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共暴行观察:特权车牌“横”成造假新业务 交警反对取消

2013年06月22日 综合新闻 ⁄ 共 1548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乔海明 转自 博讯新闻网

在北京中关村大街上,随处张贴着“刻章办证”的小广告。这里是兜售假公章、假证件贩子的集散地。近来,原本热衷于制作学生证、毕业证、英语四六级证的假证贩子们,又多了一个生财之道:贩卖假特权车牌号。

“办个车牌照吧,原厂制作,绝对和真的一模一样,警察绝对看不出来。”8月20日下午,在中国人民大学东门外的天桥下,一个抱小孩的中年妇女加重语气,对前去暗访的记者连用了两个“绝对”。

“多少钱?”

“那得看你办什么号码了。”

中年妇女将记者拉到一个小角落,从怀里掏出一本A4纸打印的皱巴巴的资料,上书几个大字《北京特权车车牌大全》。“看你不是太懂的样子,我给你介绍一下。”她把孩子放在地下,给记者指点起来。

“这个“京安”,是北京公安交通管理局一把手特批的通行车证,可以走禁左路口。这牌子最贵了,2500块钱,都用在奥迪A6、宝马这样级别的车上。”中年妇女一副很专业的口吻。

“还有便宜点的牌子么?”

“有有有。‘国A’是国管局发给国务院各部门的,‘国防交通’是公安部交通局的,‘警备’是总政保卫部的,‘特别通行’是安全部的……挂了这些车牌,单行线、公交车道、应急车道都能走,停车方便,还没人敢抄牌。走在路上可牛了。”中年妇女一口气说得很熟练。

这边推销“假牛”,可有人要的是“真牛”。在开着几家连锁服装厂的私营企业主老周看来,“假的就是假的,挂着也不牛气。有本事,你弄个真的来啊?”

去年年底,老周花了7000元人民币,从在某要害部门任职的一个朋友手里,弄到了一块“好牌子”。把牌子交到老周手里的时候,朋友拍了拍他肩膀,笑道:“挂上这牌子,除了中南海,就没你不能开的地方了。养路费、高速公路通行费,甚至停车费,通通不用交,你可做了笔划算买卖。”

“你不是当官的,用这种特权牌号不心虚么?万一真有交警查起来怎么办?”有人曾问过老周这个“外行”问题。

“心虚?我告诉你,开特权车越横越好,不然交警还真以为你是假冒的。”老周很不屑地回答。

按说,《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从2004年5月1日起,警车、消防车、救护车、工程救险车等“特权车”,在执行非紧急任务时,不得使用警报器、标识灯具,不享有相应的道路优先通行权。军车除执行军事任务外,在日常通行中也不再具备特权。

然而,对于路面上的一线交警来说,这项规定在执法过程中却显得软弱无力。

南方某省会城市的交警小陈就曾碰到过这样的事。头一天当交警,他拦下一辆闯红灯的“军×”牌照宝马车,司机给了他一个白眼,把驾照往他身上一丢,开着车子扬长而去。第二天,这辆宝马车又开到正在值勤的小陈身边,司机冲他晃了晃手中的新驾照,“呼”地把车子开跑了。

“军车不受地方管制,扣了‘本儿’大不了回去再领一个。从那时候起,再有军车违规,我就当没看见。”小陈无可奈何地说。

在小陈看来,军车还算好,“我们管不着他,他也管不着我们”。更不能得罪的,是挂着特权牌照的地方车辆。单位给刚当交警的小陈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记清地方党政机关领导的座驾车牌号。

“要是不懂事,拦了谁的车,人家一个电话,被单位领导‘熊’一顿算是轻的,重的连饭碗都没了,这都是有教训的。”小陈嘿嘿一笑,“反正带不带斧子都是李逵,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你说对不?”

虽然深受特权车牌号之苦,但面对媒体上取消特权车牌的呼吁,小陈却并不领情:“你们媒体的同志太不了解实际情况了。一眼就能知道对方的身份,能给我们省掉多少不必要的麻烦啊。”

一次值夜班时,小陈发现一辆挂着普通牌号的车正在逆行。他上前敬了个礼,刚想要司机的驾照,猛然看到车后座上那张常在本地电视台新闻节目中出现的面孔。反应机敏的小陈立刻“啪”地敬礼,还没等他说完“领导注意安全”,小车就“呼”地开走了,小陈的汗也“刷”地下来了。

“让我们难办的,绝不仅仅是个车牌号。”电话那头,小陈叹道。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