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党员园地 > 正文

中国非法监禁观察:徐永海: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2014年03月14日 党员园地 ⁄ 共 2578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卢秀燕转自维权网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因“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被刑事拘留一月的13名主内肢体,出狱后不少肢体是依旧不自由。并且,因为几天后又赶上了两会,不少肢体更是不自由。今天(3月13日)两会已经结束,现将我们这13名主内肢体在出狱后——尤其是在两会期间——的状况,述说给肢体们、朋友们,望关注我们,为我们祈祷!尤其是希望大家关注康素萍,她刚刚给我打来电话说,她正在受到有关部门的不公正对待,随时面临着露宿街头,求关注。

 

(1)王春艳:在王春艳被关押期间,由于王春艳她这个监护人被抓,其患精神病的弟弟王亚新,走失、死亡,尸体被发现在高铁轨道旁。王亚新8岁的女儿(王楠)从此失去了父亲。

 

2月24日王春艳出北京第一看守所后,直接被有关部门接回大连,被监视着。3月初,王春艳逃离监视,来到北京。在北京的第二天,在众肢体的陪伴下,她的妹妹才将她弟弟去世的消息告诉她。当时王春艳很是痛苦,失声痛哭,我们大家也情不自禁地跟着流泪。面对弟弟死亡,王春艳异常痛苦,为此3月11日来到公安部上访。因发现大连有关人员跟踪她,她拨打了110。北京警察把王春艳带到派出所后,不是帮助王春艳摆脱跟踪,反而联系了大连有关人员。大连有关人员是当夜将王春艳带回了大连,将王春艳关进某派出所,到下午4点才放王春艳回家。在此,望大家关注、关心王春艳妹妹,关心她的侄子王楠。给他们打个电话吧,来表示安慰。王春艳电话:15810046477。

 

(2)张海彦:我们这个教案一共是13人被关进北京第一守所。在23、24、25日,其中12人陆续地被释放,并且被释放时让大家知道,可是我们一直没有张海彦的消息。也不知道,他是被释放了,还是依旧继续被关押在北京第一看守所里。我们多次打张海彦的手机,总是关机。我(徐永海)在被关押期间,是被关在519室,我听说517室也关着我们的一个人。出来后知道杨靖、张文和、吕动力、杨秋雨都不在517室,关在517室的就只能是张海彦了。我(徐永海)多次听到517监室,有喊叫的声音,有打人的声音,有说要上背铐的声音。在狱中时,我听声音也像是张海彦的声音。如果张海彦没有被释放,很有可能(我们实在无法知道确切的消息,只能是猜测、分析),张海彦可能是被打伤了,可能需要等他伤好后,再放他,或者将他判刑,我们真是无法知道他的真实情况。总之,我们没有一点张海彦的消息,我们很是着急。望大家关注张海彦,望肢体们为张海彦祈祷,求主保守他。张海彦的电话:13041286420。

(3)于艳华:2月25日出北京第一看守所后,直接被押回原籍江苏沛县,被关在沛县拘留所里,近日才被释放出拘留所,但依旧是被监视,被软禁,我们大家依旧是无法联系上她,她的电话处于关机中,据说她现在是被关在某一招待所里,处于被监视中、被软禁中。请大家关注于艳华姊妹!!!于艳华的电话:18010025016。

 

(4)杨敏:2月24日出北京第一看守所后,直接被押送回原籍沈阳,被人看着,还好她的电话能打通,杨敏的电话:14702430710。

 

(5)王素娥:2月24日出北京第一看守所后,直接被押送回原籍辽宁营口,当地有关部门告诉她,不能去北京,如去北京,就每天24小时看着她。但是3月初,她还是来到北京。3月4日在给看守所中的赵广军送钱时,被抓,以后一直无法联系上她,电话关机,望关注!!!。王素娥的电话:18641714864。

 

(6)居小玲:2月24日出北京第一看守所后,直接被押送回原籍江苏南京,被人每天24小时看着,在软禁中。3月5日逃离监控,来到北京,她自己一直将电话关机,来不让有关部门找到他,当然我们大家也无法联系上她。3月11日她到高法上访,被抓,又被押回原籍江苏南京,被软禁中,并被告之,22日之前不能再去北京了。居小玲的电话:18500172208。

 

(7)吕动力:2月25日出北京第一看守所后,直接被押送回原籍陕西,被关在政府招待所里,被人每天24小时看着,在软禁中。他的电话关机,但有时可以微信、短信。他曾来短信说,他想看《圣经》。吕动力的电话:15591780377。

 

(8)徐彩虹:2月24日出北京第一看守所后,留在北京,但是在3月4日她和丈夫何斌去看望了张文和弟兄(同为教案蒙难者)后,夫妻二人就被押送回原籍湖北,被上岗,被监视。徐彩虹的电话:18511160920。

 

(9)康素萍:2月24日出北京第一看守所后,留在北京,但是被陕西省西安市的维稳人员,围堵控制在北京市开阳里三街邮局旁边的地下室内(康素萍租借的房子)。在有关部门的压力下,房东让康素萍马上离开这里,搬到其他地方去。当地警察也曾以不文明的方式,推搡康素萍,让康素萍马上离开,搬到其他地方去。为此她的处境十分的艰难,随时面临露宿街头,望大家关注。康素萍的电话:13161821852。

 

(10)张文和:北京通州区人,2月24日出北京第一看守所后,被人每天24小时看着,在软禁中,被要求不能进北京市区,只能在通州区。3月4日后失去联系,电话关机,据说又被关入了精神病医院。望关注!!!张文和的电话:18511408964。

 

(11)杨靖:住北京朝阳区,2月23日出北京第一看守所。杨靖老弟兄,79老民运,曾坐牢8年。2001年受洗。被关期间,心脏病复发,而关到了北京第二看守所——公安医院。杨靖的电话:13120037503。

 

(12)杨秋雨:北京人,2月24日出北京第一看守所后先是自由,但是在两会(3月1日)开始后,被监视、被跟踪,但是杨秋雨依旧是(在跟踪的状态下)去看望大家,关心大家。杨秋雨的电话:13146403047;妻子王玉琴电话:15001165132。

 

(13)徐永海:北京人,2月23日出北京第一看守所后先是自由,但是在两会(3月1日)开始后,被监视、被跟踪,出门买菜也被贴身跟着,并被警察告之:“如硬要去别处,就要被抓进派出所”。徐永海的电话18600229405。

 

北京基督徒、教案蒙难者:徐永海

 

2014年3月13日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xuyonghai@aliyun.com;SKYPE:xuyonghai1960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