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茉莉花主题 > 正文

民主党时代广场第373波茉莉花行动抗议中共暴政

2018年04月08日 茉莉花主题 ⁄ 共 750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2018年4月7日星期六晚9时,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带领中国民主党党员:陈洁,谢瑞伙,黄志德,邱训荣,郑毓敏,张红兵,陈强,郝更奎,任贤德,申存梅,魏祥金,黄文峰,黄宝星,张会来,谢亚杰,刘洋,宋 艳娥,刘增云,张秀岩,陈闯创,蒋艳敏,魏佳佳,张千金,朴善云,具玉子,朱春风,孙淼,刘建国,林思婷,藏文辉等再度来到美国闹市中心时代广场举行集会,抗议中共腐败暴政侵害中国公民权益的恶行,声援中国大陆民众抗击暴政的斗争。

由陈闯创做了主题发言。

1  党员张会来宣读本周中国民主党特别关注刘本琦夫妇被拘留案

       在青海格尔木市定居的湖北异议人士刘本琦和妻子刘瑛,近日突然被当地派出所拘留,据了解可能与刘本琦日前申办护照时与官员发生争执有关。但据知情人认为,刘本琦曾以“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不排除此次拘留是警方借机对他再次打压。家在深圳的维权人士杨子立周三接到刘本琦妻子刘瑛的电话留言,表示她和丈夫马上就要被公安带走,相信和日前刘本琦申请护照的遭遇有关。杨子立:她(刘瑛)的姐姐跟我说, 他们夫妻俩脾气都不是太好,很有可能是申请护照不顺利,他们就(跟公安)吵架。格尔木这个地方是比较偏僻的。虽然在青海算是地级市,但实际上它的社会文明程度可能还是比较低一点。在这种地方警察往往会享有一定的特权。所以如果跟警方有冲突的话,他们很有可能会对你采取各种各样的强制措施。原籍湖北的刘本琦从事电子通讯技术工作,以往经常在网上发表言论。2014年他被裁定“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成,判刑3年,妻子刘瑛也因为对外要求援助,被指“煽动暴力抗法”,处以劳教1年。杨子立不排除当局趁机报复的可能。杨子立:我也知道有些异议人士办护照的时候,当地的公安机关不愿意给办。如果他没有任何和政治有关的言论的话,作为普通的公民申请护照就不应该这么困难。刘本琦夫妇正在念小学的儿子已被格尔木市公安分局接走,暂时代为照顾。刘本琦以往经常在网上发表言论。民生观察网表示,他主张非暴力不合作,并赞同湖北武汉异见人士秦永敏提出的“全民和解”概念。3年前他“煽颠罪”刑满获释后依然坚持民主运动,今年3月曾连同多名维权人士前往湖南株洲祭奠民主先驱佟适冬。刘本琦的好朋友、湖北公民蔡从富也表示,相信刘本琦和夫人被拘留不是言语冲突那么单纯。蔡从富:很突然的,究竟为什么大家都不知道。青海格尔木那地方也没有朋友知道。现在只有等着律师赶紧到现场。办护照是每个公民应有的权利,言语上有冲突也不是拘留他的理由。如果不是形成文字的话,只是口头骂的话应该是没有依据的。

