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党员园地 > 文章
2014年06月02日 党员园地 ⁄ 共 1808字 暂无评论
写在“6.4”25周年 The 25th anniversary of “6.4” It is now 2014, 25 year from 1989. 25 years ago, the "6.4" event began with the college students’ silent protesting on the plaza of Tiananmen, sacrificing their life and blood for democracy crying-out-loud the famous motto “GIVE ME LIBERTY, OR GIVE ME DEATH”, and shouting their anger“DIE FOR DEMOCARCY”, "RATHER LIVE LIKE WORTHLESS, WE WILL DIE". Hun...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02日 党员园地 ⁄ 共 662字 暂无评论
写在“六 ·四”25周年 今年是2014年,从1989年到今年已经整整25周年了。25年前的“六·四"是中国大学生在天安门广场静坐,以鲜血和生命要求民主,高呼”不自由毋宁死“,”为民主而死-值!“”与其行尸走肉般活着,不如死“的口号,那么多的大学生毅然决然投入到绝食抗议中去,立下了感天动地的誓言,做出了让全世界都为之动容的伟大决定:一种为争取民主而献身的伟大精神。那么多的年轻人在中共专制政权的残暴镇压中流尽了他们的鲜血。...
阅读全文
卢秀燕转自维权网 (维权网信息员雷震、蒋英报道)自4月底资深媒体人高瑜失踪开始,当局在全国范围内大肆抓捕人权律师、媒体人、异见人士和维权者,分析人士认为,其规模超过了98年组党、2008年《零八宪章》运动、2011年网传茉莉花行动和2013年新公民运动等历次的打压程度。 据本网志愿者不完全统计:截止5月31日,在短短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被各地警方刑事拘留的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高达70余人,他们是:高瑜、徐友渔、胡石根...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01日 党员园地 ⁄ 共 592字 暂无评论
- “六四”之痛 六四屠杀25周年就要到了!我的心又开始隐隐作痛。出国后,我最大的收获就是能看到许多在中国大陆看不到的信息。其中,最震撼我的是1989年六四大屠杀!当我刚看到这些照片时,我被血腥画面惊呆了。我有许多感想。例如,中国的军队怎么能对人民如此残酷?还有,中国还有人曾经那么勇敢地反抗中共暴政,即使面对开着坦克的正规军也没有惧色!但当最初的激情过去后,我依然每年六四感到激动。这种激动更多的是为六四...
阅读全文
卢秀燕转自维权网 被警察带走之必备常识:公安机关办事流程及应对策略——当家人或亲朋好友突然被公安局派出所带走后,一般说来,都会惊惶失措,不知如何处理?本人结合从事多年刑事辩护律师工作的经验,现将遇到此种情况下的处理思路和方式、方法简单介绍一下,希望能对网友们面临此困惑、困难时,能有所裨益。结合公安机关办案的程序性规定,按时间顺序主要有以下十二个方面的问题:       一、首先要向羁押公安...
阅读全文
卢秀燕转自维权网 (维权网信息员纪义民、雷震报道)今天(5月29日)离八九六四纪念日不到一周之际,湖南一批民主维权人士遭到警方严控。前八九人民大学学生罗茜被邵阳国保带走,怀化维权人士黎建军、张善光被警方喝茶,明确警告不得离开当地参与纪念六四活动。 据湖南准备纪念六四25周年人士说,湖南有一大批民主维权人士、网友准备今年参与纪念六四活动,但近日纷纷遭到当地国保喝茶、谈话与威胁。当年八九中国人民大学学生罗...
阅读全文
卢秀燕转自维权网 (维权网信息员裘萍报道)张艳玲是吉林省九台市人,她的儿子2009年9月24日被当地黑恶团伙有预谋的杀害,当地公检法三家收受凶手家属贿赂,重案轻判,在吉林省内无理可讲,张艳玲被逼逐级上访到北京。 到北京后她发现不作为官官相护是各级信访部门的通病,无数次被推来踢去的经历,使她对通过正常信访渠道解决问题已经彻底绝望。2014年元月1日,她和很多访民一起去天安门抛撒写有自己冤情的传单、展示写有抗议...
阅读全文
卢秀燕转自新唐人网 【新唐人2012年11月28日讯】 (美国之音电)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被中国当局监视居住获释后,11月27日向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控告公安局将他非法监禁268天。 从今年2月起被上海公安囚禁在家的冯正虎11月20日获得自由。冯正虎星期二上访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控告上海公安局以“监视居住的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追查法律责任,要求当局立案调查,保障人权。 这是冯正虎获释后首次上访。他对美国之音表示,出门上访...
阅读全文
卢秀燕转自维权网 我的朋友或者更该称为兄长的朱虞夫自网传茉莉花集会期间入狱,至今已三年有余。期间,频频传出他在狱中遭受不公正对待,身体健康每况愈下的消息。几年来,高墙的阻隔使我只能在不安中为他祈祷,尤其是我的朋友曹顺利在羁押期间被迫害致死后,想到仍在狱中已过花甲的朱虞夫兄长,更时时令我惦念担忧! 对于我来说,一个地方她的自然风景再迷人,历史文化再悠长,如果没有一个我能称之为朋友的人在那里,也不足...
阅读全文
卢秀燕转自维权网 (维权网信息员齐迹报道)广东人权律师刘士辉于5月13日下午4点左右,在上海市浦东新区民春路民耀路口乘20路公交车,之后与外界失去联系。经过其亲友的多方查询,在刘士辉律师失踪两天后,得知被羁押在上海市浦东新区看守所。 据上海访民丁菊英介绍,因为两天来怎么也联系不上刘士辉律师,所以亲友到他失踪地的航头镇派出所报案并报出刘士辉律师的身份证号码查询,经过各界朋友的齐力关注,派出所警察告知刘士...
阅读全文
×