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共欺诈观察:上下齐吹牛造假心照不宣煞有介事 亲历扫盲大跃进

2013年06月25日 综合新闻 ⁄ 共 141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姜洪波转自舜网

1958年7月下旬,我正在山东临沂北老屯村家中度暑假,每天同社员一起下地干活。有一天刚吃过早饭,大队长找到我说:“今天上午公社召开扫盲誓师大会,你就不要下地干活了,带几个学生去开会,回来咱们商量怎么扫盲。”当时我这个高二的学生在全村是最高学历,参加扫除文盲的活动是责无旁贷。于是我急忙找了四五个中学生,一起赶到五里之外的公社驻地付庄。
进入公社大院,只见刚刚搭建的主席台上红旗招展,旁边几个年轻人起劲地敲打锣鼓。院内墙壁上贴着大字标语:“工业大跃进!农业大跃进!扫盲也要大跃进!”“苦战三个月,扫除全公社文盲!”大约九时,誓师大会开始,公社书记作动员报告,讲了一通扫除文盲的意义,号召全公社敢想敢干,一定在三个月内将文盲扫光,每人都能识字三千,达到熟练的读书看报的水平。接着文教助理将扫盲的组织领导、工作步骤、检查验收等有关事宜做了布置,最后是几个大队代表表决心,调子出奇地一致,都是保证超前完成任务。
散会后回村的路上,我心里直打鼓:小孩子6年小学毕业,还不一定能顺顺当当地读书看报。现在正值夏季,农活挺多,组织文盲识字一无时间,二无教材,要求三个月扫光文盲,简直是开玩笑。我回村就找大队长汇报,讲了许多困难,表示三个月无法完成扫盲任务。大队长是我的同姓长辈,他苦笑着说:“现在什么都跃进,上面怎么布置,咱就怎么干。反正别人能完成,咱也能完成。”他要我立即向全村广播,要求全村50岁以下的青壮年文盲,不分男女,从明天起,以小队为单位,利用午饭后时间,各自找一片树荫,学识字一小时,然后再干活。当天下午,我就召集全村八九个初中生开会,要求每人包一个小队,以小学语文课本作教材,以一块小黑板作教具,自找场地,从明天起,利用午休时间,开展扫盲教学活动。
第二天中午,我“巡视”了全村八九个树荫下的教学点。这些点上,多则二三十人,少则十几人,都在老师的带领下认认真真地看着黑板学识字。当时我很高兴,心想,虽然三个月完成扫盲任务有困难,但只要这样坚持下去,让文盲识些字还是不成问题。识字教学进行到第四天中午,我正在一个教学点上教社员识字,大队长心急火燎地找到我,说:“坏了!咱们大队的扫盲落后了。人家付庄大队,上午开完誓师大会,下午就向公社报捷,说他们已经完成了扫盲任务。你快去大队办公室,用红纸写一份报捷的喜报,就说我们大队经过苦干加巧干,也超前完成了扫盲任务。然后找几个年轻人,敲锣打鼓将喜报送到公社。”他看我吃惊的样子,不容置疑地说:“快去办!再不快点,咱就更落后了。”
我只得按照他的要求写了“喜报”,于当日下午4时左右敲锣打鼓送到公社大院,受到公社副社长、文教助理、团委书记的接待。他们接受了我们送去的“喜报”,说了些“继续努力,巩固成绩”之类的话。回过身来,我环视公社大院,看到四面墙上贴满了报捷的“喜报”,全公社的大多数生产大队都在我们之前报了捷,我们真是有点落后了。
回村后我向队长汇报了报捷情况,谈到怕公社检查露馅时,队长说:“不用担心。我估计十之八九不会检查。为防万一,你把全村上过小学和初中的人列个名单,让他们随时准备应付检查。”以后,我们又组织了几次识字教学活动。由于已经报捷,组织者和参加者都没了积极性,“扫盲大跃进”也就结束了。
平心而论,“扫盲大跃进”不过是整个“大跃进”中微不足道的一出小小的闹剧,但它却具备“大跃进”中荒唐事件的基本特征:上面下面一齐吹牛、造假,彼此心照不宣而又装得煞有介事。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