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党员园地 > 正文

中国非法监禁观察:张海涛:六四我被新疆警察非法绑架拘禁的经历

2014年06月06日 党员园地 ⁄ 共 1798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卢秀燕转自维权网

六四屠城二十五周年,我被新疆乌鲁木齐市警察非法绑架拘禁了一天。因与暴政不合作,我都记不清楚这是自新疆七五事件后多少次被警察绑架了。
当天上午十点,我刚下楼,发现单元门前停着一辆社区警车,车上似乎还有人。我想起凌晨零点多时曾有人敲门,我没有理会,这辆车是不是为我而来呢。我就有意地在小区转了一圈,发现车上下来两个穿黑制服的女维稳人员,一直鬼鬼崇崇地跟在身后。确定今天是被监视了。
我习惯了,没有理会,无视她们。出了小区大门,走到和平花园小区门口太原路段,这个地点刚刚出我所在的清水湾社区地界。这时,一辆小车驶到我面前,中亚南路派出所警察艾力下了车,和我打招呼。他以前曾长期跟踪监视过我,现在调到附近社区了,但仍在辖区派出所工作。他拉我上车,我拒绝,这时又过来一个警察,一边一个架着我上了他们的车,我坐在后排中间,两个警察一左一右夹着我。开车的警察马上给清水湾社区打了个电话,让社区的人回去,就开车到了中亚南路派出所。
   
这时大概是十点半左右,到了派出所,艾力扣押了我的手机。一些我印象中从来没见过的警察和我打招呼,叫我名字。让人感到老大哥时时刻刻在背后盯着你,关心着你。
   
在大厅等了一会,不见有人过来办案,却来了个五十岁左右的维族警察,坐我旁边和我闲聊,我仔细看了看,似乎以前也没见过。我没兴趣和他闲聊,直接问他:是你找我吗,有什么事直说吧。
   
他连连否认:不不,我只是和你随便聊聊。
   
我指着大厅几个警察,高声说道:维稳任务这么重,你知道全疆每年累死多少警察吗?上班时间还有空闲聊!
   
他打住了,不过没起身走,过了一会又自我介绍:我叫艾买提江,四十好几了,叫我老艾就行了。
   
不!我纠正他:老加姓氏是汉族人的称呼。并且你不姓艾,艾买提江是你名字,间隔号后面才是你姓吧。
   
我不是民族主义者,我只是觉得任何人都不能数典忘祖,不伦不类。
   
艾买提江终于讪讪地起身走了,后来我在大厅屏幕上看到他是副所长。
   
在我不断要求下,终于有警察出来接待我了。他叫王晓明,是我所在清水湾社区的民警。时间大概是十一点半吧,他带我到了询问室,刚坐下他的电话不断,电话里他说今天六四了,忙得很。
   
一句话没问,又换了一个警察,叫刘志刚。电脑上有询问系统,双屏的,我也可以看到。我看他选择了重点人物,行政询问等几个选项,然后开始问话。连问话的内容都是系统现成的,只须稍加修改或填上几个字就行了。
   
第一句问话里有这样内容:如果觉得提问与案件无关,可以拒绝回答。
   
因警察并未向我说明因何事由,后面提问我就经常以无关回答他。后来他不得不改第一句问话,把上述内容删除,增加了事由是询问近期情况。
我觉得更无必要回答了,个人生活无须受公权机关干涉。
   
于是询问短短一二十分钟就草草结束,最后一问是: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我就大声提出我的要求:以后不能绑架公民,来这里问些毫无意义的问题。
   
他强烈反对用绑架二字,说什么是警察,是执法什么的。
我反驳:难道警察行为就不是绑架,执的什么法,有没有一点法律依据?!
他还在那里胡搅漫缠
我说:你不必讲那么多了,你既然问我有什么要补充的,你就如实记录就行了。
他最后只好原文记录。
   
后面还有十多小时就是无聊的等待了,一个戴钢盔,穿防弹衣的特勤寸步不离的守着我,中午吃了点派出所食堂的米饭,后来一个戴眼镜的小伙子换班看守。
    
漫长无聊的等待令人焦噪,我站起来大声质问王晓明:土匪强盗绑票还要提出条件,满足了就放人。你们这又没说法,又不让人走,这算什么?
   
期间我又多次斥责有关人员侵犯公民权利,侵犯人权的行径,大声怒斥他们是共匪法西斯,没有人性……
   
理亏的他们不断以所谓上级推卸责任
   
真让人没脾气,后来我写下了两段话,希望更多警察能看到:
   
做中华儿女,不当马列子孙。中国人,讲正义,明是非,乱命不从。永远不要做铺伏在权力脚下的狗。做一个堂堂正正,守法治的公民。
中共无人性,百姓无人权,社会黑暗,最终每个人都是受害者。
   
大概晚上将近23点时,艾力开车送我回去,本来步行只有10分钟的路程,我要走回去。艾力不允许。这可能是中共的维稳纪律吧,要求六四全天对重点人员实施最高维稳级别。从凌晨零点开始,24小时贴身紧盯。由于我的不断抗争,中共警察私下里偷懒了一小时。
   
欢迎互相交流,作者电邮:13579911311@139.com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