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共暴行观察:陕西访民上访高院遭毒打 期待中共邪党快点倒台

2013年07月26日 综合新闻 ⁄ 共 177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乔海明 转自 新唐人

因矿难失去丈夫,之后家中粮食又被投毒的陕西兰田访民曹秀琴,5月28日带着儿子李启红及儿子的舅妈到陕西省高院上访求得法律帮助,却被高院多名法警毒打。曹秀琴悲怆叹道:〝有冤无处诉,还遭投毒迫害,状告无门,反被毒打。〞李启红表示,他期待中共邪党快点倒台,中国百姓才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不再受艰熬。

李启红向新唐人记者讲述了事情经过:

28日下午李启红三人来到陕西高院上访,门口安检处一男—女两名法警要求他们出示身份证,还要搜身查包,当搜到曹秀琴时,曹秀琴说〝身上没什么东西,就是一个钥匙,有啥好搜的。〞

这句话惹怒了那个女法警,女法警一边说:〝你母子两个就是难缠,要是这样,你们以后就别到陕西省高院来了,你出去。〞一边就扑向曹秀琴,男法警就动手打李启红,连推带打的把他们推到高院的小门外面,不让进高院大门。

在陕西省高院的门口的附近也有两个访民在那里喊冤,要见陕西省高院的院长袁庆文。李启红就告诉那两个访民,说他们是从兰田来上访的,冤案至今没处理,什么证据都有,还被敲诈要4000块钱。

不久从高院里面出来一个警号是 614001的法警,说已经联系领导了,要他们进大厅里去等。 2:50进去后,服务台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说领导在开会,要等领导开完会后才来能见。

李启红说,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外面下起了雨,〝我舅妈一个人站在高院的门外面很冷的,我们等得很着急,就跑到省高院的大门外面,看见又有两个人在那里喊冤,拿着一个布上面写着冤情,说县法院不作为,〝袁院长我要见你〞我们就说我们兰田县的冤案也没人管。〞

这时,从高院里冲出来4个保安、3个法警和2个法警的领导,还有2个法官,他们二话没说就象狂犬一样向李启红扑来就打,那个编号614001的法警,还有1个保安扭着李启红的胳膊。

李启红说:〝1个拿胳膊按着我的脖子,按得我都喘不过起来,他还不放,一直把我往死里打;1个扭着我的胳膊,把我胳膊往外拧,边走边拿拳头在我的臂上、腿上、腰上、头上乱打一气,边走边打、拖着走,我被打得昏迷了、不知道啥了,把我抬进去扔到那儿睡在地上,醒来发现我的衣服从袖子到身上的一边全部被撕开,我的包、手机、钥匙都被他们抢去了。〞

有1个脱了法警衣服的法警,还有2个保安,3个人拳打脚踢打李启红的舅妈,打得睡倒在地上不醒人事,曹秀琴看到正在打李启红的舅妈,就过去挡,脱了衣服的那个法警就扇了曹秀琴3个耳光,打得曹秀琴脸也肿了、耳朵剧烈疼痛。之后把他们抬到信访大厅一个办公室里,就没人管了。

李启红说:〝当时还有高院两位领导说我们3个人该打,打得对,其中1个编号为913007的领导,他还指挥着人打。〞

信访办公室主任张宏伟进来装做不知道的样子,责备李启红在那闹,李启红法警和保安打人,张宏伟却无耻的说:〝我们法院是不会打人的,怎么会打人呢,你凭啥说我们法院的人打了你,打了话我都会调查啦,有监控的。〞当张宏伟把刚被扯烂的衣服给他看时,张宏伟没话回答,无话可说。

高院最后打电话把县法院杨庭长叫来了,让杨庭长骗李启红他们回去。李启红说:〝我们被打成这样,谁管我们,谁给我们看伤呢?我们这药费谁给拿?我们的事情怎么办?让我们回去,我们不回去。〞在李启红的质问下,杨庭长只好自己回去了。

晚上9点50分,来了5个保安、2个法警,连打带踢的把李启红他们拖到陕西省高院的门外,扔下就走了。

第二天,李启红他们到西安市医院去看伤情,花了近1千元。医生诊断李启红的舅妈右眼上面青肿有淤血,视力会磨糊;曹秀琴眼睛也被打肿、耳朵受伤;而李启红本人被打得脊肋痛、腰痛、胳膊痛,腿上到处是伤。

李启红说:〝他们就是一群土匪、流氓、无赖,在我心中早看他们不是人了。从不讲法律法纪,不替百姓说话办事,官官相互欺压百姓,这样的政府、这样的党早点跨台,让老百姓过正常的人的生活。〞

李启红希望媒体曝光他们的罪恶,让全世界人都知道中国百姓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世界人权组织和善良的人们都来关注,让中共邪党早日挎台。

1997年曹秀琴和丈夫被骗承包了报废金矿,开工3天就出矿难,丈夫遇难身亡,金矿公司不给任何补偿,也没人为此事故负责,曹秀琴无耐上访,但官官相互加害于她,想制她于死地,在截访回来的住所要用棉皮捂死她、骗至水库溺死她、还要挖坑活埋她、又把家中粮食放毒想毒死她,多次遭暴力殴打,上访多年不但冤案无处诉,反而雪上加霜无生存之路。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