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李华平:中国大陆基督教逼迫观察 政府拆除十字架 中国基督徒顽强反抗

2014年09月02日 综合新闻 ⁄ 共 253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李华平转自博谈网

政府拆除十字架 中国基督徒顽强反抗

(博谈网记者周洁编译报道)据《美联社》7月25日报道,这场较量始于政府雇的一组人上个月拆除了该村庄教堂顶上的金属十字架。这个教堂只有一间屋子,四周都是稻田。

第二天,一名教会成员用自己的焊枪把十字架又安了回去。他立即就被拘留,并被审讯了10个小时,罪名是无照经营焊接业务。

一个星期后,政府雇的人又回来拆除了十字架。教会成员又再次安了回去。

该教堂位于上海以南约300英里,现在它的水电均被切断。官员们曾试图安装监控摄像头,并询问了几名教会成员的工作和子女就读情况,暗示这些可能都会受到影响。但会众没有放弃。

73岁的范良安(音)说,“我不会让他们取下十字架的,即便他们开枪打死我。”他的祖父曾于1924年帮助修建了这座教堂。

在整个浙江省,当局已拆除或威胁要拆除130多家教堂的十字架。在少数案例中,甚至已将教堂夷为平地。

当局称这些有问题的教堂违反了建筑法规,但他们通常都不指明是哪些法规。他们也否认这是专门针对教堂,并指出还拆除了很多其它建筑物,有宗教性的和非宗教性的,称它们明显违反了规定。

但专家和浙江的教会领袖们认为,目前这只发生在浙江省,是一场镇压基督教的运动,因为基督教的发展如此迅速惊动了无神论的共产党政府。

事发的同时,北京一直在收紧对意识形态的控制,自习近平2013年初就任国家主席以来,对记者、人权律师(其中许多是基督徒)和政治活动人士设定了更多的限制。

“十字架是我们基督徒的荣耀”,蔡庭旭(音)说。当他听说当局警告要拆除家乡教堂的十字架后,他就离开了他在上海的化妆品店,回到浙江农村老家保护教堂。他说,“耶稣为了我们被钉在十字架上。当听说政府要拆除十字架后,我的心很痛。”

在中国,对基督徒人数的估计有很大差别。2010年给出的官方数字是2300万。这些都是在国家认可的教堂注册的教会成员,这些教堂均受到政府的严密监控。

但中国也有大量暗自聚会的基督教信徒。皮尤研究中心估计,2011年中国有5800万新教徒及2010年有900万天主教徒。其他专家称,中国的基督徒人数可能超过1亿。

美国普渡大学社会学家、对中国宗教事务的权威专家杨凤岗说,教会的急剧增长和基督徒对上帝的忠诚高于一切,这惊动了当局。

他说,虽然中国的基督徒通常不关心政治,他们的每周聚会和相互支持如果带有政治目标的话,就可能被证明是危险的。他说。教会在“顽强地抵制政府的压力和迫害”。

浙江省遭到审查,一种可能的原因是它是温州的所在地,这座有800万人口的城市有如此多的教堂,屹立在街道和山坡上,被称为“中国的耶路撒冷”。

研究基督教在温州的人类学家曹南来说,多年来,温州市的基督徒与地方当局关系密切,讽刺的是,许多信徒表面上也是无神论的共产党党员,或持有公务员职位。

市府官员甚至鼓励修建大教堂,以此作为吸引海外基督徒注意力和投资的一种方式。一些教堂在竞相修建最大的教堂和最高的十字架,其中一个有63米高。

但去年年底,当局开始要求教堂夜间不要亮灯照亮十字架。温州市的牧师和教会成员说,政府给出的理由是为了减少温州的碳排放量。这些命令似乎来自省政府,但是是由市级官员执行的。

后来在今年4月,浙江永嘉县当地政府突然要求拆除一个大教堂未经批建的部分,虽然他们此前曾默许该教堂的建造面积是批建面积的5倍。在中国,几十年来肆无忌惮的发展和繁文缛节使得在获得无数政府机构盖章批准前已动工修建成为正常现象。

尽管会众和支持者们的抗议,但拆建人员还是推倒了整个结构,现在该教堂所在地已被种上了树苗。

此后,在温州的主要道路及周边的许多教堂被拆除了十字架。学者曹南来表示,拆除十字架及教堂,这反映了当局偶尔要施展一下政治力量,以展示谁在掌权。

牧师和教会长老们说,政府工作人员私下告诉他们,当局的目标是要拆除十字架。官员们承诺说,拆除十字架后,他们就不会理会教会了,并警告那些抗拒拆除行动的人。

温州一家教堂的长老王云贤(音)说,“这显然是歧视我们的宗教,打击我们的信仰。”

普渡大学教授杨凤岗说,难以想象那些十字架违反了什么样的建筑法规。他说,“我能想到的唯一原因是,浙江当局打算通过取下被基督徒视为神圣象征的十字架来羞辱他们。”他说,北京没有公开干预,表明该行动可能获得了北京的默许,或者可能仅仅是浙江省领导层为了博得赞誉而进行的一场政治赌博。

一位资深的浙江省政府官员坚称,当局不是在针对教堂,“只是对违章建筑”。这名官员说,“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专门挑出了教堂,但我们拆除的还有寺庙和尼姑庵,我们是严格遵循法规在拆除违章建筑。”该官员坚持要求匿名,因为他未被允许对媒体发言。

在永嘉县,政府表示已拆除了数千座违章建筑,共300万平方米,包括商业建筑、住宅和宗教场所。

一些教堂已采取行动保护他们的十字架。

蔡庭旭现在和其他教会成员24小时轮流守护着亚霞村(音)的亚宇基督堂(音)。他们驻扎在一个阳台上,俯视着一片成熟的稻田,以便发现路上是否有任何拆迁人员靠近。

蔡庭旭说,一天清晨,放哨的发现一辆卡车在逼近,迅速动员了约100人,去堵住了那些男子走上教堂的台阶,成功地挫败了他们。

在附近的增山村(音),教会成员收到政府的警告说7月初要拆除十字架后,他们在教堂大门前垒起了大石块,并在背后立起了几个棚子。还竖起横幅,要求当局尊重中国保护宗教信仰自由的法律,尊重正当的拆建程序。

“十字架是我们的生命,没有任何妥协的余地”,牧师谢作夸(音)说。“没有其他办法,我们现在是尽自己所能保卫十字架。”对他而言,这显然不仅仅是一个违章建筑的问题。“这是耶稣受难的象征,是人们可以被救赎的象征”,他说。“所以,如果他们要来拆除十字架,那是因为他们在歧视我们基督徒。”

- See more at: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1407/%E6%94%BF%E5%BA%9C%E6%8B%86%E9%99%A4%E5%8D%81%E5%AD%97%E6%9E%B6%7C%E4%B8%AD%E5%9B%BD%E5%9F%BA%E7%9D%A3%E5%BE%92%E9%A1%BD%E5%BC%BA%E5%8F%8D%E6%8A%97.html#sthash.4j8wLrSq.dpuf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