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家庭拆迁观察:加拿大中国公民披露中国当局暴力强拆手段

2014年08月31日 综合新闻 ⁄ 共 154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胡彦淇转自: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中国的暴力强拆愈演愈烈,引发许多血案。有暴力强拆的受害者在加拿大披露中共的黑社会手段,并决定加入“麻雀行动”,维护暴力强拆受害者的权益,推动中国的制度变革。

现年43岁的叶辉,来自中国沈阳市,对于中国暴力强拆愈演愈烈的现状非常痛心,他本人就是一名受害者。

叶辉介绍说,他住在沈阳市的楼房单元房,就被当地政府和韩国开发商勾结,遭到暴力强拆。

“我是住在沈阳市和平区北市地区,我在这里已经住了十多年了。前几年,接到政府拆迁的通知,说是城区改造,为我们谋福利。但是我们所了解到的,就是政府把这块地卖给了韩国人,他们做商业开发。政府是打着旧城改造,改造我们居住环境的幌子,去搞一些商业开发。而且据我们了解,这块地是卖给了韩国人。这我认为是典型的一种官商勾结,政府出卖我们百姓的利益,而获取他们个人的利益。”

叶辉说,面对自己的基本权益遭到侵害,在过去的几年里,他找了各级政府想讨个公道,但没人理睬。

“不合理的地方太多了。包括房屋置换呢,给现金呢,及其不合理,他这条件我们没法接受。及其困难,区里、市里、省里我都去了,去了他们都给我推回来了。”

叶辉介绍说,政府不仅使用国家机器剥夺人民的基本人权,还动用黑社会手段,雇佣流氓地痞,对他和一些不肯搬迁的居民,进行了一系列迫害和人身威胁。

“他们停水、停电、堵钥匙眼、砸玻璃,还包括在我们楼道泼上粪便烂七八糟的,还用杀鸡的血,杀鱼的血,喷得我们满墙都是。这就是提示我们,如果不走,他们就要用血腥暴力的手段强迫我们走。”

叶辉说,让他最无法容忍的是,当局胁迫他的亲人,并威胁绑架他的儿子,最后令他就范,和当局签署了不合理的动迁合约。

“最后,他们又威胁到了我的家人,包括我孩子在哪里上学,几点放学,他们都掌握了,而且说,要去接我们孩子。我实在是崩溃了,我没办法了。我感到很恐惧,我最后跟他们签署(合约)了。”

叶辉说,于是,他决定带领几位有相同遭遇的邻里到北京上访。

“我签完以后,觉得很不平。还有我们几个邻居也觉得很不平。我领他们几个到北京,到了国家信访办,我们几个连大门都没进去,都被他们给阻挡回来了。”

在被国家信访办堵在大门外面之后,他们决定到天安门广场呼吁关注,结果却被抓,被关黑监狱,并遭遣送回沈阳。

“我们几个商量一下就想,去一个人多的地方,得到更多人对我们的关注。我们选择了去天安门。但是进天安门广场时,我们所带的资料,都被保安人员给截了下来。他们当时拨打了我们沈阳驻京办事处的电话,不一会儿来了一辆车,就把我们几个塞到一辆车里,把我们送到了城外。我们也不知道什么地方,关了一天一宿。我们想给家人打电话不允许,想发短讯不允许。第二天,他们用车把我们遣回了当地。”

叶辉说,没有想到,到北京上访的经历,成为自己更大噩梦的开始。当地政府采取各种手段加害于他。

“因为我带着邻居到北京去上访,惹恼了我们当地的政府,他们对我们现在是严格控制。今年在两会期间,他们到我单位,说我有事情给我请假,他们去替我请假。把我看在家里。再一个,我通过朋友打听到,他们马上要找我算账了,就是政府所谓的秋后算账。”

叶辉表示,他决定参与海外民运人权团体发起的麻雀行动,因为这不仅是为自己争取权益,也是推动中国制度改革的途径。

“我了解到,海外有一个麻雀行动这个组织,是替我们老百姓维权。我觉得像我这种情况的人,不是一个个例,全国各地很普遍。我想参加,一方面为我维权,另一方面,推动这个政策的改革。”

叶辉表示,近来看到更多中国暴力强拆的信息,知道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正在成为中共暴力强拆的受害者,许多人被打被杀被自焚,他感到非常忧心,希望更多人参与麻雀行动这样的有组织、有指导思想、有更高目标的维权事业,推动中国的民主化,彻底改变暴力强拆的制度根源。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