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征地观察】农妇与与亡夫的“死魂灵”护地,镇委书记抢走骨灰盒

2014年01月16日 综合新闻 ⁄ 共 1211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中国民主党征地观察员 杨素文, 2014年1月16日转自 维权网

(维权网信息员何怒发报道)2009年前后,浙江省天台县平桥镇未经国务院批准取得合法土地使用权,以“花前工业功能区建设”为由,对所涉14个村2500亩农田保护区农户承包的土地进行强征硬占。2010年,又以“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改造旧农村”为名,再次对农民承包的农田强征硬占,非法征收上宅村村民承包的基本农田和自留地约25余亩(其中一部份归镇政府开发),该镇山宅上宅村农妇许香容一亩半粮田被强行无偿霸占。镇政府以“分给每户一套别墅”为诱饵,骗取村民在白纸上签字按指印,然后无偿收回农民的承包田,并将农田夷平,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

 

所谓“社会主义新村”,是强者多占,弱者无奈。按照平桥镇的政策,所谓的“每户一套别墅”是要农民自己出钱造的,而造得起别墅的人,只有少数人,主要是镇干部、村干部和老板,大部分农民是造不起别墅的,于是那些富人便趁机而入,造起多套别墅。66岁的许香云,丈夫死亡,与女儿相依为命,靠一亩半承包田为生,家里有丈夫留下的三间平房。因经济困难平房无法加层,更不用说造别墅。因无钱参加“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她家三间平房与他人共用的一面墙的墙脚被挖悬,下雨天屋内满是积水。村里为了强迫农民参加“旧农村改造”,对村民断水断电,逼使他们搬出自己住了几十年的老屋。许香容没有办法,只好到街上租房子住。

 

因许香容无力建房,她家的一亩半承包田被村书记占去建别墅,许香容多次反映无果,她就在已被村书记打了地基的承包田里放上亡夫吴天桥的骨灰盒,旁边插上一块写着“这地方是邓小平党中央分给我的责任田,是我种粮食吃饭的良田”的木牌。她白天把骨灰盒捧到承包田里,和亡夫的“死魂灵”一起守卫着这块夫妻二人曾洒下汗水的土地,晚上又把骨灰盒捧回。有亡夫的神灵与她一起维权,许香容心里踏实多了。然而,2010年8月9日傍晚,镇党委书记陈中伟带着县殡仪馆的人趁许香容家没人之机,抢走了她丈夫的骨灰盒。到今天仍未还给她。

 

没有了承包田,又没有了亡夫的骨灰盒,许香容和其他访民一样被逼上了“梁山”——去北京上访。2010年12月12日,许香容被被天台县驻北京办事处人员张振华和天台县有关官员从北京抓回,在邻县仙居县的一座黑监狱里关押了10天。在黑监狱里,许香容受到拳打脚踢,被打得头破血流,当局只好送她到仙居县医治伤。

 

2011年9月,许香容卧病在家,镇里来电话说给她处理问题。没想到是一个骗局,许香容一到平桥镇,便被镇政府人员押上车关在距平桥镇5元车费路程的紫凝山白鹤殿38天,生活如同猪狗,吃一顿,饿一顿,把一个60多岁的老太太折磨得不象样子。如今,66岁的许香容虽然年老体衰,但她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继续到县里、市里、省里和中央上访,尽管无人理她,黑监狱关她,但她表示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就要讨回公道。她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讨回亡夫的骨灰盒,让亡夫的死魂灵陪她一起守卫承包田。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