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征地观察】新疆察布查尔县政府抢走我们承包的2千亩土地

2014年02月09日 综合新闻 ⁄ 共 1395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中国民主党征地观察员 杨素文, 2014年2月9日转自 维权网

(维权网信息员于富民报道)本网信息员收到新疆伊犁州察布查尔县良种繁育场的农工朱保亮的投诉,投诉新疆察布查尔县政府抢走他们承包的2千亩土地的详细情况,以下是他们的投诉信的内容:

我叫朱保亮,今年70岁,原是新疆伊犁州察布查尔县良种繁育场的农工。1997年,我们承包了县种羊场的200亩地,2000年,当时的县委、县政府在国家西部大开发的战略决策指引下,制定、发布了25号文件,大张旗鼓地号召县内外的人士到该县投资发展经济,办厂、开发荒地等。我们家响应党委、政府号召,承包了种羊场的2000亩荒地,承包期三十年,承包费为前五年不缴钱,五年后每亩每年23元,每五年增加10元。合同是这样订的,但承包后第四年就开始收承包费了。

 

我老伴今年76岁了,为了经营承包的土地,我们把在良种繁育场的全部不可搬迁财产都变卖了,包括我们的住房,带着三个儿子三个儿媳、一个女婿,举家迁到承包地里,开始就在地头打窝棚住,起早贪黑竭力劳作。我的三个孙子就是在承包地里新安的家生的。全家节衣缩食,把一切财力物力都投入到土地整治上,我每年只在过年的时候才给三个儿子每家1000元钱。

 

现在人们看见我们承包的地,平展展的,有机井灌溉,有防护林围护。十多年前刚承包时哪是这个样子?这些地大多是半戈壁土质,石头很多,地块里大大小小有50多条沟,起伏不平,有些地前三年颗粒无收。我们全家再加上雇的人平地就用了四年的时间,地里的石头有庄稼时捎带着捡,地空了专门开着拖拉机带着拖车和雇来的人一起捡,一年四季十多年就没停过。我们修了三公里的道路,架设了2公里的高压输电线路,打了6口灌溉机井,栽了一万多棵树,购置了拖拉机、推土机5台,大型农机具20多台套,建了房舍、农机具棚、库房等一千多平方米。这些那一项不需要巨额投资?包括机器烧油、雇人,我们的投资超过500万。

 

全家九个劳力,开地13年,刚开始长庄稼了,帐还没还完,政府就要收地。2012年元月,政府就开会,给我们下通知,要废除土地承包合同,什么理由也没有,就是看我们把地整好了,开始见利了,国家把农业税也取消了,有人眼红了。3月20号要开始春耕了,就不准我们进地了。我们质问政府:2000年国家、自治区、自治州、县等各级政府发的鼓励投资、开发土地的文件还管不管用?土地承包合同有没有法律效力?我们坚持要进地春耕,政府又要求我们签霸王合同:我们承包的2000亩地,1200亩改为我们向政府租赁,每亩每年租赁费为60元,租赁期三年;还有800亩政府收走,转租给其他人,每亩每年租赁费320元。我们承包期30年的2000亩地,刚承包了11年,刚整治的差不多了,开始有收益了,就被政府这样废除了。桃子成熟了,就被人摘走了,这跟抢掠有什么两样?我们还有69万的外债,加上利息有80多万,谁来买单?这一大家怎么办?我们一家气愤焦急,四处求告,尤其我是一大家之长,带着老小十几口,辛辛苦苦搞成这样,感到走投无路,我在2012年瘦了20多斤。

 

我们想不通,我们受不了,我们要求政府尊重合同,从2012年3月开始,我们到察布查尔县、伊犁州、新疆自治区上访,我和老伴儿到北京上访两次,一个来回就是近万公里。我们不但反映的问题没有解决,还被押回察布查尔,监视居住半年多。2013年开“两会”时,被跟踪监视二十多天。

 

朱保亮   2014年1月28日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