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党员园地 > 正文

谋杀刘晓波 欲盖弥彰

2017年07月02日 党员园地 ⁄ 共 69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黄世龙转自 2017-06-28 21:34来源: 苹果日报

挪威女演员乌尔曼在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上朗读刘晓波的文章《我没有敌人》(2010年12月10日,美国之音王南拍摄)

刘晓波直到被确诊肝癌末期才获准保外就医,官方还刻意宣传:“已组成由8位国内知名肿瘤专家参加的医疗救治小组,制订了治疗方案。刘晓波正在按医疗方案接受治疗。”但实情是刘霞所哭诉的,刘晓波已“不能动手术、不能放疗、不能化疗”,即只能坐等死神降临。中共再如何摆出仁至义尽的嘴脸,也掩盖不了八年半的政治迫害、政治谋杀的事实。

刘晓波一发病,就是肝癌末期?官方早前所说的定期体检,要么是走过场、忽悠政治犯及家属,要么是弄虚作假,以隐瞒、拖延病情的方式谋杀。让李旺阳被自杀的政权,再让刘晓波被病死,是不会有罪恶感的。如今,中共让刘晓波保外就医,不是良心发现,只是不想创下把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整死在监狱中的世界纪录。中共让8位专家为刘晓波会诊,不是要尽人道主义责任,而是想藉专家之名洗脱害死诺奖得主的恶名。

海内外民运、人权组织争相呼吁立即释放刘晓波,让刘晓波、刘霞夫妇有权选择就医地点、医疗机构。这是最基本的人道要求。虽有德高望重的民主人士呼吁习近平特赦刘晓波、批评中国政府隐瞒政治犯病情是不负责任,但这实在是错判了中共的邪恶,甚至是错判了刘晓波应享有的公民权利。

中共由政治迫害到政治谋杀的个案,刘晓波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过去有力虹、曹顺利、李旺阳,现在还有遭受酷刑的709大抓捕中的多位维权律师。刘晓波应该重获自由,但不是承蒙中共特赦的浩荡皇恩,而是基于《零八宪章》所倡导的人权、宪政

中国民主党员 黄世龙

2017年7月2日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