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党员园地 > 正文

中国民主党反酷刑观察:德才兼备的女教师惨死辽宁女子监狱

2018年03月18日 党员园地 ⁄ 共 2905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此文由中国民主党反酷刑观察员邹党青转自大纪元网供党员和读者阅读

大纪元网链接:http://www.epochtimes.com/gb/18/3/18/n10228028.htm

德才兼备的女教师惨死辽宁女子监狱

辽宁省鞍山市法轮功学员孙敏。(明慧网)

 人气: 179
【字号】     
   标签: 

【大纪元2018年03月18日讯】“述说这一切,我并不是想感伤自己遭受的痛苦,……我们在工作单位忠于职守、在家庭尽职尽责;在社会奉公守法;唯一不同的是我们修炼了法轮功,努力按照‘真、善、忍’做人。而法轮功拯救了多少病残的身躯,弥合了多少离异的家庭!”

“当我们无辜被迫害时,我们想到的不是个人的得失,而是这场迫害给国家和民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因而,我们舍弃了工作,牺牲了亲情,放弃了自己的事业和前程去反映情况,讲清真相,救度著被欺世谎言毒害的众生。”这是孙敏生前在其揭露中共对她迫害的文章中写到的。孙敏的家人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在2018年2月7日,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她的身体非常瘦弱,双腿被迫害得已不能行走,是被人背着出来接见的。没想到这一次是孙敏和82岁的父亲以及妹妹的永别。

明慧网报导,鞍山市法轮功学员、优秀教师孙敏,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曾遭到绑架、洗脑、劳教、判刑等迫害,以及被迫流离失所15年多。2016年6月,她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7年;2017年10月10日,被转到辽宁省女子监狱;2018年3月8日,在该监狱被迫害致死,年仅50岁。

3月8日上午10点20分左右,狱方打来电话,说孙敏吃完早饭后晕倒过去,正在监狱医院里被抢救。孙敏的父亲和妹夫随即开车赶往监狱医院,途中,接到狱方再次打来的电话,说孙敏已被转到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让孙敏的父亲直接到那里。

中午12点50分,孙敏的父亲赶到总医院,那时,孙敏已经辞世。父亲见到了孙敏的遗体,摸了摸女儿的手和脸,它们已经是凉的。

总医院的主治王大夫说,孙敏被转来时,已经处于死亡状态。监狱医院的两位医生没有讲述抢救过程以及死因,孙敏的父亲提出对孙敏遗体进行解剖,查出死亡真相。孙敏的遗体目前保存在殡仪馆。

看守所、监狱里的遭遇

孙敏是一名德才兼备的优秀中学教师,拥有哲学学士学位及省级的科研项目、国家级科研论文。从1991年到2000年,她的科研项目、论文、教案、课件等获得一等优秀成果奖、一等奖等十多项殊荣。


孙敏获得的各种奖项、证书。(明慧网)

因坚守对“真、善、忍”的信仰,她生前屡遭迫害。

2016年6月28日,在辽宁省“610 ”(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统一的操控之下,孙敏被鞍山市立山区公安分局国保警察绑架,并且家中的六万元(人民币)现金被抢走。

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孙敏因为绝食抗议迫害,手脚均被铐在地环上,身体不能伸直,整日整夜只能弓著背,极其痛苦。


中共酷刑演示图:地环(明慧网)

受狱警王宏唆使,与孙敏同监室的李楠、张慧丽、宋福丽等犯人把屎、尿和不明药物放进给她灌食的食物(特别咸的玉米糊)中。犯人打她、掐她,孙敏浑身都是伤,衣服上都是血渍和大便。

一次,值班警察路过窗口时,看到与孙敏同监室的犯人正在殴打孙敏,竟说:“动作要小点幅度。”孙敏被折磨得体重只剩下了七八十斤。

2016年7月27日左右,孙敏的律师到看守所会见她,发现她胳膊、腿上多处有被掐的瘀青伤痕。律师找到看守所所长赵洪波,赵洪波称:她身上的瘀青是因为她的血小板低,身上容易出现青紫状态。

此后,如果律师来见孙敏,狱警王宏亲自在场监控,而且抢著替孙敏回答,让孙敏无法多言。

2016年8月中旬,孙敏停止绝食,要求吃饭,狱警王宏竟多次拒绝孙敏的合理要求,还在人前炫耀:“孙敏要吃饭,我不让她吃!”

