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党员园地 > 正文

许英玉:北韩关注:【北韓揭秘.博評】朝鮮人權狀況差劣 脫北女性多於男性

2017年12月29日 党员园地 ⁄ 共 1805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中国民主党许英玉摘自 网络新闻

聯合國安理會連續第四年討論朝鮮人權狀況的議案,對朝鮮作出強烈譴責,並敦促朝鮮政府改善人權狀況。朝鮮是否世上人權狀況最惡劣的國家之一?假如撇開敘利亞、伊拉克等存在戰爭狀態的國家,則朝鮮肯定榜上有名,而且排名可能在三甲之列。作為朝鮮自言的「先進」和「幸福」國家,實際情形卻是非常之「可悲」的。朝鮮為何有全球罕見的「脫北」問題?最大的原因顯然就是人權遭踐踏。不過,朝鮮駐聯合國代表發聲明稱:「我們不存在人權問題。我們剛成為擁核國,在對抗中失敗的敵對勢力就採取了這種絕望行動。」這樣的回應,是人們熟悉的朝鮮一貫做法。

據韓國《東亞日報》報道,第四次「脫北」終於成功的池賢雅(音)說:「北韓(朝鮮) 是一座可怕的監獄。金氏政權在那裏大肆屠殺民眾。強行把脫北者送回北韓,無異於殺人行為。」池賢雅談到她失敗的第三次「脫北」,以及此後的悲慘遭遇。她說,她被關在平安南道甑山教化所,「我當時已懷孕三個月,但被強制墮胎,不打麻藥,就平放在桌上做手術。就這樣,我的第一個孩子,還沒有看這個世界一眼,就離開了。」是的,這一心中的痛苦永留腦海。大概比當時肉體所受的痛苦要強烈一萬倍!池賢雅還說,為了不想在教化所餓死,她生吃過蚱蜢和剝了皮的青蛙和老鼠。有很多「脫北」囚犯,就在飢餓脫水乾掉的狀態下死去。

由韓國獲得的情報顯示,朝鮮共有19個勞改營(教化所),關押數以萬計的不成功脫北者,他們食不果腹,每天早上八時在田地裏勞動至下午六時,晚上還必須學習金日成、金正日著作和背誦教化所規則,否則就不准睡覺。入過教化所的脫北者,形容教化所「比奧斯威辛(二戰納粹設在波蘭的集中營)更惡劣」,這大約是指虐待和折磨,包括各式各樣的體罰。例如,教化所囚犯不得隨意自由上廁所,必須獲得管教員的批准,若因「三急」而自行衝去廁所,懲罰就是直接用手去清潔厠所的污物。這種「懲罰」簡直令人難以想像。教化所的勞改犯,有20%至25%因疾病(主要是肺結核、乙型肝炎、寄生蟲和傳染病)、饑餓、虐打而喪生。能活着出來是幸運。

這裏有幾個關於「脫北」的數字,頗有參考價值。2017年1至9月,入境韓國的脫北者共881人,與對上一年同期的1036人相比,減少14.9%。在881人之中,女性728人,佔82%;男性153人,佔18%。值得指出,歷年來的脫北者,都是女多於男。每年的脫北者人數,大約在1200人至1500人。自金正恩繼承最高領導人以來,脫北者人數曾出現下降趨勢。2011年為2716人的高峰,2012年為1502人,可稱「急降」,2015年為1275人,2016年為1418人。脫北者人數急降,一般認為是金正恩上台後朝鮮加強了對有意或可能脫北人員的監管和打擊。截至2017年9月,脫北者進入韓國的總數為31093人,其中女性22135人,佔71%。

不久前有一宗著名的「脫北」事件:2017年11月18日,一名朝鮮士兵駕四驅車急駛至「三八線」板門店非軍事區,下車後高速向韓國方向逃跑,他的同袍立即追截,並向其開槍。因是向韓方開槍,違反停戰協定。脫北逃兵重傷倒地,六名美韓士兵冒死伏地匍匐前去救援,終將該朝兵拖回至韓方一邊,並迅速將其送院急救,終於救回一命。及後,參與救援的六名美韓士兵均獲頒陸軍嘉獎勳章。說來有趣,這名在京畿道水原市亞洲大學附屬醫院手術後蘇醒的25歲朝兵吳清成(音),立即向醫護人員表示:「我想吃巧克力派。」問他怎麼知道巧克力派?他說,這是開城工業園區的人氣食品,他從未吃過,但好想吃。他又表示,他是聽了韓國軍隊的對北廣播,憧憬韓國的發展情況,才下決心「脫北」。毫無疑問,這就是人權、自由、繁榮的影響力了。

朝鮮的「脫北」問題,除了糧荒和貧困之外,其核心因素就是聯合國前朝鮮人權問題特別報告員馬祖基‧達魯斯曼所說的,實質上是結構性問題,包括政治體制、經濟體制、人權狀況、掌權階層的內部團結等,也旁及人權、民主、自由等普世價值。由於局面已根深蒂固,短期內恐怕不易改觀。

著名的高階層脫北者、前朝鮮駐英國公使太永浩,前數月在美國華盛頓國際問題戰略研究所的演講中說:「不要把北韓當成破壞的對象,要把它當作改變的對象。」太永浩強調指出,應該採取向北韓滲透外部信息的「軟實力」戰略,發揮「最大限度施壓」的政策。此說有理,朝鮮士兵聽了韓軍廣播而「脫北」,就是發揮「軟實力」的最佳例子,無論如何,改善朝鮮的人權狀況,應是相關各方堅定不移的目標。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