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共欺诈观察:郑州卫生局摊派精神病人数指标 究竟谁有病?

2013年10月11日 综合新闻 ⁄ 共 122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姜洪波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河南郑州市卫生局去年九月下发红头文件规定,各辖区筛查发现重性精神疾病患者任务的数目要不低于辖区常住人口数的千分之二。此事星期三成为中国报端媒体和网络上一则新闻。

如果谁说自己一个人抓住自己的头发往上提就可以展翅高飞,你肯定不信;当有人告诉你中国某地以红头文件形式将精神病指标摊派到各个辖区,你信不信?自称是独立思想者的郑州居民史总伟先生表示,这怎么可能?“不一定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 这个事就荒唐了, 荒唐到让人无语的程度。 精神病人数怎么能摊派指标呢?非要在1000个人当中找到一个到两个重性精神病患者,太荒唐了, 简直毫无道理。”

郑州市卫生局的精神病摊派指标虽然据说还低于上级规定的比例标准, 但千分之二还是意味着要在1000个人中至少找到2个重性精神病。

据统计,中国目前精神疾病患者大约有1600万人。中国星期三有评论说,这些年,各式各样的“摊派指标”充人耳目,如计划生育罚款摊派指标、交警罚款摊派指标,等等,但摊牌精神病指标还是开天辟地头一次听说。不过, 南京独立媒体人士孑木却听怪不怪,感到在中国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像精神病患者人数摊派指标这种事在目前中国的状况下一定会有, 因为在中国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发生不了的事”。

中国有网友星期三针对郑州市卫生局的做法戏谑讽刺地说,有精神病的正是郑州卫生局自身。虽然如此,中国有报道说,郑州卫生局星期三夜间不失时机地做出书面回复,称他们进行重性精神病人筛查管理是依据国家卫计委文件进行的,千分之二的“指标”指的是“重性精神疾病患者检出率”,“指标”是指导性的,而非强制性的。

郑州居民史宗伟先生表示,像郑州卫生局摊派精神病患者指标的做法在中国现有的体制下的确不稀罕:

“我本人是通过QQ群知道的,网友都是很气愤,一起声讨郑州卫生局摊派精神病患者指标的做法。政府究竟有没有出面澄清此事我还没有看到。 现在,中国荒唐的事很多”。

有人说, “有特色的地方, 一定有特产”。难道郑州摊派精神病患者指标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的“特产”?中国《南方都市报》记者调查发现,至少对郑州部分社区来说,重性精神病的统计指标成为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一个社区医护人员说,〝总不能把没病的写成有病的吧?〞
独立媒体人孑木表示,郑州卫生局的政府其实还是极端党文化的一种表现:

“比方说以人头或名额衡量一个人的业绩,即政绩是中共党文化的一部分。 从中共开始到下现在,它都是用数字衡量政绩。 8394的时候, 政府用流氓罪的名义抓了很多人。谁抓的人多, 谁就有功劳,谁就可能升迁。这样严打结果造成很多人被误抓和误杀。”。

孑木以上提到的8394是指1983年9月4号中国全国公安系统统一部署的严厉打击违法犯罪行动。30年后的今天,河南郑州卫生局独树一帜,将精神病患者人数指标化层层向下摊派。 星期三中国有评论说,“精神病摊牌指标无疑是一场没有民意基础的权力独角戏”, 说明得病的恰恰是摊派者自己。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