。

为了维护一党的统治之利,在全球信息共享时代,对互联网的野蛮隔绝,肆意的删帖销号,对内容的严格审查,对网民的监控抓捕,正在招致越来越多年轻人的不满。他们中的许多人思想活跃,想获得新鲜平衡的信息;还有些人对政治并没有那么热衷,上网只是为了相互联系、自我表达、娱乐、网购、信息消费,但是也一样受到各种网络审查、管制和防火墙的阻隔。

防火墙越筑越厚,除了屏蔽海外中文网站,连普通人看不懂的《纽约时报》网站、国际流行的WordPress博客平台也被封杀,更不用说影响广泛的Twitter、Facebook和YouTube三大社交媒体。而且不断出台新的措施:网络禁播外国影视、限制使用网络语言、全力推广所谓正能量。

但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埃及的教训表明,封锁网络会让局势更糟。开始的时候,只是少数人在街头抗议专制腐败,多数人则在网上牢骚抱怨,发泄对社会不公的不满。穆巴拉克政权害怕这种情绪越演越烈、危及统治,于是关掉社交网络。因为不能上网表达诉求、娱乐网购,激起更多的人走上街头抗议,包括许多宅男淘女。上街的人越来越多,政局由此变换。

不让上网,只有上街,人总要表达交流。这是封锁网络的教训,也是限制传播的悖论。时代的进步和各国的教训一再表明,统治者愚民的最终结果是,让自己愚蠢地成为历史的笑话。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