2017年7月8日,孙敏被鞍山市立山区法院法官王艺涵非法判刑7年。在非法庭审的过程中,王艺涵多次违法操作,阻挠律师辩护。孙敏上诉,鞍山市中级法院法官刘文娜于8月28日维持冤判。

2017年10月10日,孙敏被转到辽宁省女子监狱第十二监区遭受迫害。

十二监区也叫“集训矫治监区”, 是2010年增加的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被称作是“魔窟中的魔窟”。

明慧网在2018年1月26日对十二监区有相关的报导:“监舍里只有一张床,床上什么也没有,只能睡在木板上,没有铺垫,也没有被盖,一年四季都是如此,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着这样的残酷虐待;自己带来的东西,生活用品都被强制剥夺,不让随便上厕所,上厕所不给手纸用;不让洗漱,包括不让洗脸、不让刷牙、不让更换内衣裤,什么都不让换;吃饭不让吃饱,只给一点点吃的。”

犯人就没有这些限制了,法轮功学员每天还要罚站、罚蹲,被打骂、用电棍电击、关“小号”(狭小、封闭的屋子,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被强制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以被洗脑转化……

在转到十二监区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孙敏就被迫害得出现多种疾病。狱警称,她时刻有生命危险,还打电话给孙敏的父亲要钱,说是给孙敏治病,被孙敏的父亲断然回绝:“你把人放了,我给她治。” 孙敏的父亲要求见孙敏,十二监区的狱警胡阳称监狱正在修理大门,不能探视。

2018年2月7日,父亲和妹妹终于见到了孙敏,她是被人背着出来接见的。

在接见室里,见面时谈话的内容被监控得异常严厉,谈话中若有被狱警认为敏感的东西,就会通过设备切断彼此的对话声音传递。所以,孙敏没办法把她在监狱内的遭遇告知父亲和妹妹。

2018年3月8日,孙敏离世,这对孙敏的父亲是个沉重的打击。女儿虽近50岁,但看上去不过30几岁,总是一副笑眯眯的可爱模样,爱帮助人,是个聪明、善良的女子。

生前多次惨遭迫害

2000年,孙敏和几位法轮功学员一同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回来后于9月22日突然在学校被警察绑架,被关进鞍山市看守所,七天之后被放回家。

2000年10月10日,孙敏在学校又被鞍山市铁东区东长甸派出所的警察绑架,被送到鞍山市教养院,不久被转送到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遭受迫害一年半。

期间孙敏被施以种种非人酷刑,如长时间罚站、罚蹲,被剥夺睡眠,不让洗漱、不让上厕所,被用柳条抽打、棍子暴打、电击、针扎;手被绑到背后,头和脚被按到一起,身体被压平;被抬起来往水泥地上摔、被抓住头发撞墙,致使颅骨二处断裂、后脑勺被打碎一块,并且没有得到医治。

2002年3月21日,孙敏从马三家教养院回到家中。到学校上班几天后,在家中接到了学校老师的电话,让她第二天到市里办的洗脑班去报道,这次洗脑班是鞍山市“610”对法轮功学员的又一轮迫害。为了躲避中共的洗脑迫害,孙敏被迫流离失所15年。

在流离失所期间(具体时间不详),在辽阳市被当地警察绑架,后被非法羁押在辽阳市看守所。孙敏绝食抗议,半个月后走出了辽阳看守所。

2012年9月,孙敏在辽阳再次被绑架,在辽阳看守所遭受铐地环、恐吓、摧残性灌食、注射不明药物等迫害。被注射不明药物后,她的胃肠难受、眼睛视物变色、看不清、人昏昏欲睡。

绝食抗议后,生命垂危的孙敏被取保候审。为了躲避中共的残酷迫害,孙敏只好继续流离失所。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