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文章
2014年04月15日 综合新闻 ⁄ 共 1542字 暂无评论
林朝新转自中文网 众所周知,自4月以来中共在中国大陆掀起了一场打击“邪教”组织的政治运动,他们不仅单方面确定了20个“邪教”名单,还高压打压新疆等地的宗教人士,甚至拆毁浙江温州等地的教堂及十字架,抓捕牧师,封锁、驱逐家庭教会,追捕、迫害基督徒……        BBC的章程说:“信任是BBC的基础:我们是独立、公正和诚实的。”90多年来,作为一家由政府资助但独立运作的英国最大的公共新闻机构,英国几乎所有的重大新闻事件背...
阅读全文
中国民主党征地观察员 杨素文, 2014年4月15日转自 维权网 (维权网信息员黄天怒报道)2012年,浙江省天台县三洲乡新岙村村民王先清的房屋被乡党委、乡政府和村党支部、村委会以“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为由拆毁。如今两年多过去了,“社会主义新农村”不见影子,却留下了一片断墙残壁和荒芜的土地。王先清房屋被拆后,住到了一个只有六户人家的叫香路茭的小山村里,日盼夜盼住进党和人民政府建设的幸福的社会主义新农村里,但目前已...
阅读全文
中国民主党 玉成 转自 阿波罗新闻 内蒙古一家庭教会两名教友,被当局以“涉嫌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涉嫌运送他人偷越国境罪”罪成,分别被判有期徒刑7至10年。家人都认为判刑太重,会提出上诉。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内蒙古自治区二连浩特市人民法院,就内蒙古一家庭教会两名成员李明顺和张永湖,协助拯救朝鲜难民一案,周日将判决书送到家属手中。身为教会领袖的李明顺,被判有期徒刑10年,教友张永湖被判有期徒刑7年。家人都认...
阅读全文
张秀英转自 【财新网】(记者 周天) “2013年,中国农民的工资性收入首超家庭经营纯收入,收入结构发生很大变化。” 4月11日,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杜志雄在该所举行的“中国农村经济形势研讨会”上如此表示。 杜志雄介绍,2013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8896元,实际增长9.3%,实际增速比上年回落1.4个百分点,在连续三年超过两位数之后回落到个位数,农民收入继续保持较快增长。 其中,工资性和家庭经营第一产业收入分别...
阅读全文
杨锋转自博讯网 来源: 新京报 3月11日,红墩界镇的民居。2007年,西安地调中心在红墩界镇、海则滩乡、黄蒿界乡发现700平方公里的煤田。 还原陕西靖边“北三社”煤田“私有化”,是个惊心动魄的过程。 这片700平方公里的煤海,被三家民营公司“北京事通恒运公司”、“北京联众博通科技中心”、“陕西亿华矿业3家公司”,获得其中580平方公里的煤炭探矿权。 过程中,他们突破了种种的政策限制,包括国家发改委的总体规划限制,中石油的油气...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14日 综合新闻 ⁄ 共 592字 暂无评论
中共不可能真正反腐 王立军、谷开来和薄熙来都被判刑了。有人说,中共真反腐了。我看,这些人被中共骗了。我认为,中共不可能反腐。现在选择的一些腐败案件,不过是欺骗善良的老百姓。 什么是腐败?腐败就是贪污公器。那什么是公器?公家财务当然是公器。到目前为止,中共惩治了不少贪污公共财务的腐败分子。这些人的腐败令人触目惊心。据说有一个贪官的家里查抄出的现金,烧坏了四个点钞机。这样的贪官当然是腐败,也应该惩处...
阅读全文
姜洪波转自新浪博客 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天朝下,真得很累,天朝下的P民们,真得很可怜,更是可悲!张爱玲曾说:“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虱子。”我说:“这个国家像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虱子和臭虫,丑陋不堪,奇臭无比。”                                     题记——紫檀情缘 这个天朝下的P民,你们的底线究竟有多低?所谓的底线,也就是一个人的最后一道防线,最低的一个标准。然,在这个可悲的社会,丑陋的国家,近年来,...
阅读全文
中国民主党征地观察员 杨素文, 2014年4月13日转自 维权网 (维权网信息员李阳报道)2014年3月19日,由海南省五指山市副市长周法圳,带领警察、城管、数百人,帮助“丰华地产”强挖黎族群众昌冲村墓地,强征村民农田,几十名村民前去阻止。警察居然开枪威胁,并动用棍棒等凶器,对保护土地的村民进行辱骂、殴打、并抓捕五位村民,毁灭了部分村民录制的现场视频证据和摄像机。 据村民透露:当天被抓捕的有村民黄海清、黄泽成(此二...
阅读全文
吴建峰 转自 博讯新闻网 博讯记者丁闽报道,记者于2010年10月2日接到当地村民的投诉举报,反映福建省莆田市荔城区政府野蛮拆迁、并对被拆迁人造成人身伤害的违法犯罪事实,内容如下: 我们是福建省莆田市荔城区黄石镇沙坂村三座厝自然村村民,现怀着无比愤怒的心情向中央高层及社会反映荔城区鞋服城入口道路拆迁指挥部对我们的十三户合法住宅进行非法野蛮拆毁,严重人身伤害的事实。 本自然村系“99.14”台风受灾后重建的54户村民...
阅读全文
孙天星 转自 纵览中国 陶懋颀是我在南昌心远中学时的同班同学。1947年他父亲突然去世,他在第一时间告知的那个人就是我。足见我们友谊之深。1948年我秘密参加中共地下党,后来又奉命发展党员,其中就有陶懋颀。解放后,我继续“革命”,他继续念书,进大学深造。此后几十年,我俩虽生死两茫茫,却不思量,自难忘。 大约是1979年,我还在煤矿从事强制劳动。某日一大早,刚下晚班,本应是睡觉时间,一个姓孙的干事把我叫到办公室,...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