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共欺诈观察:湖南湘江流域重金属砷超标达715倍 官方暂无表态

2014年12月03日 综合新闻 ⁄ 共 1447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姜洪波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湖南民间环保组织历时两年,对湘江流域的10地市的上百个土壤、稻谷等样本进行调查后发现,流域土壤及河床的重金属砷超标达715倍。目前湖南官方对此还没有表态。

中国官方《人民日报》旗下的《经济周刊杂志》日前刊文称,湖南民间环保公益组织“长沙曙光环保公益中心”(以下简称 曙光环保)11月14号在“重金属污染防治论坛暨农田水田重金属污染防控研讨会”上公布了他们的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调查。

调查结果显示,郴州三十六湾矿区甘溪河底泥中,砷含量超标715.73倍;郴州三十六湾矿区甘溪村稻田中,镉含量超标206.67倍;岳阳桃林铅锌矿区汀畈村稻田铅含量最高值达1527.8mg/kg(即每千克含有1.5克),超标5.093倍。这是湖南第一份湘江流域重点工矿区重金属污染调查结果公布,官方对此暂无表态。

砷最为人熟知的是其氧化物砒霜。砷会从地层渗析到地下水,长期饮用砷超标的地下水,容易罹患饮水型地方性砷中毒,严重者还可致肺癌、皮肤癌等癌症。

四川维权人士黄琦12月2号晚间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在中国大陆,砷超标现象绝不只在湖南湘江流域,近年来,他接到过来自浙江、河北等多地民众关于当地砷污染的投诉。

黄琦说:“2008年5月24号,我们发布了一篇有关河北大八县砷、锝严重超标的村民投诉信, 很多村民借钱治病,有一位村民的女儿叫冯亚楠,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

黄琦表示,最近十几年来,中国环境污染越来越严重,对于企业污染造成的沸腾民怨,当地政府大都站在企业一方,打压民众。

“这种重金属企业往往是暴利企业,和当地公检法、环保、党政部门都有非常密切的利益往来。所以发生类似污染事件后,政府一般都不会保护老百姓合法权益的手法,而主要采取压制举报、掩盖事件真相、动用公检法对举报人采取打压、拘留乃至于判刑等处罚。”

报道说,曙光环保2013年8月正式成立,是一家非政府非营利性公益组织,成员绝大部分来自长沙环境保护职业技术学院。其顾问阵容包括,自然大学发起人冯永锋,湖南省长株潭两型办副主任刘怀德,湖南省人大环资委监督处处长刘帅等。曙光环保的污染调查历时500多天,深入湘江流域10地市,重点调查了郴州三十六湾、衡阳水口山等重金属污染工矿区,通过采集包括土壤样、稻谷样等164个样本后得出的。

世界自然基金会成都办公室高级专家梁海棠认为,这次调查做得很扎实,采样范围宽,采集样本数量大,数据很难得。

在美国的新闻评论员李洪宽就此表示,既然有湖南省的领导和环保官员做“曙光环保”顾问,为什么湖南省环保部门不能及时发现问题,却要靠一家绝大部分由学生组成的民间环保机构调查,才能发现湘江流域重金属砷超标达715倍之多?

李洪宽说:“按说政府的环保部门和医疗部门是干这个事情的,但是由于国家政治的腐败、制度设置效率非常低,企业和政府是在协同腐败,为了一点短期的经济利益,把全国人民都污染了。”

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最新报告称,大约74%的中国人居住在空气质量不良的地区。中国大陆大约有70%的河水和湖水受到工业垃圾和未经处理的污水的严重污染。

李洪宽说,中国大陆目前几乎没有一块净土,经济发展了,但人民的幸福感却降低了。

“人民健康完全没有保证。不仅湖南,实际上全国各地都有这个问题。以前说只有青藏高原没被污染,现在青藏高原也被污染了,因为火车也通了,工业开发也过去了。”

据世界银行估计,中国大陆每年对自然资源的破坏,以及清理污染的耗费相当于国内年生产总值的8%,基本上抵消了中国的经济增长。

(记者:唐琪薇 责编:嘉华)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