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国内新闻 > 文章
陶红波转自博讯网 本文作者出生在陕北的农村,自幼在农村长大,外出求学及工作6、7年后又回到了家乡。参加招聘考试后分配至县里某部门上班,但对农村情况并不陌生。 早几年前,他就想动笔写写老家农村的现状,但是觉得自己对农村问题的历史和当前政策把握的不全面,苦于思路的瓶颈和知识面及视野的狭隘,一直没有动笔。 2015年8月,作者被县委组织部派往某村任第一书记,通过对农村进一步深入的接触、走访、了解,以及现今精准...
阅读全文
2017年3月7日周二下午1点钟,民主党美国地区委员会的部分党员在党部参加了由中国民主党主席王军涛组织的党课学习:由艾滋病权益活动人士万延海宣讲纽约市长白思豪显示给移民的信。 万延海讲到:纽约支持在这里居住的所有居民,不管是否具有合法身份。许多市政服务提供给仍然没有合法身份的移民。 1、纽约市民卡(idNYC):纽约市民卡是纽约市颁发给在纽约居住的居民的身份证件,申请纽约市民卡,不需要拥有合法身份,只需提供...
阅读全文
陶红波转自中国人权杂志 人权是人类社会发展中的重大课题,也是人类共同体得以繁衍生息的重要保障,更是人类文明发展水平的重要标志。“人权是衡量国家治理现代化的一个共同标准,在国家治理中处于基础和核心地位”。①劳动,作为人类与动物区分的根本标准之一,推动着人类社会不断进行着一次次的思想解放和文明变革,“劳动关系是最基本的社会关系。劳动关系的和谐是社会和谐的基础”。②19世纪以来,劳动权作为一项人权逐渐被国际社...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07日 国内新闻 ⁄ 共 978字 暂无评论
崔龙宇转自博讯网 中国民主党人朱虞夫在狱中遭狱警施暴,妻子交涉监狱管理局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2月1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按:浙江省杭州市的中国民主党人朱虞夫,于2011年3月15日被再次抓捕,后判刑7年。被关押在浙江省第四监狱。日前朱虞夫的妻子姜杭莉探监时,发生了狱警暴力虐待朱虞夫的事情,造成朱虞夫昏厥发病。为此姜杭莉致信浙江省的监狱主管部门,反映监所的恶行。 中国民主党人朱虞夫在狱中遭狱警施暴,...
阅读全文
陶红波转自博讯网 去年6月底,在常州打工的张某4人巧遇拖欠工资的包工头吴某。没想到,吴某竟假装失忆,非但不愿掏钱,还说不记得家住哪里。甚至还借上厕所之名,想一走了之。血汗钱没要到,包工头还这般模样。盛怒之下,4位民工将吴某关在暂住地。其间,吴某趁机跳楼逃走并摔伤。事发后,吴某报警。2月27日,现代快报记者从武进区检察院获悉,因涉嫌非法拘禁罪,张某等涉案4人已被批捕。 假装失忆不付工资 张某等4人目前在常州...
阅读全文
陶红波转自搜狐平台 “中国劳工的保护非但没有过头,反而是远远不够的。”中国人民大学劳动关系研究所所长常凯教授在上海洲际酒店举办的“2016年劳动法与员工关系论坛——全球视野下,中国灵活雇佣的应用与趋势”研讨会上说了这么一句话。这句话正正说在我心坎上,套一句“时髦”的文言文就是“於我心有戚戚焉”,这就是我研究劳动保障法律十年来最深刻的感悟。因此,我也把这句话作为本文的标题加以强调,在现行《劳动合同法》修法之争的...
阅读全文
陶红波转自博讯网 据读者来稿,腊月二十二了,在西安打拼大半年的洋县建筑农民工,向有关部门讨要工钱,要不到,现在连回家都回不了。 来稿者称,这事没人理解,有关部门相互推诿,相互扯皮,农民工饱受了冷眼与谩骂。 有的农民工说,“我们不是装可怜,不是博同情,口口声声的法律在哪里?所有欠钱的都是爷,只是感觉这社会连自己的血汗钱都要不回来,实在令人心寒;不要农民工闹事,不让上访,一个法律程序走着走着,都找不到...
阅读全文
陶红波转自博讯网 68岁的陈秋生是湖南省耒阳市人,他在离家不远的白沙矿区棚户区改造联平新城工地干活已4年了。他说,4年来没有拿到过一分钱工资,2016年2月他到白沙矿区在该工地的项目部讨要工资时,被不明身份的3名社会人员殴打致住院。 2016年12月27日,该工地一名包工头李义(化名)向澎湃新闻表示,陈秋生确实被拖欠了4年工资,他的工地里像陈秋生这样被拖欠工资的高龄农民工有60余人,“我也想尽了办法。” 李义说,之所以...
阅读全文
陶红波转自零八宪章网 近几年来,中国经历了越来越多的罢工,其中沃尔玛(Walmart)的工人运动现已达三个月之久,足以标示毛泽东后的工人历史现正踏入全新的阶段。 “沃尔玛人”的身份建构与网络动员 沃尔玛的工人运动展示了几项特点。第一,过去所有罢工都只在单一的工作地点发生,而今年,组织起来的罢工却同时于四间沃尔玛店舖爆发。第二,这些罢工,以及于其他沃尔玛店舖出现的示威运动,都由工人自行发起、自行组织,事前没...
阅读全文
随着中国经济在经历了20多年的高速增长后开始放缓,劳工抗议和罢工已在全国范围内爆发。工厂、矿山和其他一些企业或在拖欠工资福利、或在裁员,或者彻底关门。由于担忧在不乐观的就业市场中自己的前景,工人们正在异常激烈地进行反抗。   过去几年里,中国的罢工与劳工抗议事件数量稳步上升。根据中国劳工通讯(China Labour Bulletin)的记录,2014年的此类事件有1379起。到了2015年,这一数据翻番,达2774起,而2016年的第...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