    2  党员谢亚杰宣读本周中国民主党还特别关注王全璋律师失踪千日,其妻徒步千里寻夫

据自由亚洲4月4日报道:709案未审未判“最后一人”、人权律师王全璋已被羁押999天,至今没有律师能够会见。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4月4日自北京市最高法院出发,徒步前往天津市第二中院寻找丈夫。李文足向本台表示,她希望以徒步寻夫的方式表达一种坚持,并叩问中国的法治。4月4日上午9点30分,李文足从北京市最高法红寺村门口出发,开始徒步去天津市二中院寻找她的丈夫王全璋。李文足当天下午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会有“千里徒步寻夫”这一想法是因为在过去的近千天里,她用尽了所有法律手段但都没有办法得知王全璋的任何消息,所以只能选择用徒步的方式表达心中的坚持,同时寻求司法的公平公正:“王全璋已经失踪近千天了。在他被抓这么长的时间里,我们一直在坚持,希望走法律途径,希望通过法律程序解决问题。我们去了这么多相关的机关单位控告,要一个说法,让家属和律师能很快会见王全璋,让我们知道他的状况。但是我们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没有任何结果,这条路走不通。我就决定从这里徒步去天津去寻找。中国是不是一个法治国家?是不是依法治国的?我希望我这个行动表达我的决心。”李文足说,她希望当她抵达天津二中院后法院的法官能够接待她,告诉她王全璋的案件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李文足还表示,当天下午,北京突然下起大雪,天气一下转凉,但有不少朋友在她身边陪同她。对于来自朋友的支持她表示非常感谢:“现在外面下着好大的雪,雪越下越大,天气也越来越冷,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一个天气。我们现在是在竭力前行,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不会停下脚步,我们在寻找王全璋的路上会继续走下去。还有非常感谢今天这么多朋友关注我们、支持我们,包括现在有很多朋友在陪着我走这个寻夫之路,确实让我在这样一个突然变天的寒冷天气里面感受到温暖。所以谢谢大家的支持,也谢谢你们媒体的关注和报道。”709案涉案律师翟岩民的妻子刘二敏与李文足共同徒步了一个上午。她向记者表示,几名709案家属都与李文足同行,她们都十分关心王全璋的情况:“我们(709案)家属,李文足母子、王峭岭、我、(原)珊珊,带着孩子今天走一天。就剩下王全璋一个人了现在没有一点结果,我们家属陪同李文足,(希望知道)他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2015年7月,王全璋被当局抓捕,后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批准逮捕。案件于去年2月起诉至法院,随后就没有了任何消息,王全璋也成了709案中唯一一名至今未审未判的律师。而在王全璋被捕后,李文足为其聘请的律师先后数十次申请会见,但是没有一次成功。有关注事件的网民评论道:古有孟姜女千里寻夫哭长城,今日李文足千日寻夫徒步京津,盖因天朝之残暴不亚于当年。愿此事流传千秋万代,让后代警惕任何形式的专制复辟。

     3 刘洋宣读本周中国民主党还关注杨霆剑失踪案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8年4月日,本网获悉:江西公民杨霆剑遭遇强迫失踪近半个月,家属无法得知其下落。据杨霆剑的家属说:“去年10月杨霆剑被刑事拘留37天后取保获释。江西省资溪县当地派出所早前口头通知(没有书面)家属说:杨霆剑于2018年3月17日去厦门(关了手机),被国保在3月18日或19日抓回老家江西抚州资溪县。至今不让家属见面,也没给任何手续。家属目前只知道杨霆剑在公安手里,但无法得知其它情况。”杨霆剑,1987年生,本名杨微,多年前开始参与抗争活动。是一位积极的抗争者,很有冲劲,思维敏捷有创意。2013年5月份在广州因为发起街头活动被关押八个多月,2016年因为在老家参选人大代表被拘留十天。中共十九大召开前夕,杨霆剑再被刑事拘留,被关押在户籍地江西省资溪县看守所,2017年11月3日,杨霆剑被取保获释。

