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教育洗脑观察—中国大学的“校官”文化一瞥

2014年09月13日 综合新闻 ⁄ 共 1055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李星转自新浪

中国大学的行政化是众所周知的,因为其行政化,故其管理者都是“官”,借用“村官”的说法,这里且称其为“校官”,其实,很多“校官”接待老师申诉、处理事情的时候,完全是乡、村官员的那种做法。

在中国的大学里,一般什么样的人会担任校长、院长等各级官员?书记系列这里暂且不论,这是中国特色,大家都知道。行政官员大体上分为两种:

第一种“校官”,是“学而优则仕”的传统文化所致,或众望所归,或才能服众,故成为院长、校长。

这类校官中有少数人,成为校长、院长以后,因为专业的精熟和对声名的爱护,抓好了学校的教学科研工作、促进了学校的发展,虽付出不少精力,却并不影响其自身的学术研究和学术地位的提升,继续得到同行的尊重。

 但是,这一类的大多数人,因沉迷于权术的玩耍、熏染于各种资源,很快在学术上退步了、沉寂了,甚至因不甘寂寞而学术造假了,有一些人,甚至在生活上堕落了,比如北京某大学、某文化机关,这样的人这里就不指名道姓了。

 第二种“校官”是,知道自己没有学术前途,于是找行政职务做遮羞布。

 这种人相对前面一种是少数,这可以说是中国高校进步所在。要是这种人多了,那将更糟糕,他们以自己行政职务的方便讨好职称评委,并使自己成为评委之一;他们利用行政职务向学校要教授之类的学术职称;他们还可以利用职务之方便学术作假(比如精品课的申请和评比);他们还可以利用知道校内的秘密、矛盾之类找机会要挟学校;不用说,他们也可以有资源养“狗”,我以前说过的那种走狗。可是,他们中的一些人连狗都不会养,养的都是无能又好吠人、攻击人的狗,且攻击人时,人家一脚可以踩死的“京巴”,体型和猫差不多的那种狗,不是乡村流行的看门狗,也难以震慑胆小怕事的中国人。

 这样的“校官”,院务、校务工作没有成绩,下面怨声载道时便说:“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学术成果让同僚看不起的时候,便在各种场合下说,自己学术上空白,是因为院务、校务工作影响了学术研究等等。让人齿冷!竟然如此留意学术,何必不辞了院长、校长安心作学问?他也许说自己不想当官,是辞不掉。在我们中国有辞不掉的官吗?这样的人相信我们身边也随处可见,我不举例子,读者自己可以在身边找到,中国教育和学术之所以如此腐败,原因之一便在此,都以利益、权力为上。

       第二种校官,官当久了就变无耻了,要知道中国最无廉耻的是官场。他们当初想当官时,尚有一点廉耻,故找个官职做学术无能的遮羞布,但在中国官场和官文化的熏陶下,渐渐无耻了,说丑话、显劣迹、弄虚作假而不自觉了。这是中国教育的悲哀,学术的悲哀!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