     4 黄宝星宣读本周中国民主党还关注陕西府谷县阴塔村村民维护土地权益十人遭拘留的投诉
     2018年3月29日上午,府谷县府谷镇政府人员、警察二十多人,开着警车、特警防暴车到了我们保护土地的现场,叫村民郭二则到县公安局协助调查事情,四个警察把郭二则押上警车带走。镇政府人员和警察接着就到了村里,分头到家里把村民郝候存、郝香林、郝月明、郝喜军抓走,村民郝爱军因为不在家,没有抓到,警察叫专业开锁人员打开门锁,搜查了郝爱军的家。下午,府谷县府谷镇党委书记张志鹏、副镇长王勇带领镇政府人员、警察共一百多人,开着警车、特警防暴车、囚车、救护车、大巴车共十多辆,又到修路现场,抓走村民白占年、郝星、郝乃存、白正梅、郝彪彪。这十个村民被带到县公安局,拘留了一晚,第二天,郝乃存被保释出来,其他九个村民遭到拘留十天到十五天的处罚,被关进了看守所。被拘留的村民家人,没有收到公安机关的书面或口头的拘留通知。另有五个村民因不在家没有抓到,警察每天都到这五个村民家去,企图抓捕。突然间全村一片恐怖。从3月30日起,有34个村民分期分批地躲开政府及警方的监控阻挠,绕道辗转到七百多公里远的省城西安,向陕西省政府、中共陕西省委举报府谷县政府滥用职权打压维权村民、肆意侵占村集体土地的罪行。我们阴塔村离府谷县城只有五公里,随着城市化的发展,我们村现在已与县城连接起来。2006年初,县政府建立了府谷新区,面积16平方公里,用地面积8平方公里,涉及6个行政村。新区管委会在2008年要把我们阴塔村五个山三道沟推平,形成约2500亩的平地,经过村委会与新区管委会几番交涉,最终双方协议,平整出的土地,55%归新区管委会,大约至少有1375亩;45%归我们阴塔村集体,约有1125亩。严重的问题是,新区管委会分走的我们村约1375亩土地,在平整前有500多亩是村民的承包地,是农业用地。其中有200多亩有灌溉条件,其余300亩是山坡耕地。管委会在这1375亩地上建了医院、体育馆、大剧院、学校等,改变了这些土地原为农用地的性质。按照我们国家土地管理法规,改变土地农业种植性质,需要国家土地管理部门的审查批准,可是府谷县新区管委会没有出示改变农用地使用性质的国家批文。这是严重的违法行为。新区管委会占了我们约1375亩土地还不满足,继续蚕食我们的土地,2011年,又占了150亩地,建中医医院,每亩给我们村补偿12万元。随后又占地142亩,建职业中学。这件事村民们都不知道,直到施工单位到地里打桩,村民们才知道这件事。村委会干部到这时还说不知此事。村民们把职业中学工地围堵了两个多月,迫使新区管委会每亩出了140万元。2017年9月,新区管委会又在我们村地里修建道路,占地近百亩。新选出的村委会干部说这是前任村委会做的事,我们管不了。新区管委会姬主任说,修路管委会、阴塔村各出一半土地,道路双方共同使用,不存在占用阴塔村土地的问题。实际这两条道路都修建在管委会新建的单位两侧,是为这些单位使用的,与我们村村民的交通出入无关,我们村民一分钱都没见到。10月,村民们到修路工地阻拦,坚持了半个月,迫使停工。2018年1月25日,有19位村民到陕西省政府上访,当天晚上,副县长王平带着县信访局、公安局、镇政府和村里的干部到了西安。王平副县长叫我们回府谷,承诺回去后给我们解决问题。第二天晚上把我们带回府谷。2018年3月2日,府谷县纪检委郭副书记带着府谷镇张副书记、王副镇长到了我们村,把村干部和上访的二十多个村民召集到村委会。县纪检委郭副书记说,县委、县政府对村民上访反映的问题很重视,成立了专案组;在专案组调查期间,村民不要再上访了。专案组调查的结果是什么?处理意见是什么?我们村民不知道。2018年3月12日,公路修建又开工了,一二百村民又到工地阻拦,坚持了半个多月。3月29日上午,就发生了政府官员和警察到护地现场和村民家里抓捕村民的事件。2018年4月3日接近中午时,我们在省委附近的一家餐馆吃完饭出来,被几个自称是府谷县府谷镇政府的人叫住,要求和我们“找个地方商量一下”。我们说:我们不回去。有什么可商量的?我们年初已经到陕西省政府上访过一次了,王平副县长、县纪检委书记答应解决我们反映的问题,现在问题没解决,管委会还继续占我们的地修路。我们要求省上领导给我们解决问题。我们村有一块土地116亩,有开发商出600万一亩,村当时的主任郝则存不卖,后来这块地落在个体开发商杨买如手里。这116亩土地怎样被当时的村主任郝则存倒给杨买如的?按600万元一亩算,价值6.96亿元,这笔钱哪里去了?一分都没有分给村民。村民们至今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我们村有220多户、750多口村民,三年多了,至今有154户、502名村民,联名举报村前主任、前村支书等人的严重违法乱纪问题。
我们多次到府谷镇、府谷县、榆林市、陕西省的党委、纪检委、政府上访,至今没有对郝则存调查处理,反而是被我们举报的郝则存拿着违法签订的倒卖土地的《协议》,嚣张地对我们说:“这就是卖地《协议》,你们告我去吧!”还有府谷县新区管委会继续侵占我们村土地的问题……在我们与镇政府人员交谈时,参加上访的村民郝治平离开上厕所,半个多小时没有回来。我们很多人打电话与郝治平联系,两个多小时后,有个自称是警察的人接听了郝治平的电话,说郝治平因与人斗殴,被带到了西安育才路派出所。到今天,我们再得不到郝治平的确切消息。陕西省榆林市府谷县府谷镇阴塔村全体上访村民
2018年4月6日

 5  宋艳娥宣读本周中国民主党还关注郭荫起和郭宏英父女悲摧境遇

据维权网信息中心2018年4月5日报道:4日下午4点半左右,郭荫起老人从四平市铁东区海银花园小区出门,被守候在门口的辖区铁东区分局平东派出所的4个人拦住,这些人由所长岳阳所长,强行将今年已经82岁且患有脑梗的老郭拖到派出所内,交给老郭一份逮捕其女儿郭宏英的通知书,直到12点才放郭回家。郭宏英的哥哥郭洪伟原是国企中层干部,困秉公管理得罪了某同事,被该同事在检察院的亲属报复构陷入狱五年,因此而走上了血泪上访路。上访过程中,为了维持生计,承包了个小诊所,经营刚有起色却遭到违约,且由公安违法参与民事纠纷,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痛上痛冤上冤的经历把郭洪伟几尽逼上了绝路,逐渐悟出了信访是骗局,是在用时间杀害上访人,携年迈父母进京上访,遭到地方政府以敲诈政府公安罪判刑13年,其76岁的老母亲肖蕴苓也遭判刑6年。郭洪伟坐着轮椅,患高危三级高血压服刑,其母肖蕴苓多病缠身高龄服刑。服刑其间母子二人多次出现病危,当局不允许保外就医。2018年3月7日,替冤狱中母亲肖蕴苓、哥哥郭洪伟申诉的郭宏英刚到北京下车,就遭到便衣截回四平公安局平东派出所,并被以“殴打他人”为由行政拘留15天,中间还被派出所滥用职权,非法拘禁了两天时间。到同年3月24日,郭宏英又被改为“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在郭宏英被刑事拘留期间,郭荫起老人在四平市人民医院检查出脑梗加脑萎缩,需要住院治疗,因为老伴和儿子均在监狱,女儿又被刑事拘留,需要照料的郭荫起只能放弃住院治疗,准备拼死进京控告,当时派出所所长岳阳还哄骗老人,说刑事拘留的目的是不让郭宏英到北京控告,很快就会办理取保候审。据了解,昨天在派出所,已经82岁且患有脑梗的郭荫起老人一直被强制坐在审讯的“老虎凳”上,近8个小时没有饮食与饮用水,派出所所长岳阳与赶到的铁东区分局政治处主任胡立夫还警告老郭,如果去北京控告,必须先通知他们,由他们这些被控告人“陪同”去控告。

        6  魏祥金宣读本周中国民主党还关注湖南攸县尘肺病患者集体维权代表3人被行政拘留,1人被刑事拘留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8年4月4日,本网获悉:湖南攸县尘肺病患者近日展开的集体维权,遭当局蓄意打压,
3人被行政拘留,1人被刑事拘留。工友们今前往拘留所看望被行政拘留的工友。代理律师正在征求中。
湖南攸县尘肺病患者疾控中心门口要求提取体检档案连续数日了,疾控中心还在推诿。尘肺病患者现场工友已增加到200人,有关部门才答应要依法行政。湖南攸县尘肺病患者说:“我们维护好了现场秩序,吃饭睡觉都在一起。我们的坚持得到了尘肺群体的普遍认同,很多在外地打工的都回来了,他们看到了希望。”即便是如此合理合法的维权行动,也遭地方当局的打压。对此事件本网将持续关注。

 7  刘增云宣读本周民主党还关注维权人士蔡孝敏、杨秀婷今在上海虹桥火车站地下停车场寻找3.13被绑架时的目击证人而被警方带走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8年4月7日,本网获悉:今天上午10:30分,上海维权人士蔡孝敏、杨秀婷从浦东新区到达上海虹桥火车站地下停车场举牌寻找2018年3月13日在此发生一起绑架的目击证人。11:30分,被警号041235警察带到车牌号沪-A6965警的警车上开走,不知去向。

2018年3月13日,由于是“呆婊”会议期间,蔡孝敏在北京被强制遣送回到了上海,被周建国(上海市浦东新区政府派出的驻京办截访人员)把蔡孝敏交给了4名不明身份的绑匪。3月13日,蔡孝敏在上海市虹桥火车站地下停车场被这4名匪徒绑架,拖进一辆白色轿车,戴上黑眼罩,送到黑监狱非法关押12天。刚关进黑监狱,绑匪就暴殴蔡孝敏。获释后蔡孝敏讲述自己被关黑监狱的悲惨情景:“让我过上了“重庆渣滓洞”不如的囚徒生活,我每天只能呆在一间10平方米多一点的房间内,门窗紧闭,见不到一丝阳光,每天六小时一班,每班两个匪徒轮流看押我。没有洗澡的设施,12天得不到洗澡,没有换洗衣服,身上都发臭”。3月24日深夜,4个匪徒把蔡孝敏从黑监狱扔到僻静的浦东新区穿心河路。

     黄文锋宣读中国民主党还搜集过去一周中共侵犯公民权利的劣迹:

   一  从2017年3月30(周五)到2018年4月5日(周四),维权网、民生观察网、六四天网、博讯网、自由亚洲电台、权利运动等网站共搜集到20条人权迫害事件的消息,主要可分为以下8类:

消息性质 数量

任意逮捕、关押、失踪 6

公民维权与行动 6

酷刑和其他残酷、非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 4

侵犯言论、互联网自由 5

侵犯公民权利 10

住房权、强迫征地拆迁 3

拒绝公正、公开的审判 5

限制出行自由 4

 二  朱春峰宣读过去一周中共暴政侵权事件的受迫害者至少780人,已知姓名的包括以下21 人:

彭永和 、张如英 、顾桂华 、甄江华、 洪仙华、 杨勤恒、周鸿宝、王宝妹、 陆惠平、 王健行 、秦沪辉 、刘道星、隋双胜 、曹顺利、 郭起真、于喜 、冉崇碧、“709大抓捕案”涉案者吴淦(网名屠夫)、父亲徐孝顺、 上海闵行区访民 洪仙华、 上海维权人士蔡孝敏

 三  魏佳佳宣读过去一周人权迫害事件的责任人中,已知姓名的有以 山东省长 郭树清 为代表的11人

     上海市长 应勇料
      湖南省长 杜家毫
      南通市长 韩立明

广东省长 朱小丹

       福建省长 于伟国

南京市长 蓝绍敏

山东省长 郭树清

青岛市长 孟凡利

北京市长 陈吉宁

济南市长 杨鲁豫

江苏省长 吴政隆

最后张秀岩总结发言。

活动后期,中国民主党的党员轮番上前高呼口号。

活动在9:30左右结束 。

茉莉花行动最初是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为声援中国大陆公民的茉莉花革命而举行的活动。2010年12月,北非阿拉伯国家突尼斯爆发民主革命,推翻当时阿里的腐败独裁政权。因突尼斯的国花是茉莉花,因此这场革命被称为茉莉花革命。突尼斯人民的胜利激发了其他国家民众民主革命热情。这场革命迅速蔓延到整个阿拉伯世界。2011年2月,当埃及人民推翻长达四十年的穆巴拉克独裁政权后,中国公民受到极大鼓舞。他们呼吁在中国进行茉莉花革命。通过讨论,网民们相约,自2011年2月20日开始,每个周日都在中国主要城市闹市中心进行微笑散步,表达要求民主的愿望。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自大陆第一次茉莉花行动起,就在美国时代广场集会同步声援大陆民众的茉莉花行动。由于时差,民主党全委会的活动在当地时间周六晚9时开始。自2011年2月19日开始至今,民主党全委会的茉莉花行动风雨无阻,从未间断。即使纽约-新泽西-康涅狄格三州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纽约市因为暴雪封路断车戒严,中国民主党仍然坚持活动。

 

中国民主党主席助理 陈洁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